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爽文> 正文

【完本.职场】女镇长的司机全本在线阅读

新书上线!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小说《女镇长的司机》已上线,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女镇长的司机免费阅读全篇~~~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1章

唐诚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马玉婷说:"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正式公务员手续,我一时办不了。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这很容易办到。"

姑姑说:"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

马玉婷说:"你的这个侄子,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有什么特长没有?"

姑姑说:"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不过,我听他说,他有驾驶证,会开车,不如,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

马玉婷笑了,说:"这个事,还真巧了,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既是如此,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我先看一看,让他试一试,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就让他给我开车。"

第二天,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停满了轿车。

八点多,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有一个值班的老头,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问:"小伙子!你找谁啊?"

唐诚说:"我是来这个工作的,我找马姨!"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来到唐诚的面前,问道:"你找那个马姨啊?"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他说:"我找马玉婷书记!"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皱纹层叠,他说:"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马书记还没有来,小伙子你这样,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马书记一来,我们就能看到了。"

唐诚说了句谢谢,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

镇政府门外,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猛一看,以为是男人呢,仔细一看,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看,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

唐诚急忙迎上去,见到了马玉婷,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马姨,我是唐诚,我姑姑让我来找你。"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也很白嫩,眼睛大大的,看了一眼唐诚,问:"你姑姑是谁啊?"

唐诚说:"我姑姑是唐彩云。"

马玉婷恍然大悟,"哦、哦"了两声,说:"那你跟我上来吧!"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马玉婷面无表情,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对唐诚说:"这是办公的地方,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看出来,马玉婷很会摆架子,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

唐诚初出江湖,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当下唯唯诺诺的说:"是,马书记,我记下了。"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就没有再深究。

这当儿,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然后问马玉婷说:"马书记,放点茶叶吗?"

唐诚的这一下,很让马玉婷满意,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说:"中间那个抽屉里,放点龙井吧!"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然后倒上水,放到了书记的面前。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体型是不胖不瘦,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眼睛明亮,唇角分明,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

小伙子很精神。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她问:"以前开过车吗?"

唐诚说:"开过,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送过多次货。"

马玉婷说:"这个事情,也是你的缘分,我刚来城关镇工作,就想着换一个司机,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就是找一个新司机,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你就先试一试吧!如果合格了,我满意了,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不大一会,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反过来再问唐诚说:"对了,你叫什么啊?"

唐诚笑了一下,说:"我叫唐诚!"

"对,叫唐诚。"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大学生,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让我安排一下,会开车,就让他给我开车吧!"

其实,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平头老百姓一个,但是,马书记既是这样说,自有她的道理,唐诚就呵呵笑着,没有言语。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

孔令奇说:"是啊,马书记新来城关镇,就应该有个新气象,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

马玉婷说:"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给我开车。"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但是,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有点感情,他问马书记说:"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

马玉婷想了想,反问孔令奇说:"那你的意见呢?"

孔令奇说:"我的意见,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镇农机站缺个站长,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

马玉婷答应了,安排严主任说:"你就领着小唐和小吴交接一下车钥匙吧!"

唐诚和小吴交接车钥匙的时候,小吴听马书记给他安排去镇农技站当站长,还算对他不错,他理解一朝天子一朝臣,单位上但凡换了新领导,首先更换的往往是司机和会计,小吴也四十岁出头了,再给领导开车也没有意思,他倒很配合唐诚,主动给唐诚介绍帕萨特轿车的注意事项,以及每天早晨七点二十,要准时到马书记的家门口,先接送马书记的女儿去实验小学读书,送了女儿,在返回来接送马书记到镇里来,八点钟正好赶到镇政府。

唐诚客气的递给小吴一袋烟,他们都喊小吴,唐诚以为小吴和自己一样的年轻人呢,想不到已经是四十岁出头了,唐诚说:"吴哥,改天我请你吃饭,请你多多给我帮助,多给我传授一下你的经验。"

吴敬点头答应了,把车钥匙交给了唐诚,算是完成交接了。

唐诚接过车钥匙,心情很激动,平常开的是姑父的破货车,第一次开这么好的车,心情不激动,是不可能的。

先坐到里面熟识了一下环境,摸了摸档位,车里面一股法国紫罗兰的香水味,沁人心脾,果然是女领导的专车,感觉就是不一样。

唐诚拿出拖布,给车子擦了擦。

孔令奇和严主任就下来了,对唐诚说:"走,去县人大,接张主任徐主任过来慰问我镇贫苦群众。"

唐诚问:"马书记不去吗?"

