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正文

官场争锋

第1章 面试意外 

仲云峰眉头紧锁坐在办公桌前,无意识点燃下午第七支香烟,办公室里烟雾缭绕,象传说中云兴霞蔚的仙界。

期间秘书蹑手蹑脚开门进来为他加了杯茶,出去后猛咳了五六分钟。

什么事把黄海县人事局长难成这样?缘自他桌上薄薄却重若千钧的两页纸:一页纸是定向分配公务员招录面试名单,共有22人;一页纸是人事局党组会议通过的最终入选名单,共10人。

此次黄海县招录10名公务员定向分配到偏远、经济落后乡镇,虽然如此,在当前经济不景气,企业前景暗淡,大学生就业困难的大形势下,公务员是最稳妥的选择。而对有门路的人来说,到乡镇工作相当于跳板,将来活动一下就可回城,况且有乡镇工作经验还能为提拔任用加分,可谓一举两得。

按常规面试比例应为1:2,招录10个,为何面试人员有22个?

因为某位县委常委的侄子笔试偏偏考了21名,因为领导打招呼在先,仲云峰不得不以体检也有淘汰率为名将面试比例调整到1:2.2,勉强护送那位侄子入围。

只要进了面试,主动权便掌握在人事局,不,仲云峰手里。

招录公告写得很明确:笔试成绩不带入面试。就是说所有入围面试的都在同一起跑线,笔试第一名有被淘汰可能,最后一名也有入选机会。

招谁、不招谁,生杀予夺大权就看面试官的脸色,而面试官又得看仲云峰的脸色。

事实上早在笔试前,10个名额已基本瓜分一空,奥妙尽在仲云峰秘密小笔记本里:

童县长电话,1人;

陈副书记电话,1人;

纪委凡书记电话,1人;

政协肖主席电话,1 人……

经过统筹、精密、全面算计,综合考虑方方面面关系,最终入选名单在仲云峰脑中已经成型,就等面试结果出来后,提交局党组研究。

所谓研究,就是把名单给党组成员看一下,比外界提前几十分钟知道而已。凭仲云峰多年威望,那些个党组成员敢在他面前放半个屁?

事实也是如此,当精心炮制的入选名单分发到党组成员们面前时,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脑海里不禁浮现县领导、部委办局、乡镇书记镇长等人的身影,均心领神会笑笑,投下"庄严"的赞成票。

走完流程,仲云峰吩咐分管副局长负责在网上公示、通知入选者报到等后续工作,如释重负回到办公室,刚坐下便接了个电话,听到第一句话便惊得站起身!

"你是黄海人事局仲云峰?"语气威严而沉稳,具有居高临下的气势,"我是人事厅徐卿。"

"徐厅长!"仲云峰无论如何想不到省厅常务副厅长居然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受宠若惊,"您有什么指示?"

"最近搞的那个公务员定向分配,有结果了吗?"

"向徐厅长回报,几分钟前党组会议刚通过。徐厅长关心哪位?"

"入选名单里有没有一位大学生村官,叫方晟?"

"方晟……"仲云峰第一印象是没有,谨慎起见拿出两份名单看了一遍,"没有,他进了面试但成绩……"

方晟面试成绩很糟糕,是最后一名。仲云峰知道徐卿突然提到这个名字必有深意,没敢提这个碴儿。

徐卿道:"京都有位首长要求确保方晟入选,具体你看着办。"说罢不等仲云峰回应便挂掉电话。

仲云峰足足愣了十秒钟,疯了似的拿起电话,急切地叫道:"收回刚才那份名单,全部收回!听我通知准备开党组会重新研究!"

隔了不到两分钟又拿起电话问:"收回没有?好,放到碎纸机里粉碎掉!"

接下来需要弄清两件事,第一,方晟是谁?第二,怎么办?

