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极品冷艳女老板,极品冷艳女老板全文无广告阅读,极品冷艳女老板by孤狼

新书上线!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小说《极品冷艳女老板》已上线,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极品冷艳女老板》阅读全篇~~~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1章初见动情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美女就在你手边,你却不能染指。

 

在去房管局上班后的第一天晚上,张文浩上网织了这么一条围脖。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对张文浩来说,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他走进房管局成了一名吃皇粮的人,这一天,他遇到了他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女人——何丽娜。

何丽娜,何副局长,房管局的二把手。

"小张,会不会开车啊?"上班的第一天,张文浩被办公室主任李林叫进了办公室。

"会,会,主任,我已经有五年驾龄了。"张文浩忙不迭的点头,他明白主任这话的意思,开车,这可是一个油水十足的工作,不知道有多少人争着抢着要干呢,听主任话里的意思,估计是要给自己安排这样一个活计。

奶奶的,太他妈爽了,我老张上辈子积了什么福,上天怎么就对这么眷顾呢!

"何局长的司机年纪大了,不想再干这伺候人的活,你先开一下,如果合适就留下。"李林看一眼张文浩。

张文浩赶紧收起自己怪异的笑容:"多谢主任栽培,我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什么恩什么德。"李林敲一下张文浩的头"以后少在我面前来这个,我跟你叔是多年的老关系了,你小子,少在我面前耍滑头,走,我领你去见见何局长。"

"是"张文浩来了一个标准的立正。

"一会就这样精神着点,争取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李林拍了拍张文浩的肩膀。

进到何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张文浩才知道了什么叫红颜祸水。

当何丽娜抬起头的时候,他竟然忘记了叫何局长,眼睛只是紧紧的盯着何局长那摄人心魂的美目,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女人,竟然可以长得这么漂亮。

"何局,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小张。"李林用力拉一把张文浩。

"何局长好。"张文浩赶紧回过神来,这第一次见面就被认定为色狗可就坏了。

"张文浩,退伍兵?"何局长一双美目扫过张文浩。

"是,当了几年兵。"张文浩响亮的说到。

"嗯,知道了,准备一下吧,一会我们去市里。"说完这话,何丽娜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李林知道,这是领导给自己下了逐客令。

"这是车钥匙,赶紧去检查一下车子。"叫上张文浩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李林在抽屉里拿出车子的钥匙。

"是"张文浩不敢怠慢,这可是第一次出车,一定得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

"小张"张文浩刚刚拉开门想出去,又被李林给叫住了。

"李叔,啥事?"张文浩纳闷的回过身。

"小张,那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动不得。"李林的话让张文浩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表现的也太不给力了,刚刚的小动作全被人家尽收眼底了。

"李叔,我记住了。"张文浩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李林冲张文浩摆摆手,心中却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此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直到多年之后,他才知晓了答案,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行驶证,手盒里装着呢,油,满着呢!机油、防冻液的显示刻度都在最佳状态,制动,没有问题,灯光、喇叭,一切正常,轮胎气压,足足的。

检查了一通,张文浩又拿上车里的保温壶打了一壶热水,这才打着车子来到门口的位置候着。

时间不长,何丽娜拿着自己的手包下来了,张文浩赶紧把车子靠了上去,看了看位置,张文浩径自得意了一把,这车子停的,领导一伸手就是副驾驶的把手。

张文浩不知道,他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部队上的时候,领导大都喜欢坐副驾驶的位置,但是,地方上的领导那都是喜欢坐到后面的,尤其是副驾驶后面那个位置。

据说,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天公不作美,车子刚刚驶上高速便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开雨刷器,机械的清扫着前车窗上的雨水,张文浩游刃有余的握着方向盘,用他自己的话来讲,他已经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了,开车,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要知道,自己那可是跑过戈壁滩的。

处于对自己驾驶技术的绝对信赖,张文浩不时地通过后视镜偷瞧坐在后座上的何副局长,她正轻皱眉头抱臂思索着什么。

何丽娜一直都是这样,不管谁开车,她从来不会坐到副驾驶座位上。她高傲的让人难以接近。她的美丽和她的事业,注定了她的高度。注定了,一个小小的司机,不可能和她有并肩而坐的机会。

她皱眉的样子,很好看。张文浩一直以为,女人笑起来最好看,直到今天见到何副局长,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审美错误。

后视镜中,何丽娜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呦’了一声。

很细微的一声,却牵动了张文浩所有的神经。他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何局长,不舒服?"