孔令奇说:"马书记不用去,就我和严主任去就行!"

唐诚忙说:"那我给马书记打个电话。"

因为唐诚是新来的,孔副书记也就没有阻止。

唐诚请示马玉婷之后,得到同意后,就发动汽车,去县城接县人大的同志们过来。

柳河县人大,除去县人大第一副主任有专车以外,别的副主任都没有专车,县人大去那个单位搞调研活动,都是由那个单位的派车去接的。

像这种工作,根本不用马玉婷的专车去接的,顶多让苗镇长的专车去接。但是,马玉婷指名让唐诚拉着孔令奇和严主任去接,很明显,是在考察,唐诚,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司机,马玉婷大小是个镇党委书记,她的命很金贵,第一次坐唐诚的车,她有点不放心,她让孔令奇先尝试一下,回头和她说,这个唐诚开车还可以,她才敢坐唐诚开的车。

唐诚的考察期顺利的过去,半年之后,唐诚已经获得了马玉婷的信任,是马玉婷的专职小车司机了。

一天,马玉婷把唐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对唐诚说:"我已经给会计说好了,你去会计那儿拿五万块钱,我们去趟秦北市。"

唐诚就到了会计黄仁那里,打了一个欠条,黄仁就坐上唐诚的车,去银行,向唐诚的卡里转过去了五万。

黄会计嘱咐说:"想着,回头把五万元的消费单据给我。"

唐诚回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汇报说:"钱已经拿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秦北市啊!"

马玉婷说:"马上就走。"

唐诚就接过马玉婷手里的水杯子和文件包,两个人直奔秦北市。

路上,马玉婷不说去干什么,唐诚也不敢问,只管开车。

 

第2章

车子到了秦北市,秦北市下辖三区八县,唐诚所在的柳河县是八县之一,私下里,也有人叫秦北市为三八市,碰巧的是,秦北市的市委书记也是一个女同志,叫柳雪梅。这是一种巧合。

到了市区,唐诚问马玉婷说:"马书记,我们去哪啊?"

马玉婷说:"先去振兴东路,那儿有个凤祥金银店,我们先去那里买点东西。"

车子到了凤祥金银店,马玉婷和唐诚一块下车进了金银店,马玉婷在店里逛了一圈,看上了一对银手镯,标价是两万八,马玉婷说:"就要这一对银手镯吧!"

然后,马玉婷看着让工作人员把银手镯包好,对唐诚说:"你去把钱交一下吧!"

唐诚这才明白,马玉婷要让自己到会计那里拿这五万元的用途。既然是书记交代了,也不是花唐诚的钱,唐诚就掏出银行卡去付账,这会儿,马玉婷突然又喊住了他,马玉婷看到旁边有一个名牌手表专柜,脑子又是一动,对唐诚说:"先不要开账,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手表啊!"

马玉婷让服务员介绍了一下手表款式,马玉婷要一个男士的。

唐诚就在边上想,这手表首先不是买给马玉婷自己的,因为马玉婷是女士,其次,一定不是买给唐诚的,因为唐诚不够格,那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买给自己老公的,第二就是买来送给上级男领导的。

马玉婷相中了一款日式手表,标价是八千,马玉婷说:"就要这款吧!"也让服务员包了,这才让唐诚过去付账。

只这个金银店,唐诚带来的那五万,就花掉了三万六。

唐诚明白,这个马玉婷一定是来秦北市送礼的。上头如果没有关系的话,马玉婷也不会从偏远的一个小乡镇,一下子就调到城关镇来任书记,调到城关镇任书记的人,就像学生考上重点高中一样,一只脚已经注定要迈进副县级的行列的。

唐诚付账的时候,收款台的问唐诚说:"这单据怎么开?"