秘书送来报名表,上面显示:

方晟,双江省潇南市人,毕业于潇南理工大学,去年应聘为黄海县大学生村官,分配到三滩镇方塘村。父亲方池宗在省城临秀区建设局办公室,没有行政职务,享受正科级待遇;母亲肖兰在临秀区某街道卫生服务站工作,副主任医师;哥哥方华在越进区药监局执法大队,嫂子任树红在临秀区团委,都是一般办事员。

从事人事工作多年,凭短短几行简历,仲云峰就能判断出方晟尽管老家在省城,但出身普通家庭,一无背景,二无人脉。报考大学生村官是找不到合适工作的无奈之举,而分配到方塘村……稍稍有人打个招呼都不至于沦落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再看方塘村、三滩镇两级组织对方晟的评价:工作踏实勤勉,深入田间学习耕作,农忙期间与村民同吃同住;积极协助村委会发展多种经济形式的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努力探索鱼塘带养殖方式,走集约化养殖、规模化经营的道路……

看来是位有想法、苦干加实干的年轻人,然而再优秀也只是一个身份普通的大学生村官,为何惊动政治中心京都的首长?

仲云峰知道徐卿的为人,以省厅正厅级干部身份,他说首长绝对就是首长,不可能是首长身边的秘书、司机、保姆!

沉思良久,他让秘书叫来昨天负责面试的乡镇人事科办事员朱正阳。

"你熟悉方晟吗?"

"那个大学生村官啊,"朱正阳拘谨地说,"昨天面试才认识的,为人诚恳,待人接物都挺不错。"

"面试最后一名咋回事?笔试成绩第四,潇南理工的学生面试再不济也比那些本三毕业生强啊?"这会儿他倒在意起面试成绩来。

"说来话长,面试时发生了一点意外……"

昨天面试在玫园宾馆进行,等待期间方晟去了趟洗手间,走到门口被正在执行任务的白警官抓捕的逃犯撞了一下,瞬间逃犯将存贮犯罪证据的U盘塞到方晟口袋!

白警官没抓到逃犯,折回现场时发觉方晟正在洗手间打电话,回想刚才那一撞便起了疑心,不容分说上前将他来了个背摔,按在地上从口袋里搜出U盘,随即铐住双手押上警车。

经过繁琐的调查、取证工作,证明方晟跟逃犯毫无关联,可前后折腾了四个小时,方晟状态差到极点,之前精心准备的知识点和资料已忘得一干二净,脑中一片空白,面对几条面试题目不知说了些什么,草草结束了事……

听完详细叙述,仲云峰挥挥手将朱正阳打发走,仍盯着名单出神,这时电话又响了,拿起话筒才听了半句就唰地跳起来,却不慎碰倒手边茶杯,边手忙脚乱收拾材料手机,边惶恐道:

"李部长,是我,人事局小仲……"

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李华!

他不清楚今儿个怎么了,打电话来的净是省城高官,平时仰着脖子才能见到的大人物。

"听说黄海正在招聘定向分配公务员,有位大首长很关心一位叫方晟的小伙子,你注意一下。"

仲云峰惊讶地张大嘴巴:"啊……李部长,刚刚省厅徐部长也打过电话,这……是不是同一位首长啊?"

李华也愣了愣,道:"你只须记住方晟这个名字就行了。"说罢象徐卿一样干脆利落挂断电话。

官至正厅,只须含蓄表达意思即可,至于仲云峰怎么做,是否违反组织原则,那个不在他们关注范围内,也不用为此产生的后果负任何责任。

如果说接第一个电话,仲云峰心里还有一点点疑虑的话,那么第二个电话彻底使他坚定了信心。

宦海沉浮几十年,仲云峰自然听出李华嘴里的大首长,跟徐卿所说的京都首长不是一码事儿。

两位首长同时通过两位组织人事系统正厅干部为方晟打招呼,这样的份量别说小小公务员编制,提拔处级干部也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砍掉谁的问题。

仲云峰取出小笔记本反复斟酌,最终狠狠心在某中一个名字上划了两道杠,随即揿掉烟头,大声吩咐秘书:

"通知党组成员立即开会!"

此时,方晟正在车站门口等去三滩镇的班车,蓦地旁边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辆吉普车轧然停在他面前,车玻璃降下,司机竟是位圆脸大眼,琼鼻玉唇,英气迫人的女孩。

方晟象见到女煞星,惊退两步,冷冷道:"怎么又是你啊,白警官?"

白警官跳下车,拍拍手笑道:"别紧张,我是专程向你道歉来了!经过上午补充调查,昨天的确是场误会,你是无辜的。"

"嗬,我是不是应该热泪盈泪,紧握你的手说‘感谢警方明察秋毫,感谢你祖宗十八代’?"

