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爽文> 正文

【完本.职场】超级谋士小说在线导读

 

1

楼道的灯很昏暗,电梯门开了又关上,一阵咕噜咕噜声往上滚动,四周很快又安静下来。

叶兴盛抬了几次手,才勇敢地按下808房门的门铃,脑海里,章子梅那张漂亮的脸蛋十分清晰地显现出来。

提起章子梅,京海市教育系统无人不知。这个名校硕士毕业的大美女,出来工作还没几年,便仿佛坐火箭似的,从普通教师到副校长、校长,再到教育局副局长,升官速度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三十岁都还没到的她,一米六几的身高,身材苗条,光滑白嫩的肌肤弹性十足,掐一下,能出好多水。单单那双桃花眼,就能把人的魂勾走,更别提那翘臀走起路来夸张的幅度。

在教育局,章子梅是众多男人渴慕的对象!

叶兴盛常常感叹,他女友要是也这么漂亮该多好,那样的话,他天天搂着她,怎么亲怎么抱都不够!

不过,叶兴盛有自知之明,他只不过是小小的人事科副科长,女友钟雪芳没章子梅漂亮都对他挑三拣四,像章子梅这样位高权重的大美女就更不用说了,他根本就入不了她的法眼。

事实上也是如此,每次见面,叶兴盛跟章子梅打招呼,章子梅正眼都不瞧他一下,仿佛多看他一眼就会脏了她的眼睛似的,傲娇得仿佛开屏的孔雀。

若不是为了房子的事儿,叶兴盛才不会来章子梅家找她!

教育局最近盖了一栋集资楼,几个领导商量后公布了分房的方案,根据员工的工龄、职位以及业务能力来分房。

工龄和职位是定性的东西,很容易考量,业务能力就不好说了,决定权全部在领导手上,领导说你业务能力强,你就强;领导说你业务能力差,你能力就差。

一般来说,在官场,有两种人比较混得开,一种是朝中有人的人,一种是跟领导关系要好的人。

叶兴盛偏偏这两种都不是!正因如此,单位里的苦活累活全都落到他头上,眼看同一办公室的人都升官调走了,他还原地不动。

这次分房,如果单单在教育局,叶兴盛还是比较占优势的,因为,教育局的员工不多,他好歹是副科,分到房子应该没问题。

但是,教育局后来出了个规定,为了解决京海市各个中小学校长的住房问题,各个中小学的校长也有资格申请集资房。如此一来,僧多粥少,分房的事儿就变得玄乎起来。要知道,市中小学校长的职位要么是副科,要么是正科。跟这么多同级别甚至级别比他高的人竞争,叶兴盛心里没底。

女友钟雪芳说了,没房子甭想娶她,她宁愿嫁给猪也不要嫁给他,猪好歹还有个圈呢,他叶兴盛连个圈都没有!

为了把钟雪芳娶回家,叶兴盛只好硬着头皮,拎着礼物来找章子梅。身为管后勤的副局长,章子梅在分房的事儿上有决定权。

夏季的夜晚,楼道里有些闷热,门铃响了好几次却不见有人开门。

叶兴盛有些捉急,难道章子梅不在家?

章子梅是局长,应酬很多,不在家也很正常。真是这样,那他就白来一趟了!浪费时间和精力那倒没什么,万一错过这次分房机会,下次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说不定永远都没有下次了呢。

又按了一下门铃,还是没人开门。

叶兴盛十分失望,正要转身离去,门却突然开了,章子梅双手抓着门板,柔软的身体靠在门板上,小脸蛋红扑扑的,那双桃花眼眼神十分迷离,一开口,酒气扑鼻而来:“晓斌,怎么是你啊?”

晓斌?

叶兴盛脑子高速运转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章子梅肯定是醉酒认错人了。听说,章子梅谈了个富二代男友,想必她口中的晓斌就是那个富二代男友吧?“章局长,我不是晓斌,我是......”