唐诚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票,有心想过去问一下马书记,但是,又觉得,如果这样事事都问马书记的话,一定会给马书记造成一个不好的印象,自己是个大傻瓜,什么都不懂,领导要这么一个脑袋像榆木头疙瘩的司机,有什么用啊,会把唐诚辞掉的。

唐诚就问收银员说:"都是有几种开法啊?"

收银员笑着说:"就两种,一种是据实开,一种是开成办公用品。"

唐诚说:"那就开成办公用品吧。"至于这种单据能不能回去会计那里入账,那就是会计黄仁的事情了。

办完这些,唐诚就拉着马玉婷,车子奔向秦北市名仕花园。

车上,马玉婷给一个男人打了电话说:"贺部长,我是小马啊。柳河县的小马,阿姨过寿,我也到了,还是在名仕花园那儿吗?"

电话里那个人客套了几句,说:"那你就过来吧!"

唐诚心里哑然失笑,这个姓氏面前,冠以小字开头的,一般都是下级的称谓。

马玉婷在市里面,都喊她小马,而这个小马,到了柳河县城关镇,她又会喊她白发苍苍的下级,小张小刘什么的。

唐诚这才明白,马玉婷是买礼物给一个老太太来过寿的。

老太太的儿子是秦北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贺年丰。

等到了此次的目的地,马玉婷把那个银手镯搁到了自己的包里,就下车了,唐诚提醒马玉婷说:"马书记,那个手表没有带?"

马玉婷说:"那个先不带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有事我会叫你。"

马玉婷袅袅婷婷的身姿,就进了名仕花园的一楼。

唐诚把车子开了很多个来回,才找了一个泊车位。

唐诚停稳车子,这才注意了一下周边环境,停满了大小黑色轿车,八个县的车牌号都有,堂堂一个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母亲过寿,来的人一定少不了,而且还都是下面县市里,有点实权的人物,像城关镇的苗基星镇长,孔令奇副书记,来这儿拜寿的资格都没有,他们送礼都送不上门来。都是圈子里的人,范围不大也不小。

唐诚心里就对自己的领导,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同志,能和市委组织部长说上话,这一点就让唐诚很钦佩。

唐诚和边上的另一个帕萨特轿车的司机聊了一句,对方是鲁州县的县委组织部长的专车司机。

对方很放得开,问唐诚说:"想当官吗?凑着这个机会,给老太太去拜寿,说不定,你就不用开车了,去当一个乡镇长呢!"

唐诚没有这么大的福分,和那个组织部长的专车司机聊了几句,仍然拿出拖布擦自己的车。

到了中午吃法的时候,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贺年丰把所有给他母亲拜寿的同僚,统一安排到市委二招,也叫石榴宾馆,原来叫市委二招,后来,市委书记柳雪梅到任以后,改名为石榴宾馆,除去招待市委公务活动以外,也招待来秦客商。

唐诚和八县区的司机一组,司机被另外安排到一桌。

唐诚吃完饭,早早的就等到轿车旁,准备拉马玉婷书记回去,可是,马玉婷书记上车以后,唐诚立马闻到来自马玉婷身上的一股酒气。

漂亮女人一般不喝酒,一旦喝酒的,就是非常能喝的。

唐诚看马玉婷这个表情,面色白里透红,精神焕发,胸前两只傲乳,本来就大,喝酒以后,再有意突出自己的优点,就像怀里抱着两只洋白菜,就更大了。就明白,领导一定是喝酒了。

唐诚问:"马书记,回城关镇吗?"

马玉婷说:"不回去,陪我一起逛逛商场吧!"

唐诚知道马玉婷是党委书记不假,但是也是一个女性,女人天性里,还是有逛街的喜好的,唐诚二话不说,直接把马玉婷拉到了秦北市最大的商场,美香江大市场。

商场里,马玉婷什么都没有要,却给唐诚要了一件价值一千八的西装一套,唐诚说:"我一个小司机,不配穿这么贵的衣服。"

马玉婷说:"你是我马玉婷的司机,你的脸面,就是我马玉婷的脸面,让你穿,你就穿吧!"