"理解你的不满情绪,我犯了急躁冒失的毛病,"白警官爽气地说,"都怪当时情况太特殊使我判断出了差错,而你尽管受委屈却由始至终没抱怨什么,十分内疚!你骂我几句吧,我都认!"

方晟摆摆手,道:"也没什么。这次公务员招录考试本来就没我的事儿,若非人事局为了考核指标和舆论宣传需要要求工作满一年的大学生村官必须参加,我都懒得报名……只是拜你所赐导致面试一塌糊涂,输得比较难看罢了。"

"别灰心,有实力终会出头,"白警官看看时间,"入选名单公布了?"

"不关心,早就内定的一场游戏,"方晟无心跟她啰嗦,"我等的车快来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白警官却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我送你去三滩镇吧,算是……赔罪。"

"多谢。"

方晟受够了中巴车的颠簸和走走停停上客下客,巴不得有专车相送。昨天被折腾得够呛,这点弥补不算什么,当下毫不客套上了车。

开了一段,白翎似漫不经心道:"昨天抓你的时候,你正跟宣传部赵尧尧通电话,你俩……很熟?"

"你们不是打给她仔细盘问过吗?"方晟道,"快递包裹不送三滩镇,她帮我代收,我定期进城拿。昨天原本约好面试后见面,后来耽搁太久加之我心情很差,等到今天中午她下班才取到手。"

"谁经常寄包裹?赵尧尧为何代收?她可是县府大院出了名的冷天鹅,不管跟谁说话都带冰碴,很骄傲很孤僻。"

"白警官……"

"这会儿是闲聊时刻,别称呼警官。我叫白翎。"

"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你不会感兴趣。"

白翎眼睛扑闪着奇异的光芒:"白警官不感兴趣,但白翎很八卦。"

"我的大学女友在外省工作,不时寄些东西,赵尧尧是她的舍友,充当中转站,就这么简单。"

"噢,我还以为……"

"以为我想泡她?"方晟哑然失笑,"从县城乘坐中巴车到三滩镇要颠簸一个半小时,然后骑摩托车到方塘村又要四十分钟。有一天从县城回去时下大雨,中巴开了两个小时,回村时摩托车半途坏了,我推着车一路不知摔了多少个跟斗,等抵达村部时全身都是烂泥,冻得嘴唇都紫了……你说这种处境适合谈情说爱么?"

白翎默然良久,道:"那你还愿意坚持下去?"

方晟还是微笑,道:"如你所鼓励的,天生我材必有用,有实力终会出头。从某个角度讲,大学生村官接地气,能直接接触到最基层,切切实实体会到书本、新闻、网络里没有的民情。"

"想过改变现状?"

"当自身能力无法左右大局时,只能做好当下的事。"

白翎正待说什么,手机响了,她接听时"咦"了一声,之后侧过脸疑惑地瞅了瞅他,道:"知道最终入选名单吗"

"根本不关心,怎么了?"

她语气更奇怪:"你跟赵尧尧……真的没关系?"

方晟皱眉道:"你果然很八卦,都说了是女朋友的舍友,就算严刑拷打我还这么说。"

白翎轻轻蹙眉,隔了会儿抿嘴一笑:"女朋友的女朋友,关系好复杂呀。不说了,前面拐哪边……"

第2章 人事意外 

第二天上午接到朱正阳电话时,方晟正陪农技站技术员在大棚指导农户进行苗木嫁接。

"我是朱正阳。下午赶紧到人事局乡镇人事科报到,就打这个号码找我。"

"报到?报什么到?"

"你真不知道?我还以为……"朱正阳似乎觉得他在装佯,停顿一下说,"你已通过本次公务员招录考试!快点来吧。"

"啊!"方晟呆住了。

一头雾水赶往县城途中,一位平时来往较密切的镇干事悄悄给他透露了一个细节:昨天下午局党组开会已经通过一份入选名单,没多会儿突然撤回,一小时后再次开会通过新名单,据小道消息唯一变化就是撤下一位镇长的外甥,由方晟取而代之。

