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正文

【完本.灵异】天眼相师小说在线导读

 小说《天眼相师》已上线,

在微信公众号ID:zqfxiaoshuo【醉清风小说】回复书名:天眼相师
即可阅读全文!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1

半夜十一点。

"喂,是李队长么?"

李向阳听到电话里,有人忽然这么叫自己,还真是意外。

这个外号是在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同学给起的,只是因为自己的名字和抗战电影里的英雄一样。

"恩,我是,请问你是哪位?"李向阳对着电话问道。

"哎呀,老同学,我是李高啊,这样这星期天,我们有个同学聚会,在江海市的昌盛楼,到时候不见不散啊,就先这样。"

还没等李向阳在说话,电话那头却是挂断了。

收起电话,李向阳想了想:"江海市,昌盛楼?明天的工作地点不就是昌盛楼么。"

笑了笑,李向阳从腰间将别着的那把,沾满了鲜血的菜刀拿在了手中。

接着便是直接推开了,蓝天中学的大门走了进去。

此时校园内寂静的有些诡异,忽然传来猫头鹰的叫声,咕咕的挑拨着心脏的跳动。

元月高挂于空中,月光照射在操场上,虽然阴暗,但还可以看清东西。

看着正前方的教学楼,李向阳手中紧握着沾满鲜血的菜刀,径直向着教学楼中走了过去。

从窗户跳入一间教室内,借着从窗户照射进教室的月光,李向阳的目光警惕的在教室中仔细观察了片刻。

接着目光向着教室的门口看去,移步来到门口,伸手活动了一下门把手,没有上锁,门是开着的。

打开教室的门,李向阳抬脚走出了教室。

教室外的走廊中,没有窗户,月光也照射不进来,漆黑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清。

李向阳摸索着在旁边的墙壁上,找到了开关。

"叮!"

开关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非常安静空旷的走廊中,却是响起了回音。

按动了开关,走廊里的灯瞬间全部亮了起来。

走廊中空无一人,只有手中拿着菜刀的李向阳自己。

"滴答……滴答……哗哗哗……"

忽然几声滴答滴答的水滴低落的声音,从水房方向传来,紧接着又是传出了哗哗的流水声,其中还参半着好像是有人在洗衣服一样的声音。

水房距离不远,在走廊的中断位子。

李向阳目光直视着水房的门口,抬起脚轻轻的落地,小心翼翼的向着水房走去。

距离水房越近,一种寒冷的感觉就是越强烈。

嗲哒!

在李向阳再次迈出的一步,刚落地的时候,脚下传来了一声声响。

低头看去,脚下全是水,自己这一脚正好踩到了,从水房中流出来的水里面。

"看来已经发现我了。"

想到这里,李向阳加速向前来到了水房门口,将菜刀背在身后。

抬脚"咣当~!"一声便是将水房的门给踹开了。

水房中,此时站着一个人,一个穿着长身睡衣,看身材年龄应该不是很大的女孩,正背对着李向阳,站在水槽边上,低着头正在洗着什么。

"干嘛呢?"李向阳紧皱着眉头突然问道。

那女孩没有半句回答。

"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走吧。"李向阳又道。

那女孩还是没有半句回答,只是一直低着头洗着什么,水槽里面的水满了,溢了出来流了一地。

"差不多行了啊,我是这里的校长请来的,你不走我交不了差,别弄得大家都难看还不好?"李向阳这时将手中的菜刀拿了出来。

"我还没洗完……"女孩拖着长音,阴沉沉的说道。

"你洗什么?"李向阳皱眉问道。

一直都没停下的女孩,这时却停了下来,身体缓缓的转了过来。

就在她转到一半的时候,李向阳便是看到,这女孩并不是低着头,而是她的头根本就没有长在脖子上。

手中捧着的一个圆不隆冬的东西,才是女孩的头,头发湿漉漉的,不断的向着地下滴着水。

在被长发半遮掩的,那一张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正看着李向阳诡异的笑着。

原来这是一只鬼,一只正在洗头的鬼。

若是一般人见到这番场景,恐怕早就已经吓晕了过去,可李向阳却是没有。

李向阳点了点头,"噢,你是在洗头,洗没洗完,洗完了就跟我走吧。"

"你不怕我?"女鬼声音阴沉的问道。

"怕你做什么,速度点,跟我走吧,顶多过两天我烧个一瓶飘柔给你。"李向阳有些不耐烦的道。

"啊~!"