唐诚就买了这套价值一千八的西装,马玉婷淡淡的说:"你开个单据,我签个字,让会计报销了。"

既然是公家拿钱,不穿白不穿,唐诚就心安理得的把西装买了。

穿上名牌西装的唐诚就更帅气了,让马玉婷书记,眼里更加多了几分欣赏。

 

第3章

两个人一块逛了商场,到了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马玉婷接到了一个电话,就和唐诚赶到了秦北市东北角的红颜宾馆。

马玉婷让唐诚去宾馆开了房,一共开了两个包房,马玉婷一间,唐诚一间,两间是相邻的。

唐诚知道马玉婷并不急着回去,一定是等人的,自己侍候的是一个女领导,并且在官场上混的风生云起,一定有自己独特的道行,唐诚心里想,马玉婷一定和上司领导幽会,那个男士手表,就是买给自己的上级的。

而且马玉婷找了这么一个机会,想是把手表送给上级领导的。

唐诚做为领导的司机,本不该关心领导的私事,但是,唐诚也有点窥私心,马玉婷别看是三十七八的年纪,但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官场中人,吃喝是避免不了的,马玉婷的两只屁股蛋子浑圆,大腿特别粗,唐诚甚至有点幻想,要是有朝一日,能够在马玉婷的身上,折腾一回,一定就像躺在黄河河床上一样,既宽阔,又踏实,又是一个城关镇的党委书记,身上有那种官人独特的高傲气质,举手投足,有一种霸气,唐诚很想征服她的这种霸气。

唐诚把自己的房门开了一条缝,就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进了马玉婷的房间。

唐诚心里有点酸溜溜的,真是可惜了马玉婷那两只浑圆的屁股蛋子了,说不定在那个有势男人的身下承欢呢。

进来马玉婷房间的,正是今天中午马玉婷拜访的主角,秦北市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贺年丰。

贺年丰进来马玉婷的房间,马玉婷急忙接过贺年丰的上衣,说:"贺部长,您来了。"

贺年丰说:"马玉婷同志,你太客气了,送给老太太的寿礼很贵重,我都有点承担不起了啊!"

马玉婷说:"领导这是说的什么话!老人家过寿,我这个当晚辈的表示一下孝心,还不是应该的。再说了,我能调到城关镇任书记,我心里明白,这都是贺部长从中给我帮的忙,我心里很感激贺部长。"

贺年丰说:"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证明我贺年丰没有看错人啊!玉婷,好好干,争取在城关镇书记任上,干出成绩,干出特色,让我这个组织部长,在市委里也有话说,证明我贺年丰提拔的人,都是有本事有能力的人!"

"是的,我一定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马玉婷信誓旦旦的说。

马玉婷把上午买好的一款日式精美手表,送给了贺年丰,她说:"我也不知道给贺部长买点什么礼品,这款手表还不错,就买来送给贺部长吧!"

贺年丰拥着马玉婷就到了房间的大床上,贺年丰说:"其实,玉婷,你什么礼物都不用给我买,你就是送给我最大的礼品了。我喜欢的还是你这个人!"

马玉婷莞尔一笑,说:"我也喜欢贺部长。"

贺年丰故作嗔怪的说:"这会,不要叫我贺部长,叫我年丰就行。"

马玉婷说:"我可不敢。"

其实,贺年丰也有贺年丰的喜好和原则,他不喜欢洗浴中心的小姐,也不喜欢包二n,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喜欢和求自己办事的女下属发生关系。他认为,和下属女职员发生关系,是最安全的,投资也是最小的,她们要的是官职,而自己手里掌握的资源,就是官帽,这种供求关系,是坚固的,也不容易发生事故,把危险降低到最低限度。

贺年丰毕竟是上了岁数,熬到他这个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职位,一般都是五十岁上下的人了,贺年丰今年都五十三了,就是有点花心,但是也是力不从心了。

马玉婷心里很扫兴和失望,但是,她还不能埋怨,要是自己的那个在柳河县一中教数学的老公,五分钟就草草结束的话,马玉婷一定会骂道:笨蛋玩意!一脚就把老公给踹下去。

可是,贺年丰是市委常委,不知道在社会地位上,比自己的老公高出多少倍,所以,马玉婷强忍住心里的不快,佯作很满足的样子,温柔的抚摸着贺年丰的脊背说:"老贺,你已经很棒了!"