到底什么原因导致人事局党组决议被取消,临时替换上自己?方晟不知道,也不清楚天上为何掉馅饼,左思右想不外乎两个可能:一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或许打招呼递条子的太多,安排谁上都得罪人,索性都否决掉,让毫无背景的自己捡个大便宜;二是那位白警官出于愧疚暗中帮忙,不过方晟认为可能性不大,公务员编制可不是闹着玩的,别说小小警官,就是公安局长出面都未必能搞掂,况且白翎误抓自己纯粹出于办案需要,如果一点小瑕疵要卖这么大人情,以后警察别办案了。

回想一年多来在方塘村和村民下田插秧拔草、喷洒农药、围坝清淤的场景;想起睡在四面漏风的农舍里夜里醒来看到床脚盘着条蛇的场景;想起与脱贫户坐在田边逐笔计算收入,憧憬未来的场景;再想到即将获得梦寐以求的公务员编制,顿觉恍然隔世,似乎一切都在梦境似的。

来到人事局乡镇人事科办理了相关手续,得知自己被分配到三滩镇经济发展办公室,这是考虑方晟熟悉那边基本情况就近分配,也符合此次定向到偏远地区的招录原则。

方晟颇为满意,见办公室没其他人便邀请朱正阳吃饭,那天面试被白翎抓上警车后,朱正阳作为领队挺身交涉无果,毅然陪他到公安局作证。方晟一直想找个机会表达谢意。朱正阳正想摸摸他的底细,爽快答应。

出了人事局,难得有心情和时间在街上闲逛,方晟感觉今天阳光格外明朗,街道两侧广告牌都比往日好看。趁着兴头先打电话给父亲报告喜讯,方池宗激动得反复询问,直到方晟念出介绍信编号才相信是真的,乐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值得高兴,接下来便絮絮叨叨叮嘱镇机关跟村委会有本质区别,要注意哪些细节之类。

逛到下班,方晟提前到县府大院对面川菜馆点好酒菜,没多会儿朱正阳便带了几位朋友过来——大都同在行政大院工作,年轻人容易打成一片,说说笑笑好不惬意。

闲聊完热点话题,朱正阳仔细询问三滩镇相关情况,从书记镇长的背景,到镇领导班子相互关系,以及各部门、中心人员设置,还有主要镇办企业、重要产业发展状况等等,细致到每个数据都逐一核实。方晟绝大多数时间泡在方塘村,对镇上的情况不算很了解,被他问得满头大汗。

朋友们不解地说正阳盘问得比书记县长还严呐,都象这样问法,镇长们得统统下课。朱正阳笑而不语,不多解释。

酒至半酣方晟出了趟洗手间,回包厢时迎面与一位高挑秀美,皮肤白皙似雪的女孩碰了个正。

"赵尧尧!"方晟吃惊道,"也参加饭局?"

"晚上加班,领导安排在这儿吃个便饭,"她语气清冷淡然,"下午来报到了?"

"请县府大院里几位朋友喝酒……"方晟略略说明了一下,尤其强调被抓那天朱正阳至始至终陪在身边。

两人正站在走廊说话,朱正阳也出了包厢,由于赵尧尧背对着他,没看清是谁,仗着酒意叫道:

"是不是女朋友啊?来喝杯酒!"

赵尧尧蹙眉回头,与朱正阳四目交错。

"呃……不好意思……"朱正阳顿时认出是县府大院最高傲的公主,平时遇到都不拿正眼看人的,后悔不迭,不该触霉头。

方晟连忙介绍道:"这位是人事局朱干事,就是刚才提到的;这位是……校友,赵尧尧。"

赵尧尧微微颌首,突然出人意料道:"我进去敬一下你的朋友。"

见方晟陪亭亭玉立、孤芳似莲的赵尧尧进来,酒桌上年轻人眼镜碎了一地!

谁不认识宣传部理论科赵尧尧,县府大院一枝花?比天鹅还高傲,平时压根不搭理人,听说县委陈副书记的儿子当众捧着九十九朵玫瑰下跪求婚,她倒是接了过去,然后顺手扔进旁边的垃圾箱!

她居然出面帮方晟敬酒!