突然一声刺耳的叫声从那只头上的嘴巴里传出。

紧接着只见那只头,向着站在门口的李向阳飞射了过来。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刀。"说话间李向阳手中菜刀举起。

唰~!

菜刀猛的劈下。

"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菜刀砍进了鬼头中,竟然卡住了,黑色的带着一股刺鼻的臭味的血液喷了出来。

接着鬼头在半空,胡乱的飞舞,想要挣脱头上的菜刀。

而同时水房中的女鬼的身体,挥舞着手臂向着,李向阳冲来。

"你个混蛋,不听劝。"李向阳双手握着刀柄,将头按在地上,用脚踩住鬼头,用力将菜刀拔了出来。

一脚大力抽射,直接将鬼头踢向了走廊尽头。

紧接着回头,手拎着菜刀,便狠狠的向着正想自己冲来的女鬼的身体砍去。

"不听劝,老子叫你不听劝,不听劝……"

一顿猛砍,将女鬼的四肢全部砍掉。

随后快速从兜里拿出来了几张黄符,贴在了四肢上和身体上。

只见那四肢本来还在扭动着,正要和身体从新结合,被贴上黄符之后,就一动不动的定在了那里。

"啊……"

一声慎人的刺耳叫声,从走廊尽头传来。

李向阳转头看去,只见那颗鬼头,像是皮球一样,正快速的向着自己这边滚了过来。

"诶呀,你还不听劝是不是。"

李向阳做了个俯冲的姿势,突然后脚发力,冲了出去,紧接着抬腿又是一脚抽射。

嗖……

正中那颗鬼头,直接将鬼头踢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了墙上。

"啊……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菜刀怎么可能伤到我。"

"既然你发问了,老子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本小爷,姓李,名向阳,乃麻衣门第一百零八代掌门是也!"

接着李向阳又道:"在奉劝你一句,不要反抗,我的菜刀是沾了公鸡血的,剁你跟剁菜一样。"

"我没有害过人,你放过我吧。"女鬼求饶道。

这时李向阳冲上衣口袋里拿出来了一叠冥币,说道:"你是没害过人,但你吓人了,尘归尘土归土,到你该去的地方去吧。"

说完李向阳将冥币抛向半空,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冥钱开路,阴门大开,上路吧~~!"

当所有冥币落地之时,只见地上散落的四肢与身体头颅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咣当~!

将菜刀丢在地上,李向阳转身向着来时跳的窗户,所在的那件教室方向走去,"放心吧,飘柔我会烧给你的。"

2

江海市。

李向阳背着一个旅行包,从江海市火车站下了车,便是直接打车来到了昌盛楼。

"我赚钱啦,赚钱啦,赚钱啦……"电话铃声响起。

"喂,哦,我刚到,就在你们酒楼门口,好,只要钱到位,一切都不是事,那就这样!"

电话挂断。

很快便是见到一个厨师打扮的胖子,从昌盛楼里走了出来。

来到李向阳身前,打量了一番,"你就是李大师?"

"呵呵,我可还年轻,叫大师有点不合适,叫我小李就行!"李向阳笑着说道。

"哈哈,那好,就叫你小李,我们老板都吩咐我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走我们进去说。"胖厨师笑着说道。

"我会的,我的工作在晚上,我的朋友今天在你们这里定了位子,现在这个时间差不多该到了,我去赴约,东西麻烦你先帮我保管着吧。"李向阳说道。

"好,没问题!"胖厨师点头道。

随后李向阳便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李高的电话。

"喂,李高,我这已经到了昌盛楼,你们在那个房间?"

"302,喂,是302啊,快点啊,你小子上学迟到,同学会还迟到。"

电话挂了后,李向阳乘坐着电梯来到了三楼302包间。

站在包间门口便就能听到,包间内传出的熙熙攘攘的吵闹声。

咚咚咚……

李向阳敲了几下房门,却是没人理睬。

看来还是里面声音太大,可能是没人听到自己的声音。

伸手将门打开,顿时屋内传出的吵杂声几乎有些震耳,可当所有人看到李向阳站在门口的时候,都是一愣,安静了下来。

"诶呦喂,这谁呀谁是,这不是我们的李队长么!"说话的是李高,因为是同姓两人在上学的时候关系倒是相处的不错。

李高来到门口,一把就是将李向阳拉进了包间内,"大家还认识吧,认识吧,我们的李队长,这么多年不见,可比以前帅多了嘿!"