贺年丰喘了一大口气,说:"我就喜欢玉婷这一点,温柔体贴。"

这个时候,贺年丰的手机响了,是市委办公室打来的,通知贺年丰去参加市委常委会。

贺年丰这才从马玉婷的身上下来,穿上衣服,带上眼镜,顺变把马玉婷送给他的手表,也放回到自己的公文包里,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文质彬彬的,市委常委的身份光环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临走了,对马玉婷说:"工作好好干,干好了,有成绩了,下一次换届的时候,我提拔你当柳河县的副县长!"

马玉婷并没有急着穿衣,而是拉过来一条蚕丝被盖到身上,说:"我谢谢贺部长。"

贺年丰穿上衣服,马玉婷就称呼贺年丰为部长,脱了衣服,马玉婷就可以称呼贺年丰为老贺。

唐诚看到那个贺年丰离开了马玉婷的房间,唐诚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失落,虽然这个马玉婷不是自己的老婆,自己本不该吃这门子醋,但是,马玉婷毕竟是自己的领导,是自己的女主人,好在让唐诚有点欣喜的是,贺年丰满打满算,进去马玉婷的房间也就半个多钟头,很多事情发挥不到极致。

唐诚以为,马玉婷办完这些事,应该给他打电话,一起回柳河了。

果然,唐诚的手机响了,是马玉婷打来的,马玉婷还是并没有着急回去,她让唐诚过去她的房间。

唐诚到了马玉婷的房间,问了句:"马书记,我们回去吗?"

马玉婷的身体半躺在席梦思的床上,背上垫着宾馆的蚕丝被,一脸的倦容,好像生了一场大病,初愈一般,眼睛里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那种眼神看到唐诚,唐诚心里一动,竟然勾起了男人心底对女人疼爱的那种情感。领导虽然是一个城关镇的党委书记,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的,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

马玉婷说:"先不忙着回去。我的腰很疼,可能是腰椎病又犯了,你过来给我按摩一下腰部吧!"

唐诚嗫嚅了一下,犹豫着说:"马书记,我,我不懂按摩。"

马玉婷说:"无所谓,这是我的老毛病了,经常犯,你过来按压一下,我就会舒服多了。"

 

第4章

马玉婷心里明白,自己这个腰疼病又犯的原因就是刚才和贺年丰办事有很大的关系,自己被贺年丰挑逗的,把自己的身体和情感,都搁在半空中了,这种场景对女人的身体健康是极其不利的,对女人的肾脏器官都有损害,女人最怕在欢乐中,上,上不去,下,下不来,被扔到半空,那样一定会闪到腰的,不让男人按压几下,这个腰疼就好长时间过不来。

马玉婷把身体趴到床上,唐诚硬着头皮,过去把两只手放到马玉婷腰上,轻轻的按压着。

马玉婷鼻子里哼了几声,说:"不行,力气太小,再用点力。"

唐诚手上就再加了一把力,也是司机的胳膊,经常转动方向盘,有点力气,唐诚用了十分力,马玉婷的双腿错了一下,闭上眼睛,说:"这个力道正好。"

马玉婷睁开了眼,说:"按呀,小唐,你按的不错。"

唐诚就老实的把手掌按压在马玉婷的腰眼上,揉来揉去。

当领导的司机,不单单只会开车,还要会给领导按摩,关键的时刻,还能给领导当保镖保姆厨师家奴,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专车司机。唐诚是为领导服务的,这按摩的工作,其实,说起来,也是他这个当司机的一项必备的技能。

按压了学生一节课的时间,马玉婷伸了一下胳膊。

马玉婷说:"好了,我们回去吧!"