何丽娜直了直身子,挪动了一下身子,右手仍然捂在腹部,左手轻盈一挥:"开好你的车,我没事!"

张文浩没再多问,因为他怀疑她也许是来了那个。

车子继续前行,但何丽娜脸上的痛苦指数,却一再提高。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如果不是特别的痛苦,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张浩甚至发现,她的脸上竟然疼出了冷汗!在张文浩的潜意识当中,女人即使来了那个,也不至于疼到这种程度吧?因此他推翻了刚才的荒唐猜测,意识到她很可能是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领导身体出现了问题,张文浩自是不敢再炫耀自己的车技,集中思想,双手紧握方向盘,右脚用力踩了一下油门,仪表盘上的指针嗖的一下就到了180的位置上。

对于一辆1.8T的大众帕萨特来说,跑个二百那都是轻松加愉快的,但是,张文浩没有这么做,安全,在什么情况下那都是第一位的,这是张文浩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车子飞一样的前行,何丽娜脸上的痛苦指数也在不断的升高,这,着实牵动着张文浩的神经线,咬了咬牙,张文浩的右脚又用了一点力:妈的,今天拼了!

第2章流氓
"找个地方停车。"何丽娜眉头紧皱着说到。

 

"何局长,这可是高速公路,不是说停就停的,如果强行停车可是要出事的,万一出事那就是大事啊!"张文浩结结巴巴的说道"要不您再坚持一会,我看看前面有没有服务区什么的,这高速上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服务区的。"

说什么来什么,不远处的一块指示牌映入张文浩的眼帘,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张文浩的心又陷入了冰窟。

最近的服务区还有四十公里,四十公里,啥事都耽误了,还要,下面还写有一个出口,距离这个地方十四公里。

这个地方虽然张文浩没有来过,但是,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下去就行。

车子又飞驰了五六分钟,张文浩将车子速度减下来,一拐方向盘,下了高速,开进旁边一条道上,开着开着,张浩发现这竟然是荒郊野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人毛都看不到。

"这会能停车了吗?"后面的何丽娜虚弱的问道,料想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待到张文浩踩下刹车,何丽娜不顾一切的打开车门,朝荒郊野外狂奔而去……

何丽娜并没有跑多远,可能是真的来不及了。她在距车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小土丘,立刻藏在了土丘的后面。

张文浩忍住笑意,掏出香烟,点燃了边抽边等。

张文浩心想:上天咋就这么眷顾自己,刚刚接触的第一天就给自己创造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偶发事件,经过此事后,这何局长该如何面对自己?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如此失态,想来应该是第一次吧!

如果她不在乎也就罢了,如果她属于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那自己以后的日子......想到这,张文浩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唉,头痛啊!

看来自己得从今往后加倍小心了,那种日子不好受啊!最好明天就提出不要给她开车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过着非人的生活。

张文浩转念又想:"为什么我要主动辞去这工作,这种事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是她自己身体不舒服造成的好不好?再说了,万一人家局长肚里能行船呢!"

但张文浩马上有否决了这个想法,心想:没有女人喜欢自己在男人面前受窘,尤其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还是领导,她肯定会把这事深深的记在心底的,说不定就会在以后的工作中给自己小鞋穿,如果真是那样,别说是想凭借着司机这职业搞点外快了,能不能继续在司机班呆下去都是一回事,说不定,她还会千方百计地来想办法让自己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如果真是那样.......

张文浩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何丽娜放到后座上的手机忽然唱起歌来,是有电话来了,本来张浩还不想管,任由它自己停下来好了,但手机却百屈不挠的想着,没完没了,张文浩只好改变想法,伸手拿过何丽娜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名字:萧市长。

乖乖,这也太离谱了,一个常务副市长竟然会直接跟一个房管局的副局长打电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现实不允许张文浩胡思乱想的太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肖市长应该就是市政府的常务副市长萧远山,领导的电话自是不能耽搁,张文浩摁下车窗冲土丘那边高声喊道:"何局长,电话,萧市长的。"

等了一会,土丘那边却没有反应。

张文浩再次喊道:"是萧市长打来的。"

这次,土丘那边终于有了反应,何丽娜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不接!"

"可它一直在响,都好长时间了。"

"不要管它,还有,你不要跟我讲话,我现在......我........"何丽娜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张文浩忍不住笑起来,这何局长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态啊,也是怕别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何局长的这吩咐,张文浩就不再理会那意志坚定的手机,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闲来无事,张文浩拿出手机找到自己电子书看起来,突然土丘那边传来何丽娜的喊声:"小张!"