这时坐在门口的一个女孩站起来笑道:"哈哈,当然不能忘了,你们还记得吧,队长当年和我们的校花张小贺,可是轰动了全校的呀!"

提到张小贺,李向阳的目光一亮,抬头看去,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女孩,那不正是当年的张小贺。

再次看到张小贺,当年的风华正茂,当年的青春靓丽,却是完全看不见了。

两人眼神对视,李向阳流露出的是激动与喜悦,可张小贺的眼神却黯淡无光,就好像看到了陌生人一样。

当年的种种山盟海誓,竟然在此刻完全消失。

想到这里,李向阳竟然是有些恨,恨自己的职业,恨自己的家族,恨自己的使命。

当年若不是自己,要继承麻衣门掌门的衣钵,两人也不会分开,若是不分开,说不定现已经在一起了,可无奈麻衣门的道法需要处男之身,方可发挥到极致,任何鬼怪都要忌惮。

两人对望了片刻,张小贺有意避开了李向阳的眼神,在加上一旁的老同学起哄,气氛更加活跃了起来。

"诶,李队长,这两年你跑哪去了,老弟我找你一次可太不容易了,给兄弟说说最近发展的怎么样干什么呢?"李高端着一只倒满酒的被子过来问道。

"呵呵,我啊做清洁的!"李向阳笑着回答道。

心里想着,总不能说自己是抓鬼的吧。

"来,李队长,这是我的名片,您笑纳!"这时只见从张小贺身旁站起一个男子来,笑呵呵的将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男子虽然是笑呵呵的,但那眼神仿佛是要吃了李向阳一般。

幸亏他是个人,若是鬼这么看李向阳,李向阳早就一拳打他个魂飞魄散了。

李向阳微笑着起身,双手将名片接了过来,看着名片上写着,华东集团副董事赵文博,"诶呦,兄弟混的不错啊,居然是董事长,你好!"

这时赵文博伸出手来,和李向阳客客气气的说道:"你也好。"

李向阳礼貌的将手伸出,握了个手。

可两人的手刚握在一起,李向阳便知感觉到,这个叫赵文博的对自己的敌意不浅啊,手一直在用力捏着自己的手,劲还不小。

但是李向阳是什么人,鬼都不怕,怎么会怕他。

在这么多老同学的面前,也不好弄的太不好看,所以李向阳也没和他计较,没有用力,任由他捏。

赵文博看着李向阳,脸色不变,丝毫没有痛苦的样子,在加上两人握手的时间也够长了,在这么下去也不太好看,赵文博笑着把手松开了。

李向阳坐下,低声问道:"这小子谁呀,记忆中怎么没有这么个同学?"

身旁李高听到后,便拉着李向阳转过身去,在耳边低声说道:"队长,你还不知道吧,这小子是张小贺的老公,他可不得了,华东集团的副总裁,他爸爸是总裁,家里有的是钱。"

"张小贺结婚了?"李向阳第一反应显示一愣,随后摆手道:"关我鸟事。"

"呵呵,也是。"李高点了点头说道。

这时对面一个女生,站起身来,用汤匙敲了敲酒杯说道:"大家静一静啊,还记得不,咱们李队长,上学的时候那最拿手的只有两件事,第一!"

所有人齐声喊道:"泡妞!"

那女生笑着道:"对,因为他泡上了我们的校花,那第二呢!"

"讲鬼故事!"所有人再次又答道。

那女生笑着道:"没错,队长将的那鬼故事,那可是无敌了,怎么样要不现在就让李队长给我们讲一个?"

"好~!!"

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叫起好来。

看着他们李向阳一阵苦笑,上学的时候讲的那些,可都是真的,是从小和爷爷做鬼的时候的事。

本来李向阳不想讲,可当目光看到张小贺的时候,却发现他眼神中仿佛有一些期待,嘴角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还记得和张小贺谈恋爱的时候,就因为一个鬼故事,将张小贺吓的钻进了自己的怀里。

一个鬼故事,对两人来说,其中包含着太多的美好回忆。

"那好,我就将一个,给大家助助兴!"李向阳笑着道。

3

这时一旁李高起身说道:"快把窗帘拉上,天黑听鬼故事才最有感觉!"