马玉婷躺了片刻,唐诚给马玉婷拿来外衣,马玉婷穿到身上,然后对唐诚说:"拿着我的包和水杯,我们走。"

有了异性的这次按摩,马玉婷的身体恢复了很多,脸上也有了红润的气色,不再那么的憔悴了,唐诚收拾了一下房间,检查了一下没有了遗漏的物品,就拉上马书记,直接回了柳河县。

柳河县距离秦北市一百多公里,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唐诚就把马玉婷直接拉到了位于柳河县御龙花园的家。

唐诚把马玉婷搁到家里,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唐诚也该下班了,把帕萨特停回到城关镇政府机关大院的车库里,自己就要回家了。

唐诚的家就住在柳河县老机械厂的家属院,爸爸是机械厂的退休工人,妈妈是老教师,唐诚还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

晚上八点钟,唐诚的手机又响了,是马玉婷打来的,唐诚接了以后,马玉婷让他马上赶到她家的楼下,要用车。

妈妈心疼唐诚说:"这都忙活了一天了,晚上也不让睡一个囫囵觉啊!"

爸爸说话倒通情达理,他说:"这就是司机的职业,为领导服务的,就应该随叫随到,现如今找个工作不容易,你要珍惜,去吧,儿子,路上慢点开车。"

唐诚无奈,又骑上电瓶车赶到镇上,再开上车直接去了马书记家。车到马书记的楼下,唐诚一按喇叭,马玉婷就牵着女儿甜甜的手,走下来。

马玉婷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坐到车里,然后对唐诚说:"去我的妹妹家。"

晚上快九点了,马玉婷还要去自己的妹妹家,唐诚就明白,领导又和自己的丈夫吵架了,马玉婷别看在事业上,混的有声有色,但是,在家庭上,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两夫妻经常争吵打架,甚至有的时候,还闹到要离婚的边缘。

一个女人在事业上做的很大,婚姻大都经营的不好,总是有舍有得。

唐诚看到马玉婷的丈夫追出来,酒气熏天,他醉醺醺的拍打唐诚的前车脸,说:"把女儿给我留下。"

马玉婷打开车门,让女儿下车,女儿哭哭啼啼的,左右为难,唐诚也很为难,不知道,该劝些什么。

唐诚扶住甜甜,说:"甜甜听话,先跟着爸爸,回头哥哥再来接你。"

唐诚从自己的姑姑那里说起,应该叫马玉婷阿姨,所以,只能是自称是甜甜的哥哥。

马玉婷的丈夫史善良拉过女儿甜甜的手,也气冲冲的回到了家里。

马玉婷在车里对唐诚说:"我们走。"

路上,马玉婷余怒未消,她对唐诚倾诉说:"这个老史,也太不老实了,我这刚刚上任城关镇的党委书记,他就给我提要求了,说什么,他要当柳河县一中的副校长,就他啊,教务处副主任都没有当过,直接要求当副校长,他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官场上的事情,不是不可以暗箱操作,但是,也要有个度啊,这毕竟不是去菜市场买菜,有钱就能买到一切。"

唐诚只能是符合领导的话,说:"什么事情都是慢慢来,循序渐进,都有一个过程。"

马玉婷说:"是啊,最可气的是,他要求当副校长,还算是政治上要求进步,有上进心,可以理解,他还给我要钱,给他买辆私家车,说现在,他们县一中,很多教职工都买私家车了,你说说,他一个小小的教师,每天也不用他接送孩子,他买车干什么,就为了显摆,上下班就那几里地,他图的什么?我是党委书记不假,但是,我不是亿万富豪,我的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就那么一点家底,都折腾完了啊!以后还过不过日子啊!"

听了马玉婷的话,唐诚就感觉是史善良的不对。

不过,这件事,不是对错就能这么说清的,清官难断家务事,唐诚给马玉婷开了半年多的车了,马玉婷办得那些事,作为马玉婷的丈夫,也是很悲哀的,这一点,唐诚清楚。

史善良从另一方面,想要点补偿,也可以理解。

车子到了中心花园,马玉婷的妹妹家。

马玉婷的妹妹叫马玉倩,在柳河县财政局预算科上班,长的和她姐姐一样,很漂亮,今年都二十八了,至今未婚,她就是太过挑拣,高不就低不嫁的,耽搁了。

马玉倩上班五六年了,也积攒了一点钱,交过首付,贷款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楼房,是十一楼,自己一个人住,马玉婷生气了,不想回家麻烦年迈的父母,就到妹妹这里暂避一下。

马玉婷上去十一楼了,走到电梯门口,她想起了什么,转身对唐诚安排说:"对了,只顾的生气了,晚饭还没有吃,你去我们城关镇定点饭店,清荷酒店那儿给我送四个菜来。你亲自送过来吧!"