“你不是晓斌?跟我开什么玩笑?你就是烧成灰,我都认识你......”章子梅纤纤细手伸出来,将叶兴盛一拽,冷不丁地就把他拽了进去,再嘭的一声把门关上。

章子梅家是大三房,高档红木地板,真皮沙发,名人字画,装修得高档而不失风雅。

刚一进门,章子梅身子一趔趄,像一滩泥似的瘫倒在地上,苗条的身材蜷缩成一只醉虾样,长长的秀发披散在地板上。穿着短裙的修长白嫩大腿,像两条玉藕。

“章局长,你怎么了?是不是喝高了?您没事吧?”叶兴盛俯下身子问道,伸手想把章子梅扶起来。

“我没喝高!教育厅那帮人算什么东西,想把老娘灌醉?做梦吧,他们!”章子梅抬起纤纤细手,推了叶兴盛一下,自己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沙发前,扑通一声,瘫倒在沙发上,身体蜷缩着,微微敞开的领口鼓鼓的。

叶兴盛对送礼之事是很抵触的,他生性木讷,生怕在领导面前说错话。今晚,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章子梅家,章子梅却醉酒了!

这一趟白来不说,礼物估计也白送了。手中的这一盒燕窝,可是他托人从泰国买回来的真品,花了一万多呢。

叶兴盛不甘心,章子梅不在家,给她家人说明来意也是可以的,他将礼盒放在茶几上,喊道:“有人在家吗?”

喊了几声,无人应答。

躺在沙发上的章子梅身子忽然动了一下,咧嘴傻傻地笑了笑,含糊不清地说:“晓斌,你别喊了,就我一人在家!”

本能地,听章子梅说只有她一人在家,叶兴盛顿感呼吸困难,有种快要窒息过去的感觉,要知道,章子梅也是他心中的女神,是他渴慕的对象啊!

叶兴盛的心情既兴奋又激动,好比一个饿死鬼突然见到满满一桌的美食,而家里没人。

叶兴盛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仔细打量章子梅。他可从来没如此近距离看过章子梅,婀娜的身材,光滑白皙的皮肤,妩媚的脸蛋,堪称一件稀世艺术品!她离他如此地近,以至于,他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和女孩子特有的芬芳。

越看越激动,叶兴盛浑身的热血在沸腾,他起身走到门口把门反锁上,再返回到章子梅身边。他有些恍惚,感觉像在做梦,梦中,他朝那个白皙的身体压在身下。

不过,即将得逞的时候,叶兴盛突然清醒过来,倏地把手缩回去。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叶兴盛,你今晚是为了房子而来的,章子梅是你的领导,是副局,听说后台很硬,你可千万别乱来,否则会毁了你的前途的!”叶兴盛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

叶兴盛深呼吸了几下,缓和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轻声喊道:“章局长,你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章子梅懒懒地翻了翻眼皮,咕哝道:“我、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晓斌,你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搞突袭啊,你?”

“章局长,我不是晓斌,我是叶兴盛!”

“叶兴盛?谁是叶兴盛?晓斌,你别跟我开玩笑了!”章子梅头一扭,闭上了双眼,高高的胸脯有规律地起伏着。

看着醉醺醺的章子梅,叶兴盛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原来,他在章子梅心中如此微不足道,在她心目中,他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

这也难怪,他只是小小人事科的副科长,平日里干的全是打杂的活儿。但凡是跟人事变动有关的事情,譬如中小学校长的人选安排,教师的调动等等,他根本无权过问,全是几个局长或者人事科正科长郝雪平定夺。

叶兴盛又轻轻地喊了章子梅几声,想让她知道,他来过她家。章子梅现在醉酒,可能不知晓他的来意,等酒醒了看到礼物会明白的。现在是分房的关键时刻,他来找她除了房子还能有什么事?

章子梅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对叶兴盛的叫喊根本没反应。

叶兴盛没有办法,只好起身。

走到门口,叶兴盛却停下了脚步。虽说现在是夏季,但章子梅住的是高层,左边的窗户打开着,风呼呼地灌进来。章子梅躺在沙发上吹一晚上的风肯定会感冒的。

这么想着,叶兴盛返回来,将章子梅抱进了主卧。这间宽敞的主卧里,有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床,墙壁粉刷成粉色,给人十分温馨的感觉。

叶兴盛正要将章子梅放在床上,突然,章子梅头一歪,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污物,将他白亮的衬衫染得花花绿绿,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

卧槽!

叶兴盛心里骂了句,将章子梅轻轻放在床上,转身进了主卧里的洗手间,拿湿毛巾把衬衫上的污物擦干净。

章子梅口中的污物不但吐到叶兴盛衬衫上,还掉了一些在她胸口,脏兮兮的。

叶兴盛擦干净自己衬衫上污物后,拿湿毛巾也要给章子梅擦。可是,他迟迟下不了手,那雪白的领口仿佛导火线,会触动一座火山的爆发,将他扔进一个万劫不复之地。

深呼吸了好几次,叶兴盛还是鼓起勇气,把章子梅领口的那点污物给擦去。

 

2

仿佛完成了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似的,叶兴盛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时候,床上的章子梅动了一下,嘴里发出婴宁的呼唤声:“晓斌......”