"故事开始!"

老王,是个烂赌棍,平时输了钱,就爱喝点小酒。

这天,老王在外面玩了一夜,输了不少钱,喝了点酒,回家老婆不愿意,于是就吵了起来。

吵了没几句。

一夜没睡的老王,在加上喝了点酒,于是躺在炕上就睡着了。

媳妇生气,打了包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当老王在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心想这不行啊,媳妇跑回娘家了,孩子也带走了,自己得去接回来啊。

于是呢,老王就着急忙慌的出了家门。

媳妇的娘家,在山的那头,要去必须翻过一道岭。

月黑风高的,这风呼呼的刮,一旁的树木哗啦啦的响。

走在半山腰,老王是在怕的不行了,于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白酒,拿了出来猛喝了几口壮壮胆。

来到山顶,翻过山,刚要下山的时候,看着不远,隐隐约约的有些亮光。

揉了揉双眼,老王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妈呀,不会是有那什么吧?

心提到了嗓子眼,小心的在向前走了一些,才看清。

噢,原来是个窝棚,里面挂着一盏油灯,真的是灯光,里面还坐着三个人。

老王正要走,这时只听窝棚里一个人,冲着老王招手喊道:"喂,大兄弟,这么晚了,你这是去哪呢?"

老王停下脚步,笑了笑:"噢,下山走个亲亲。"

"都这么晚了,下山的路不好走啊,不摔着,来快过来,进窝棚里坐会,喝点热水,这北风也够冷的。"

老王看了看周围,紧了紧衣服,的确,这小北风挂的是挺冷。

好吧,老王心想喝点热水也行,竟喝酒了胃也烧得慌。

走进了窝棚,刚坐下,老王来了精神,他看到啊,在窝棚里,竟然还摆放着一个麻将桌。

这三个人,竟然在打麻将。

看着三人年纪也都不大,和自己差不多,老王笑着问了句:"三位兄弟,这三个人也能打麻将啊?"

"我们不就是在等你么,来三缺一,你顶个人!"

"我还要赶路呢。"老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麻将牌,说道。

"这大黑天啊,你赶什么路,玩一会天亮再走吧。"

呼呼~!!

听着外面风是越来越大,看着外面漆黑一片,老王心想也是,天亮再走也行。

于是老王就坐下了。

玩了一圈,这老王的手气,那不是一般的好,要什么牌来什么牌,可赢了不少钱,这势头看来天亮了老王都不一定愿意走。

咣当~!

手里的一张牌掉在了地上,老王弯腰去捡牌。

可这一捡牌不要紧,竟然是发现,这桌子底下,那三个人竟然没有脚。

一下子,老王感觉到背后冷声嗖嗖的,全身汗毛直立,在向上看又是发现,这三个人都没有下巴。

这一下老王害怕了,看来自己真的是遇到鬼了。

嘴巴一张一合,咽了咽口水,老王突然起身,声音颤颤悠悠的道:"我,我去尿泡尿。"

没等三人说话,老王转身快步走出了窝棚,走出十步,二十步,不敢回头,撒腿就跑。

一直跑,一直跑,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只知道跑。

老王好不容易跑到了山下,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实在是跑不动了。

这时候天也有些蒙蒙亮了,从前面走来了一位老头,来到老王面前看了看问了句:"你干什么的?"

老王吓的浑身一哆嗦,没有先抬头看,眼睛先是看了看,老头有没有双腿。

一看之下,老头有腿,这下老王才放下心来,有腿那就不是鬼了。

老王低着头说道:"大,大爷,我刚才在山上遇到了鬼了。"

老头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鬼的呀?"

老王喘息着道:"他们没下巴啊。"

这时老头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老王的头发,"你看我有下巴么?"