都这个时候了,领导还没有吃晚饭,唐诚心里有点心疼这位女强人,当领导的,也不容易,官场上有一套是是非非需要应付,家里还有一套琐碎事需要应对,唐诚体贴一下领导,也是应该的。

唐诚赶到清荷酒店,自己是马玉婷的司机,早就和清荷酒店的老板熟识了,唐诚到柜台上,写了一个白条子,四个菜一会就做好了,青椒炒肉,清炖羊肉,木耳山药、清蒸鸡蛋膏,都是马玉婷最爱吃的。

唐诚要了两个方便袋,另外要了四个烧饼,开上车,直接了马玉倩家。

到了十一楼,唐诚是第一次见到马玉婷的妹妹马玉倩。

唐诚眼睛一亮,果然是一母同胞,比姐姐的姿色还要美丽些。

 

第5章

马玉倩和马玉婷是亲姐妹,两个人都有漂亮美丽的基因,玉倩是姑娘,比玉婷清纯靓丽的多,比玉婷也瘦些,腰身也细,臀部和胸部,是一个基因,都很突出和丰满。

和姐姐相比,姐姐梳的是齐耳短发,简洁干练,妹妹梳的是马尾辫,清新自然。

因为是晚上,妹妹穿的是一袭白色的长裙,下摆垂到腿弯以下,上身是吊带,松松垮垮的,若隐若现。

唐诚敲门,马玉婷冲着妹妹使了一个眼色,妹妹随手就抓起沙发上一件黄色上衣,穿到身上,系上扣子,去给唐诚开门。

唐诚把四个菜拿到厨房,妹妹也跟着进到厨房,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倩说:"你家的碗呢,我把菜盛出来。"

马玉倩弯腰就去橱柜里拿碗,唐诚在一边站着,眼睛的余光一瞟。

马玉倩找到碗,直起腰放到橱柜上,唐诚就帮着玉倩把菜盛到碗里。

马玉倩问唐诚说:"你是姐姐的新司机啊?"

唐诚老实的回答说:"是的。"

玉倩说:"早就听说了,一直没有见过面,小伙子长的很帅吗!"

唐诚说:"一般,没有刘德华帅,比潘长江高。"

马玉倩笑了,嘴角咧开,还有两颗小虎牙,很好看,她说:"你还很幽默啊!"

唐诚把菜盛到餐桌上,放到了马玉婷的面前,自己就要走了,唐诚问马书记说:"明天,我是来这儿接你吗?"

马玉婷说:"还是老规矩,你先去接送甜甜上学,从学校回来再来这儿接我。"

说完这些,唐诚就要回去了,马玉倩作为房主,跟着唐诚身后,礼节性的送送唐诚,一直把唐诚送到了门边,唐诚回头看了一眼马玉倩,二十八岁的姑娘,别有一番风韵,清纯中带着成熟,稳重中蕴含风情万种。

说实话,唐诚不想走,留下来陪她们过夜才好呢,哪怕再有机会,偷看一眼马玉倩的胸部呢,也好啊!

可是,唐诚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前脚就要迈出去。

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事了。

马玉倩楼下,突然传出声嘶力竭的喊叫声,随后是一阵的哄笑。

喊叫声,唐诚和马玉倩几乎同时间听到了,是句"马玉倩!我爱你!马玉倩!我爱你!"