叶兴盛心念一动,既然章子梅把他当成晓斌,何不冒充晓斌问问章子梅有关分房的事?要是这次分房有他的名额,他就可以大胆地向钟雪芳求婚。要是没有,他再设法让她清醒些,让她知道,他来找过她,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打定主意,叶兴盛厚着脸皮,轻声回答道:“我在这儿!”

章子梅呻吟道:“晓斌,我的头好痛......”

“头痛?我给你揉揉!”叶兴盛双手按着章子梅的太阳穴,轻轻地给她揉着,揉了一会儿,冒充晓斌的身份问道:“子梅,听说教育局最近分房,有个名叫叶兴盛的,有他的份儿吗?”

章子梅醉醺醺地说:“你、你问这个干吗呀?”

叶兴盛说:“他是我朋友的朋友,所以想了解下!”

章子梅断断续续地说:“分、分房的事儿,已、已经定下来了......”然后头一歪,继续打起了呼噜。

叶兴盛又问了几次,章子梅都没反应。

叶兴盛捉急起来,既然分房的事已经定下,那么今晚他与不来都无关紧要。不过,他特别想知道,这次分房到底有没有他的份儿。有,当然好,要是没有的话,他可以采取一些补救措施,比如,将章子梅摇醒,把他的难处告诉章子梅,或许章子梅念在他给她送礼的份上给他一个机会呢!

叶兴盛想了想,在章子梅家翻找起来,分房的事既然已经定下来,章子梅手头应该有分到房子的名单。眼下,房子关系到他的婚姻关系到他终生的幸福,他特别希望看到名单上有他的名字。

在桌子的一个文件夹里,叶兴盛终于找到了名单。只是,这份已经盖上单位公章的名单里,却没有他的名字!

叶兴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看了又看,没错,上面真的没有他的名字!

仿佛跌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叶兴盛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办?没有房子,钟雪芳要跟他分手!好不容易谈了个女友,盼望着分到房子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给父母一个惊喜,谁料到,单位却没给他分房!

这次申请房子的人是很多,但他叶兴盛好歹也是个副科,而且在教育局工作了好几年了,工作能力也还过得去,他仔细分析过,凭他的条件,只要领导公平打分,他肯定能分到房子的。

眼下,他没分到房子,问题肯定出在领导这边。可仔细想想,他也没得罪领导呀!领导安排给他的工作,他每次都很认真地完成!可是为什么呀?为什么他分不到房子?

心有不甘,叶兴盛进入房间,摇晃了章子梅几下,将章子梅摇醒,再次以晓斌的身份探章子梅的口气。

这次,章子梅承认叶兴盛没分到房,她醉醺醺地轻蔑地笑了笑,说:“叶兴盛是我们单位的软柿子,谁都可以捏,也是我们单位的‘劳模’,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听话得不得了,像这样的怂蛋,干吗要给他分房?”

怒火瞬间熊熊燃烧,叶兴盛只觉得浑身的热血在沸腾,在往脑门冲。章子梅说的没错,在单位,他确实很听话,只要是领导交代的事情,他都会按时完成。按理,像他这么勤勤恳恳的人,应该分到房才对,可是,章子梅却粉碎了他的梦想。

叶兴盛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上个月的某一天,他经过章子梅办公室的时候,恰好看到章子梅弯身系鞋带,那天,章子梅穿的衣服原本领口就很低,她再这么弯下身子系鞋带,自然就......

叶兴盛正看得入迷的时候,被章子梅发现了,当时,章子梅什么都没说,脸色却阴沉得可怕。

看来,章子梅不给他分房有可能是报复他!

火越烧越旺,看着醉醺醺的章子梅,叶兴盛恨不得掐死她!这贱人心眼怎么这么小,他只不过多看了几眼她的领口罢了,她至于这么报复他吗?更何况,他是无意中看到的!

分不到房,钟雪芳就要跟他分手,而他已经在亲友圈子里放出消息,他很快就要和钟雪芳结婚。这叫他如何是好?扪心自问,他是个好人,可为什么好人总是没好报?