直到她仪态万千敬完一圈酒离去,大家还没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紧接着目光齐唰唰扫向方晟。

"是女朋友的……舍友……"方晟费劲地解释道,自己都觉得这层关系挺奇特,也没闹清赵尧尧临时决定敬酒的原因。

女孩子的心思煞是难猜,尤其象赵尧尧这样惜字如金的女孩。

第二天上午方晟坐中巴车回三滩镇党政办公室报到,从大学生村官到公务员,不啻于一次鲤鱼跳龙门,党政办胡主任的态度比以前明显不同,从他进门起一直满脸笑容,好像要弥补以前的冷淡。办完手续后,亲切地陪着方晟来到经发办,介绍给王主任。

在镇级机构设置中,党政办是最重要的部门,同时接受书记镇长领导;第二位就是经发办,镇长直接领导,分管经济的副镇长协助管理,有的镇干脆不设主任,由副镇长兼任。三滩镇原先也是分管经济的黄副镇长兼经发办主任,去年底全县财政所实施竞聘上岗,第一轮笔试就被刷掉,只得转到经发办当主任。

王主任已经五十七岁,离退休一步之遥,雄心壮志早已经磨灭,抱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混日子,因此对方晟还算不错,不仅工作上给予指点,还明里暗里点拨镇领导之间的关系,提醒他别卷入复杂的派别争斗。

三滩镇是海滨小镇,主要产业就是捕捞和海水养殖,工业企业少得可怜,经发办工作量也相对轻松很多,无非汇总各种工业统计表,下岗、再就业和再培训等报表;每季替领导写工作总结和汇报材料,年底制定下年度的经济发展预算计划。

这意味着如果想碌碌无为混个舒服,每个月工作三四天就能完成任务,其他时间尽可以上网打牌下棋玩游戏、炒股、QQ聊天,或者象镇机关很多干部一样利用手里的权力做点小生意,日子也能过得不错。

然而这不是方晟想要的生活。

之前一年大学生村官的经历,一方面如一盆冷水烧熄了方晟大学毕业后的雄心壮志,使他能以务实、平常心思考人生;另一方面通过朝夕相处,方晟对贫困村民产生了特殊的感情,内心产生帮助基层特别是偏远农村摆脱贫困的强烈渴望。他觉得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老百姓真正得到实惠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事,而要实现这个理想,需要脚踏实地一步步从细节做起。

那天晚上朱正阳一步步追问也让方晟触动很大,本以为自己扎根在农村,对农业经济和发展有足够发言权,不料被朱正阳诘问得哑口无言。说明什么?自己不能满足于坐在电脑面前汇总报表、做表面文章,要摸清数据背后的真相,切实掌握最原始的资料。

因此从上班第一天起,方晟就翻出历年档案潜心研究,每周至少有两天时间到镇上各个企业调研,找财务人员、一线工人聊天,三个月里基本将投资额一百万元以上的鱼塘、养殖场跑了一遍。

第四个月的某一天,朱正阳在酒桌上仔细盘问三滩镇情况的谜团终于解开:在新一轮人事调整中,胡主任提拔为镇组织委员,朱正阳空降到三滩镇任党政办副主任主持工作!

无须细问,方晟略一琢磨就明白朱正阳空降的目的:他在乡镇人事科四年了,因为没背景没后台至今还是办事员,机关编制一个萝卜一个坑,人事科科长才四十出头,副科长三十六岁,靠熬资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唯有主动申请支农支贫,空降到偏远落后乡镇解决待遇问题。党政办主任虽然只是股级,但由于其地位的重要性,一般来说如果就地提拔都会优先考虑,乐观的话四至五年没准能弄个副镇长。联想到很多干部宁可降级或调到清闲的部门坐冷板凳,只能说朱正阳走了一步破釜沉舟的硬棋。侧面证明一个血淋淋的事实:在县城没有关系,干得再好也没用。

大概兴趣相投且有共同努力方向的缘故,方晟与朱正阳很谈得来,早晚同进同出,白天有空朱正阳也陪他走访企业,深入养殖户、个体经营户家中串门,了解第一手翔实的资料。晚上则在一起兴致勃勃探讨如何引进外来投资,挖掘海洋和渔业资源振兴三滩镇经济。

一天傍晚两人骑着自行车从振峰紫菜厂回来,刚准备进食堂,远处急驰而来一辆红色本田,正好停在两人面前,降下车窗,竟然是赵尧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wuxia/2019-01-14/170.html

猜你喜欢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12 文章总数
  • 48访问次数
  • 133建站天数
  •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