马玉倩立即返回身,也不管唐诚了,径直走到窗户跟前,顺眼向楼下一望,又是那个柳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的年轻民警郝元沛。

马玉倩转身就对姐姐倾诉说:"又是这个不要脸的郝元沛,经人介绍,曾经和我处过对象,媒人当初介绍的时候说,身高不是很高,反正是没有姚明高,我心想,姚明身高二米二十六,几人有比姚明高的,没有姚明高,不算矮,就答应媒人见一见,结果,是没有姚明高,比他娘的潘长江都矮,才知道我让媒人忽悠了。"

马玉婷劝妹妹说:"无所谓,反正又没有结婚,把他推辞了,就算完了。"

马玉倩委屈的说:"我也是这样想,可是,这个郝元沛仗着自己是县公安局的正式干警,对我是死追烂打,死皮赖脸,就像狗皮膏药,沾到身上揭不下来了。喝点酒,就到我的这个楼下胡乱喊叫,惹的我这里的邻居,都认为,我在和这个郝元沛在谈恋爱。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真是太气人了!"

"是吗!"马玉婷很惊讶的说:"现如今,还有这么胆大妄为的人,我去给城关镇派出所打个电话,让他们派出所里的过来人,把这个姓郝的抓到派出所里去。敢欺负我马玉婷的妹妹!这还了得!"

回身看到唐诚还没有离开,就指示唐诚说:"去,以我的名义,给派出所打个电话,让他们出警,把这个郝元沛给我劝走!公安局的怎么了,公安局的就敢这样胡搅蛮缠吗!"

唐诚掏出手机,就想给城关镇的陈慧然所长打电话。

出乎唐诚意料的是,马玉倩竟然阻止了唐诚,回脸对姐姐说:"还有一个背景,我给姐姐说清楚,就是这个郝元沛,可是我们柳河县县委常委,柳河县委副书记,分管组织政工的郝大强副书记的小儿子!"

这句话说出来,震动了马玉婷,这个县委副书记,可是,马玉婷的直接上司啊,将来马玉婷要升任县委常委,兼任城关镇党委书记的话,首先要得到这个郝副书记的支持才行。

马玉婷听说楼下这个喊叫着"马玉倩,我爱你!"的郝元沛是县领导人郝大强副书记的小儿子,心态立即发生了变化,不再坚持让唐诚去给城关镇派出所打电话了,马玉婷说:"既然是郝副书记的儿子,玉倩,你要好好的和他说说,别把关系搞僵,不可以做夫妻,还可以做朋友吗!"

"姐姐,这话我早就给他说了!可是,这个小子就是一个混蛋!"马玉倩委屈的说:"他每次喝酒之后都到我的楼下来闹事,大喊我的名字!你说,他的脸皮有多厚,纯粹就是一个公子哥,我和他没有共同语言。"

唐诚站在两姐妹的身边,既然马玉婷不再坚持报警,唐诚看到美女马玉倩很为难和委屈的表情,自己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怜香惜玉的感情,勇敢的站出来说:"马书记,玉倩,这样吧,这件事我正好赶上了,我下楼走的时候,顺道劝劝这个郝元沛,看看能不能把他给劝说离开。"

马玉婷感激的看了唐诚一眼,说:"好的,你去试试看吧!"

唐诚进了电梯,下楼,走到了楼下三个男孩的身边,只见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六多点的一个胖墩,留着板寸,身边还跟着两个哥们,胖墩手里拿着一个卖菜吆喝用的小喇叭,正在卖力的仰脖喊叫:"玉倩!我爱你!快下来!"

唐诚来到了胖墩眼前,身高和这个胖墩一比,胖墩还没有唐诚的肩膀高,唐诚问他:"你是郝元沛吗?"

郝元沛看从楼上走下来一个帅气的男孩,直接问他,郝元沛有点惊讶,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唐诚如实回答:"是马玉倩告诉我的。"然后劝说郝元沛说:"朋友!既然人家女方不想和你谈,也不想和你见面,你就算了,何必用这样的手段呢!严重扰民不说,也有损阁下的风度!强扭的瓜不甜,恋爱是双方自愿的事,强人所难,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我劝朋友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算了,放过马玉倩吧。"

 

后续精彩内容,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女镇长的司机》继续免费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后续高潮不断!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560 文章总数
  • 24135访问次数
  • 255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