叶兴盛越想越悲哀,越想越难过。

拖着沉重的脚步从章子梅卧室出来,他看到客厅的酒柜里有许多名酒。该不会是这贱人收了别人的好处才把原本属于他的分房名额给了别人吧?

这并非没有可能,章子梅是管后勤的局长,多少人想巴结她呢!

叶兴盛不甘心空手而归,心里十分矛盾,他走到酒柜前,拿了一瓶洋酒,扭开盖子大口大口地灌着。

借酒消愁愁上愁,半瓶酒下肚,叶兴盛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都三十几好几的男人了,房子没一套,老婆也都还没娶上,他怎么这么窝囊?难道真像章子梅所说,听话的人、勤勤恳恳的人都是怂蛋,都不配分到房子吗?

这次要是分不到房子,钟雪芳铁定要跟他分手的,他不愿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更不愿在亲友面前丢脸!

带着一线希望,叶兴盛再次走进卧室,他想问问章子梅,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刚一进来,叶兴盛就怔住了,章子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扯掉了她的上衣,嘴里婴宁地呼喊着:“唔,好热啊......”

刚才喝了半瓶酒,原本头脑就发热,现在再看着这白皙的身体,叶兴盛只觉脑袋发胀,好像快要爆炸掉似的。心中有个恶魔怒吼着,要他去干一件冒险的事。可是,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天使给战胜了!

不,不可以的,叶兴盛,你可别乱来,今晚你是来找章子梅办事的,你不能冒犯她!

叶兴盛拉了被子,给章子梅盖上,再次以晓斌的身份问章子梅,关于分房的事,是否还有商量的余地,是否还能更改?

章子梅嘴里咕哝地说:“怎么可能?都已经报上去了,不可能更改!”

叶兴盛跌坐在床沿,又悲愤又绝望,房子没分到,他的爱情彻底没希望了。没了爱情,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倒不如死了算了!

叶兴盛第一次体会到,权力有这么大的威力,竟然能影响到一个人的幸福!

叶兴盛正在发愣的时候,突然,章子梅一转身,拦腰紧紧地抱住他,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叶兴盛脑筋瞬间失灵,特么的,老子分不到房子都是你这贱人在作怪,准是你这贱人存心报复我,把原本属于我的分房指标给别人。既然你让老子日子不好过,老子也让你不好过。这可是你主动抱我的,你可别怪我,要怪只怪你自己!

叶兴盛撩开盖在章子梅身上的被子,那白皙的身体彻底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在章子梅红扑扑的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再将她压在身下.......

.......

叶兴盛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章子梅家的,他脑子里一直不停地重复闪现出床单上的那一片殷红。这怎么可能?章子梅不是有男朋友吗?怎么会见红?

叶兴盛没有回家,而是心烦意乱地来到河边,这条穿过城市的小河是他经常来的地方。每次心情不好,他都到河边在草坪上坐一会,看着河水缓缓地流过,仿佛看着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走,而一想到光阴似箭,他心情也就慢慢地好转了。人生那么苦短,人终归要到一个冥冥的地方去了,有什么问题想不开?

不过,今晚,叶兴盛在河边坐了好久,烟都抽了半包,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

叶兴盛平时其实不抽烟,这包烟是刚才来河边的路上,在一家小卖部买的。别人都说,抽烟能让人体会到一种美妙的感觉,从没抽过烟的他,都抽了半包了,美妙的感觉没体会到,体会到的是脑袋发胀发痛,就好像刚才在章子梅家灌了那瓶洋酒。

无论如何,叶兴盛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真的上了他的美女上司章子梅,而且,那还是章子梅的第一次。人人都说,名利场很污浊,章子梅身为教育局副局长而且还谈了个富二代的男友,她竟然还保持着洁净之身,这真的很难得啊!

可是,他却把她的第一次给夺走了!前段时间,他只不过偶尔看到了章子梅的领口,都被章子梅如此报复,章子梅要是知道他要了她的第一次,她会不会提刀把他给杀了?

会的,肯定会,这美女性子有点刚烈,她冲动之下肯定会宰了他的!退一步来说,就算她不宰他,以后,她会经常给他小鞋穿的!明明是去送礼的,他怎么这么糊涂,竟然闯了这么大的祸!章子梅是他的领导,往后在教育局,他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叶兴盛,你真是个大混蛋,你真的是糊涂透顶了!