整个包间内,听到李向阳最后这一声,"你看我有下巴?"所有人全都一惊,双眼猛睁,手心湿漉漉的出了不少汗。

讲完了故事,李向阳的目光在张小贺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微微的一笑。

只见那张小贺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默契。

这个故事正是,当年李向阳追张小贺的时候第一次约会讲过的。

通过这个故事,张小贺忽然又想起了当年的一些事。

赵文博看着李向阳与张小贺眉来眼去的,顿时有些恼火,狠狠的瞪了张小贺一眼,"想什么呢,过去的,那就是过去了,在幻想也没有用。"

被这么一瞪,张小贺一惊,看着好像非常害怕这个赵文博,立刻将目光移开,低下了头。

这时赵文博,又是拿起一杯酒,起身来到李向阳身旁,笑着道:"来,兄弟随我们不是同学,但你老婆和你是,还有过一段那个叫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为了这份感情,来我们干一杯。"

听着这句话,那么刺耳,那么的不爽。

李向阳转头看向张小贺,此时只是低着头,吃着碗里的菜。

看来这混蛋平时没少欺负小贺。

李向阳顿时火气也上来了,但没有表现出来,端起酒杯微笑着道:"是啊,这段感情值得喝一杯,来干了!"

说完李向阳一口便是将酒干了。

这边赵文博刚喝完酒,李向阳突然道:"别动。"

所有人都是一愣,目光向着这边看来。

赵文博也是一愣,看着李向阳的手伸向自己头部,但心里暗道:你还能拿我怎么样,这么多人看着,你敢动我试试。

李向阳没动他,只是一下从赵文博的头上,揪下来了一根头发,"白头发,诶呀呀,未老先衰啊。"

赵文博一愣,接着一把将李向阳推开,怒道:"你才有白头发呢。"

"噢,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眼花了,你看喝了点酒,眼睛还不行了,我去下洗手间啊!"说着李向阳转身便向着包间外走了出去。

李高立刻起身也跟了出去,拉住李向阳说道:"队长你没事吧?你的酒量没这么差吧?"

李向阳微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向洗手间收取。

身后李高又道:"我们没请他,是他自己硬跟着小贺来的,没办法,总不能不给小贺面子吧。"

4

"没事,我去洗手间。"说完李向阳转身便走进了洗手间。

将洗手间的门关上,李向阳笑道:"嘿嘿,没事才怪,老子是什么人,有仇必报,你特么的还敢瞪小贺,还欺负小贺。"

说着李向阳便是将,刚刚在赵文博脑袋上拔下的那根头发拿了出来,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掌黄纸符,将头发抱在了黄纸符里面,折叠了起来。

随后将黄纸符放入了自己口中,双目紧闭,口中叽噜咕噜的念叨了一阵,随后双眼猛的再次睁开,顿时一道金光从眼中闪烁而出。

同一时间,还在包间内,坐在张小贺旁边的赵文博,突然站起身来,面向张小贺,双眼发直的看着张小贺,突然跪在了地上。

两只手抬起,啪啪啪……的打着自己的嘴巴,口中不断的说着:"小贺我错了,小贺我错了,小贺我错了……"

瞬间全场都惊呆了。

张小贺更是被吓的不行,立刻起身躲开,其他人也都是立刻躲避到了墙角。

这时赵文博又转向躲开的张小贺,当当当……一个劲的磕起头来,而且一个头比一个头磕的响。

口中还是不断的念叨着,"小贺我错了,小贺我错了,小贺我错了……"

"他,他是不是撞邪了?"李高吞吞吐吐的说了句。

听到李高的话,不知道哪位女同学,突然大喊了一句:"鬼啊~!"

顿时所有人吓的打开门,立刻冲出了包间。

这时正好遇到经过的胖厨师,听到他们喊有鬼,胖厨师吓的脸一下就白了,大喊了一句,"妈呀,白天怎么也出来了。"

听到这一声,所有人吓的立刻向着楼下跑去。

只留下赵文博还在包间里一直跪着,此时他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听到外面的喊叫,回想起刚刚自己做的事情,在加上此时自己跪着居然无法起身。

"呜呜呜……救命啊,求求你们谁救救我啊,鬼大哥,别害我啊,你要多少钱我都给。"吓的那赵文博当场哭了起来。

看着差不都了,李向阳,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探头向着包间里看了一眼,故意装作被吓了一跳的样子,转身就要逃。