叶兴盛抬手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然后深深地埋下头,禁不住流了眼泪。

 

3

等心情稍微平静之后,叶兴盛打电话把钟雪芳叫过来,满口烟气与酒气地告诉她,房子的事儿没戏了。不过,他是真心爱她的,他希望她嫁给他,两人先租房住着,再等几年,他攒够了首付就买房!

“再等几年?”钟雪芳一阵狂笑,笑得大胸剧烈地抖动着,大有快要掉下来之势:“叶兴盛,你也太幼稚了吧?就算是乌龟,人家爬几年也能从纽约爬到伦敦,那房价是什么?是火箭啊,嗖嗖地上涨。几年后,你攒的钱别提首付,估计连个号都买不起!”

“那怎么办?那房价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让它降下来它就降下来!”叶兴盛摸出根烟,掏出打火机想点着,忽然想起钟雪芳痛恨吸二手烟,就把烟放回兜里。

“很简单!”钟雪芳朱唇蠕动了几下:“分手!......其实,我早就下定决心跟你分手了!”

“你说什么?你早就下定决心和我分手?”叶兴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钟雪芳谈恋爱好几年了,期间两人卿卿我我,感情很好,对未来充满了憧憬。钟雪芳怎么能把两人的感情当儿戏?

“没错!所谓一定有房其实是个借口。我已经看透你了,坐了这么多年的办公室还是副科,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永远都升不了官,你能混到的最大级别也就是副科了。跟你这么个窝囊废在一起,我不会有幸福的!”钟雪芳冷冷地说。

一股热血往脑门冲,叶兴盛拳头紧握,牙齿咬得咯咯响。章子梅位高权重瞧不起他,那倒也罢了,钟雪芳跟他谈了几年感情,她竟然也瞧不起他,他实在吞不下这口气!

叶兴盛很想将钟雪芳狠狠地揍一顿,甚至像刚才对待章子梅那样,把钟雪芳给办了,出出心中的恶气。可他还是忍住了。这份爱情来之不易,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而毁了。

“芳芳,咱俩从相识到相爱,差不多五年时间了,五年的感情,难道你真的舍得放弃?”

“有什么舍不得的?俗话说得好的啊,贫贱夫妻百事哀。跟你在一块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你说我会快乐吗?”

“芳芳,算我求你了行不行?你知道,我是真的爱你的,你是我的精神支柱,没有你,我会垮掉的,算我求求你了,行不行?”钟雪芳那冰冷的语气,使叶兴盛意识到,她真的下定决心离开他了。工作上已经受到挫折,钟雪芳如果再离开他,他真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段感情的阴影。

“叶兴盛,你少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那样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更加觉得你是个窝囊废。你要是男人的话,就好好跟我分手,咱俩以后还可以当普通朋友。如果你是这幅德性的话,咱俩估计连普通朋友都当不成。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心已经另有所属了!”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劈腿别人了?”

“那不叫劈腿,叫自由恋爱!这条衣服不合身,还让我穿着,你当我傻子呀?”

叶兴盛双眼快要喷出火来了,扪心自问,他对钟雪芳可是付出真情的,他是真心对待她的。两人相恋的几年时间里,他对她呵护有加,带她去吃大餐,给她买衣服、买零食。只要她喜欢,他尽量满足她。

对她付出了这么多,她却脚踏两只船,暗中劈腿别人。这娘们还是人吗?她的良心给狗吃了?

叶兴盛双手抓着钟雪芳的肩膀,使劲地摇晃她,怒吼道:“钟雪芳,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当初,你要是看不上我,尽管拒绝我,别跟我谈恋爱。跟我谈了几年,谈得好好,却又背叛我,你还有没有良心?”

“叶兴盛,你放手啊!”钟雪芳费力地将叶兴盛的手拿开,怒道:“当初我之所以接受你,是看好你的个人职业发展。谁想到,你这么窝囊,在副科的位置坐了几年还是原地不动?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不想嫁个好老公过上好日子?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

“你说得倒好听,我问你,你是跟我的人谈恋爱,还是跟我的职业谈恋爱?”叶兴盛有点失控了,说话的声音大了许多。

“跟你的职业谈恋爱又怎么了?女人长得好不如嫁得好,我想嫁个好老公有错吗?你什么脑子?都说你自己不争气了,还听不懂?”钟雪芳喘了几口粗气,捋了捋被微风吹乱的头发,说:“叶兴盛,我不想跟你啰嗦了,总之一句话,你我已经结束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钟雪芳说得倒容易,叶兴盛却如何甘心?男女谈恋爱,女方劈腿别人,这跟让他戴绿帽没什么区别。身为一个大男人如何受得了这种屈辱?