"队长,队长大哥,队长救救我,队长救救啊……"赵文博一时想不起李向阳的名字,自己的外号叫队长,于是不停的喊着救命。

李向阳装作非常害怕的样子不敢进屋,在外面喊道:"你被鬼缠住了,快,快点用内裤套在头上,不然就完了。"

说完李向阳转身便跑的没影了。

同学们见李向阳还没出来,于是都等在酒楼门口。

李向阳刚下了楼,这时突然只见从他身后,赵文博裸露着下体,头上戴着内裤,从楼梯口飞冲了下来,来到楼下也没有停下的意思,直接冲出酒楼,向着远处跑去,一路上引来尖叫连连。

"这,这小子疯了吧?"李高呆呆的道。

张小贺目光在李向阳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转身便是向着赵文博跑去的方向追去。

就在大家还在门口议论的时候,昌盛楼的人在李向阳的吩咐下,将他们遗落在包间内的物品全部拿了出来。

"那里有什么鬼,好好的同学聚会被那小子,搞砸了,这样我们再去找个KTV高歌一曲怎么样?"李高已建议道。

听到李高的建议,意犹未尽的同学们都表示同意。

李高准备结账的时候,那胖厨师急忙拦了下来,一脸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让各位受惊了,既然大家都是李师傅的同学,这单就免了吧!"

所有人都是一愣,将目光移向李向阳,李高笑道:"诶哟我的天,咱们队长这么大面子么,一万多块的单,说免就给免了?"

胖厨师笑呵呵的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

随后胖厨师来到李向阳身前,说道:"李师傅,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去忙了!"

"多谢!"李向阳点了点头说道。

李高立刻上前,搂着李向阳笑着说道:"队长,行啊你,这昌盛楼你也认识,不过话说回来,你搞清洁的,面子还真大!"

李向阳哭笑了笑,"有一点交情而已!"

之后所有人去K歌,李向阳没有跟着去,而是回到酒楼中,找了个地方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好开工。

回到酒楼,李向阳找了个地方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这时酒楼的一个服务员,找到了李向阳,"李师傅,包间内我们找到了这个,您看看是不是您的那个同学遗落的。"

东西是一枚戒指。

李向阳接过来一看,便是认了出来,这是几年前,自己亲手送给张小贺的,虽然是假的,但当时张小贺非常的喜欢。

"谢谢,是我同学的。"李向阳点了点头说道。

接着睡觉,李向阳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李师傅,给您准备了一些饭菜,也不知合不合您的胃口!"胖厨师笑着说道。

李向阳看了看时间,说道:"今天早点关门吧,天黑好办事。"

"好嘞,我这就去告诉他们。"胖厨师点头走了出去。

转眼天色便是黑暗了下来,夜晚昌盛楼外,热闹非凡,因为是紧挨着夜市所以来往的人特别多。

"你怎么还不走?"李向阳看着那胖厨师问了句。

胖厨师用手抓了抓头,憨笑着道:"嘿嘿,李师傅,老板专门吩咐我留下来协助您的!"

"呵呵,那要是出了事,你可不要怪我。"李向阳微笑着说道。

"李大师,您别开玩笑,能出什么事,您可是专家,有您在我不怕。"胖厨师笑的非常不自然的说道。

"去,把大门关上,卷帘门拉下来。"

"诶,好嘞!"

一切准备就绪,两人躲在吧台里面,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等了好一阵子,胖厨师问道:"李师傅,是不是我们准备的太早了点啊,以前可都是九点以后那东西才出来的,此案在才七点噢。"

"你懂什么,九点之前酒楼里人多,阳气旺,他当然不敢出来,现在没人了,阳气自然淡了下来,等着吧。"李向阳低声解释道。

当啷~!

这边话音刚落,一震阴风吹起,将挂在门口的风铃脆响。

使用微信看的朋友,可以点击右上角,在弹出的菜单里点收藏或分享到朋友圈!

【点击加入书架】

5

"来了。"

紧接着传来座椅挪动的声音,一股冰冷的气息传来。

"大师,怎么这么冷啊?"胖厨师战战兢兢的问道。

李向阳紧皱着双眉,低声严肃的说道:"看来这东西不简单,好重的阴气,阴气重你才会觉得冷。"

说完,李向阳慢慢的将头从柜台里探了出来,只见一个老头,手里拉着一个破麻袋,从酒楼的大厅,一瘸一拐的向着厨房方向走去。

"哇,好臭啊,怎么这么臭?"胖厨师立刻捂着鼻子说道。

"已经来了。"李向阳低声道。

"在哪?"胖厨师立刻探出头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是看不到的,把这东西滴进眼睛里,你在看看。"说着李向阳便是将一瓶眼药水递给了胖厨师。

胖厨师接过眼药水,想也没想直接滴在了眼睛里,随后便是感觉到双眼一阵温热的感觉传来。

"李师傅,这是什么东西,眼睛好热啊。"

李向阳微微一笑,"你不是想看么,那是牛眼泪,现在你能看到了,自己来看看吧!"

听到李向阳的话,胖厨师一愣,随后小心翼翼的将头探出。

一看之下,胖厨师一惊,立刻将头缩了回去,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怎么是他。"

李向阳回身低声问道:"你认识?"

只见那胖厨师,满头大汗忙点了点头,说道:"认识,噢,不不不,不认识,只是,只是,见过。"

"到底怎么回事??"李向阳皱眉问道。

胖厨师想了想,低声说道:"这老人,以前天天在我们后巷捡剩菜吃,半年前忽然就死了。"

"走,去厨房了。"低声说了句,李向阳便跟着轻手轻脚的向着厨房走去。

来到厨房,只见那老头拖着麻袋,在厨房里不停的转悠,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大师,这家伙再找什么呢?"胖厨师双眼警惕的盯着,小声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他那麻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李向阳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麻袋,在想着到底装着什么呢?

"喂,去引开他的注意力,我去将麻袋抢过来看看。"李向阳低声说道。

"大师,这样不好吧?您是大师,直接把他摆平不就行了。"胖厨师一脸紧张的问道。

李向阳摇了摇头说道:"这鬼没有怨气,更没有邪气,只是一只普通的还没有去投胎的鬼,若是直接收了,会给自己造阴债,迟早要还的。"

"看样子他应该是还有心愿未了,帮他了了心愿就行了,看到那个麻袋了没有,答案应该就在里面。"

"抢过来看看?"胖厨师小声问道。

"既然是未了的心愿,那就是唯一的寄托,硬抢的话这家伙发起怒来,很容易变成凶灵,只能智取。"李向阳低声又道。

"那我们怎么办?"胖厨师小声问道。

"去,他不是常常捡食你们酒楼的东西么,那应该很喜欢你做的菜,出去就当做看不到他,去炒一盘你最拿手的菜吸引他的注意。"李向阳说道。

"这……这样,不好吧?"胖厨师满头的冷汗,声音发颤的道。

"出去吧你。"说着李向阳一把便是将那胖厨师推了出去。

"啊……"

只见那老头,见到胖厨师后,立刻转头看了过来,发出了一声低吼。

胖厨师吓的两腿发软直哆嗦,"大,大,大师,完了,他看着我呢,我怎么办啊?"

"有我在,你不会有事,你只要当做你什么都看不见就行了。"一边说着,李向阳又是立刻将兜里的一掌黄符纸拿了出来,丢给了胖厨师。

"这,这东西管用么?"胖厨师有些质疑的问道。

"少废话,去,照我说的做。"李向阳脸色一冷。

胖厨师点了点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随后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

咕噜,吞了一口口水,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来到厨灶前,胖厨师果然是专业大厨,伸手将一旁的剩余的材料拿了出来,点燃灶台,立刻开始翻炒起来。

看着那翻炒的工夫,若是论等级的话,应该好李向阳捉鬼的功夫是同级。

很快香味便是飘了出来,只见那老头双眼直勾勾的望着炉灶上正在翻炒的菜肴,却是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整个小心翼翼的靠近他的麻袋。

李向阳来到,老鬼身后趴在地上,从怀中拔出一把匕首,缠绕上黄符纸,随后在老鬼的麻袋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李向阳看到麻袋中的东西后,一愣:"怎么会是……?"

 

 
 
 
文章篇幅有限,就发到这里啦。
微信搜索公众号“ zqfxiaoshuo ”关注“醉清风小说”回复书名:天眼相师 即可阅读全文。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qihuan.xuanhuan/2019-06-09/525.html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310 文章总数
  • 4524访问次数
  • 157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