眼见钟雪芳转身想走,叶兴盛一把拽住她:“钟雪芳,话还没说完,不许你走!”

“叶兴盛,你干吗你?你放手啊!”钟雪芳转身,和叶兴盛厮扭在一块儿。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车嘎然而至,停在两人身旁。高亮度的灯光刺得叶兴盛睁不开眼。

等叶兴盛将钟雪芳拽到一边,躲开车灯的直刺,他才看到车上下来两名年轻男子,这两人均浑身名牌,满脸傲气与乖戾之气。

其中一人走到叶兴盛的身旁,将钟雪芳拉开,然后猛地一下,将叶兴盛推了个趔趄,喝道:“王八蛋,敢碰老子的女人,找死啊,你?”

毫无疑问,此人就是钟雪芳的新欢了!

叶兴盛眼里燃烧着怒火,把牙齿咬得咯咯响:“是你破坏我和钟雪芳的感情?”

“什么叫破坏?”男子嗤笑了一下,说:“这是一个竞争的社会,你竞争不过我,说明你窝囊不中用!”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叶兴盛特别反感别人喊他窝囊废,尤其这个人还抢走他女人!

“我有说错了吗?难道你不是窝囊废吗?身为大男人,给不了女人幸福,还好纠缠她!我要是你,早特么撒泡尿把自己给淹死了!”

叶兴盛刚才在章子梅家喝了许多酒,这会儿酒劲一股股地往上冒,脑袋又胀又痛,思维也很混乱。被男子这么一刺激,他哪里受得了?

叶兴盛冲上去,对着男子的脑袋,狠狠一拳砸过去。这个时候,打架的后果什么的,他全顾不上了。他只是想证明给钟雪芳看,他叶兴盛真的不是窝囊废!

大学时代,叶兴盛参加过武术兴趣小组,会那么几招,这一拳又快又狠,夹带这一股十分凌厉之气。钟雪芳的新欢没料到叶兴盛出拳这么快,想躲避已经来不及。

就在叶兴盛的拳头即将打中钟雪芳新欢的时候,钟雪芳发出一声尖叫。与此同时,另外一名男子骤然上前,右手握拳对着叶兴盛的手打去,将叶兴盛的手给格挡开,钟雪芳新欢才避免吃叶兴盛一拳头。

“打死他,给我打死这个窝囊废!”钟雪芳新欢指着叶兴盛,对他的同伴怒吼道。

钟雪芳的新欢名叫邓文安,他父亲是名商人,伯父是市商务局局长。官商相助,他父亲把生意做得很大。邓文安没有跟父亲学做生意,而是在伯父的帮助下,在国土局当一名公务员。因为有父亲的财势和伯父的权势,他平时没少胡作非为。

邓文安的同伴名叫江海成,是一武术教练,身手相当不错。邓文安没少给江海成好处,江海成于是经常跟在他身边,几乎成了他的贴身保镖。

得到邓文安的指使,江海成欺上一步,一个凌厉的扫堂腿,便将微微有些醉意的叶兴盛给踢倒在地上。没等叶兴盛爬起来,江海成一脚踩住他的胸膛,使他动弹不得,然后给他的主子邓文安递了个眼色。

刚才差点被叶兴盛打到,邓文安已经憋了一肚子气,见叶兴盛被踩住,他上前抬脚狂踢叶兴盛,嘴里骂着粗话。

叶兴盛反抗不了,也不想反抗。得罪了美女领导分不到房子,女友又移情别恋,他心情很低落,甚至都麻木了。钟雪芳新欢将他踢死了倒好。省得让他去承受这一个个致命的打击!

钟雪芳到底和叶兴盛谈过几年感情,坦白说,叶兴盛对她真的不错。叶兴盛被打,她多少还是有些愧疚和难受的,当然,最主要的是害怕叶兴盛出事。

在邓文安踢了叶兴盛几脚后,钟雪芳上前将邓文安拉开:“文安,算了,犯不着跟这种窝囊废置气,咱们走吧!”

邓文安虽然霸道,但还不至于鲁莽到不计后果的地步。叶兴盛到底没打到他,他踢了叶兴盛几脚也算解气了。指着叶兴盛臭骂了几句后,邓文安然后和钟雪芳、江海成上车,绝尘而去。

叶兴盛从地上爬起来,连身上的尘土都懒得去拍,他看着奔驰车远去的背影,心在剧烈地抽搐和疼痛。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钱和权有这么大的魔力,能彻底改变一个人!

 

4

失恋的打击使叶兴盛非常痛苦,仿佛被人挖走了心,整个身体空荡荡的!

痛苦过后,叶兴盛深深地后怕和忧愁,不是因为失恋,而是因为冲动之下上了美女领导章子梅。人家比他官大,给小鞋穿是免不了的了。

事实上,给小鞋穿还是小事,要是章子梅把他告上法庭,他铁定是输官司和坐牢的。如此一来,他不但丢工作,而且人生还留下一个污点,往后还怎么做人?在亲友面前,他还能抬得起头吗?

自他从考上公务员,父母一直引以为荣。而他当了人事科副科之后,父母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说他光宗耀祖,给他们二老挣足了面子。要是章子梅告他,他如何向父母交代?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连几天,章子梅竟然都没动静,她还是像往常那样正常上下班。尽管穿着正装,还是没能隐藏住她那热火的身材,尤其那挺得老高的胸部和翘翘的PP,走路的姿势还是那么夸张。

不过,细心的叶兴盛还是发现,章子梅走路有点瘸。这也难怪,女人经历第一次都会很痛,他如此野蛮地要了她的第一次,她走路自然才怪!

走廊里和章子梅相遇,她还是那副傲娇的样子,跟她打招呼,她像往常一样微微地点头并且不说话。叶兴盛有些纳闷,章子梅为什么没对他采取措施?难道她不知道上她的人是他?

这应该不大可能!

人醉酒之后,多少还是有些意识的。章子梅酒醒过后,应该隐约记起事情的经过,知道他上了她。既然如此,她为何无动于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难道她甘心被他白白上了?

叶兴盛绞尽脑汁思考了一番,认为只有一种可能:章子梅打算打落门牙往肚里吞!

从章子梅的角度,她要是把他告上法庭,确实是可以将他关进监狱。但与此同时,人人都知道,她章子梅被他上了,她已经是个破瓜,她还有脸见人吗?再说了,当时两人都喝了酒,而且是她主动抱他的。她还不一定能赢官司呢!

这么一分析,叶兴盛的心就稍微宽了宽,甚至有些得意起来。章子梅,这就是不给老子分房的下场!以后敢刁难老子,老子有机会还要上你!

叶兴盛万万没料到,这几天竟然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章子梅到底还是对他下手了!

这天下午,章子梅一个电话把他叫到她办公室,说是有事要跟他谈。

叶兴盛已经预感到不妙,进入章子梅办公室后,不敢多看她一眼,尽管她今天穿得很漂亮,一套紧身的咖啡色裙子,将她突出的三围给完美地展示出来!

章子梅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慢条斯理地说:“老叶啊,咱们教育局最近开展干部下乡活动,活动的内容就是,挑选一名干部到乡村小学指导工作,或者出任乡村小学的校长,或者辅助校长把教育工作做好。这项活动的目的就是提高乡村小学校长的教育管理水平,然后把经验让所有的乡村小学校长一起分享!”

章子梅话还没说完,叶兴盛就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在教育局待了这么多年,他只知道有教师下乡支教,从来没有过干部下乡帮扶。这个所谓的干部下乡活动必定是章子梅为他特意发起的。他只要下去,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或者什么时候回来!

章子梅最近仕途势头很猛,人人都在传,她将接替即将退休的马家兴出任教育局正局长。她要是由副转正,他回教育局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果然如叶兴盛所料,章子梅又喝了一口水之后,话锋一转,说:“我刚才和其他两个局长商量之后,认为,您是这次活动的最佳人选。您给我们带个好头,以后,我们会继续把这项活动发扬光大,让其他干部也到下乡开战帮扶活动!这次,我们给你选定的小学是明安小学,你觉得怎么样?”

章子梅所说的明安小学是全京海市最偏远的农村小学,说是小学,其实包括校长只有三名教师。像这样的小学有什么帮扶可言?完全就是将他流放!

毫无疑问,这是章子梅报复的手段!

叶兴盛冷笑了一声,说:“章局长,我觉得有一个人更加适合!”

“哦,那人是谁?”好歹在官场历练了几年,章子梅城府还是有的,她的脸色出奇地平静!

“这人就是章局长您啊!”叶兴盛头脑发热,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您想想,明安小学只有三名教师,而且全是男教师,生活多单调啊,您长这么漂亮,到那里会给他们带去很多生活色彩的!”

章子梅再怎么有城府都受不了了,她啪的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放肆!叶兴盛,有你这么侮辱领导的吗?还想不想混了你?”

“是,我是不想混了!”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叶兴盛也就什么都不怕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故意报复我!是,前几天,我是上了你。但我是被逼的!凭我的条件,我完全有资格分到房子,你凭什么把我踢出局?要不是你欺人太甚,我至于上你吗?”

叶兴盛所说的一点都没错,章子梅确实是为了报复他才想出这么个办法。她章子梅什么人?堂堂教育局副局长!男友提了那么多次,她都舍不得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他。这下可好,这个混蛋叶兴盛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把她给上了!别说把叶兴盛下放到乡村小学,要是不犯法,她立马就提刀把他给杀了!

心里暴怒,章子梅却很快又忍住了:“叶兴盛,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真的听不懂?”章子梅的淡定让叶兴盛叹为观止:“前几天,被我上,你感觉到爽吗?如果你还想爽,我可以满足你!”

章子梅城府再深,面对叶兴盛的咄咄逼人也沉不住气了:“叶兴盛,你给我放尊重点!到乡下工作,条件很辛苦,搁谁身上都不乐意。但,这事是我们几个局长一起商量好的,没有特别针对谁!至于你刚才所说的分房,也是我们几个局长商量好的!”

“鬼才相信你的话!”叶兴盛怒道:“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你醉酒后跟我说了什么?你说,我是教育局的劳模,是窝囊废,谁都可以欺负,像我这样的窝囊废,根本不配有房子!”

喘了几口粗气,叶兴盛继续怒道:“是,我在教育局是勤勤恳恳,那是因为,我热爱我的职业,我希望把工作做好,为单位创造业绩,同时自己也能得到提升。却不料,遇上你这么个女魔头,处处刁难我。章子梅,老实告诉你吧,我对把你开苞一事,一点都不后悔。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再上的!”

听叶兴盛越说越不像话,章子梅更加愤怒了,但是,她又不敢发作。总不能跟叶兴盛在办公室里大吵吧?万一把同事招徕,人人都知道她被叶兴盛开苞,她脸往哪儿搁?

憋着一肚子气,章子梅起身就走,想离开办公室,躲开疯子一样的叶兴盛。

叶兴盛已经杀红了眼,哪里会让她走?章子梅毁了他的爱情,又毁了他的事业,不给她点颜色瞧瞧,他不叫叶兴盛!章子梅想绕过他的时候,他快速趋上去,拽住章子梅的手,使劲一拉。章子梅尖叫了一声,收不住身子,倒在他怀里。不得不说,这美女真是个极品,身体柔软得好像一团海绵,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和女孩子特有的味道,比醇酒还诱人!

“叶兴盛,你干吗你?快放开我!”章子梅怒道,却又不敢放声叫喊。

“哼,干吗?你毁了我的爱情,现在又将我下放农村,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当老子是窝囊废呢!”叶兴盛咬咬牙,眼里闪烁着怒火。

章子梅这下才真有点害怕了,这个叶兴盛平时看上去很老实,甚至有点木讷,没想到发起飚来,这么吓人。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他要是真的再上她一次,她还真不敢叫喊!

有道是急中生智,被叶兴盛搂在怀里,章子梅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樱桃小嘴一张,在叶兴盛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叶兴盛根本没提防,啊的一声惨叫,松开了章子梅。

章子梅像受惊的兔子,冲到门口开门出去了。

叶兴盛撩起衣袖,胳膊上有一排被鲜血染红的深深齿印。特么的,这美女真够狠!看来,那天晚上上到她,完全就是天赐良机啊。她要是清醒的话,凭着这一股狠劲,他别说上她,哪怕多吃她一点豆腐都难!

叶兴盛拿出纸巾抹去伤口上的血迹,再将衣袖拉下来,理了理衣服,出了章子梅的办公室。

教育局办公楼里每个办公室的门都很结实很严密,关上门,里面的人哪怕说话再大声点,外面的人都很难听得到。叶兴盛刚才在章子梅办公室里闹的动静,外面同样没人知道。他从里面出来,迎面走来的同事并没有异常的表情,像往常一样,微笑地跟他打招呼。只是他们看他的眼光怪怪的,有意无意地好像还疏远他。

 

点击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zhichangshuangwen/2019-06-09/522.html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307 文章总数
  • 4521访问次数
  • 157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