"啊"张文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何局,您叫我?"

何丽娜的声音低了八度:"我包里有面巾纸,你……你帮我拿一下。"

张文浩这才想起,刚刚何丽娜只顾着急冲冲的跑出去了,貌似什么也没有带上,这荒郊野外的,又下着小雨,拿什么擦……擦那什么。

张文浩急急火火的拉开何丽娜的包,首先映入眼帘的东西吓了他一跳:上帝,何局长的包包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东,难道她时刻准备着做那啥?

"轰"热血涌上张文浩的脑袋,他甚至在想象何局长被别人压在身下的样子,别看表面上冷若冰霜,说不定骨子里比谁都火热呢,再联想到刚刚那个电话,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张文浩的脑海中成立,说不定何局长这次去市里就是为了跟那个什么萧市长做那啥呢!

没来由的一阵嫉妒,张文浩胡乱的扒拉了一阵子,总算找到了一包面巾纸,这个时候,土丘那边又传来何丽娜不耐烦的声音:"小张,找到没有?"

此刻的何丽娜,完全忘记了自己包包里的那个东西会被张文浩看到了,一心只想着赶紧擦干净那啥回到车上,这雨虽然下的不大,可是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也不是什么好滋味!尤其是这会儿自己又虚弱的很,总觉得两腿都在打颤。

张文浩拿上面巾纸下车向土丘走去,走出车子才发现,外面竟然刮起了大风,而且雨点也比刚才密集了,吹打在身上还真有点凉。

用力裹了裹外套,张文浩顶着风向土丘方向走,忽然,一个很龌龊的想法涌入张文浩的脑海:这会风这么大,又下着雨,这何丽娜蹲在那里半天了,可怜会不会给冻坏了?

 

第3章她哭了
想到这里,张文浩哈哈大笑,暗道:自己本来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龌龊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卑鄙无耻的坏念头冒出来,止又止不住呢?难道就因为面前的是一位大美女?

 

刚走了几步,不知道是不是何丽娜听到了张文浩的声音,土丘后面传来一声大喝:"站住,别过来,站在那里不许动。"

张文浩停下脚步,忍住笑:"何局,您不让我过去,这纸怎么给你?"

何丽娜此时哪里还有局长的架子,完全就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孩:"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过来。"

张文浩急了,暗骂道:都当了表子了还想里牌坊,兜里时时刻刻准备着那什么杜蕾斯,这不明摆着喜欢被人那啥吗?我看看又能怎么了?又不是故意看你的,还不是为了给你送纸?

张文浩大体估量了一下,自己距离土丘后面大概还得有十几米的样子,这轻飘飘的小半包面巾纸怎么可能能扔的过去?于是,张文浩又往前走了几步,差不多就要到土丘面前了。

何丽娜听到他的脚步声,吓得惊叫道:"张文浩!我说了不要过来,你敢不听我的?你信不信我会收拾你……我……"

张文浩停下脚步,满嘴的不愉快:"拜托,何局长,我可不是变态,你那边臭烘烘的,你以为我愿意过去?要不是为了给你送纸,我连车都不会下,你可看好了,我给你扔过去了。"说着话,张文浩手一抛,用力将面巾纸扔向土丘后面。

虽然距离很近,但是这会的风刮的实在太大,何丽娜眼睁睁的看着那半包面巾纸在自己的眼前飞过,想要伸手抓住却没能如愿。

"张文浩,你是不是故意看我出丑?"何丽娜的声音抬高了八度"这车你还想不想开了?"

张文浩真是无语了,心道:这跟我开不开车又有什么关系,想是这样想,张文浩却还是不敢太顶撞何丽娜的:"何局长,这风实在是太大了,我怎么可能会扔的那么准,要不您自己去捡吧,我得回车里了,冻死了。"

"张文浩"何丽娜歇斯底里的喊道,张文浩甚至听到了她咬牙切齿的声音"我这个样子,怎么去捡?看到我出丑你很高兴是不是?"

张文浩不敢再接话,快步向面巾纸消失的地方跑去,还好下着雨,面巾纸并没有跑太远,捡起面巾纸,张文浩不再理会何丽娜,径直向她的面前走去。

何丽娜见张文浩大摇大摆的冲自己走来,一下子僵持在那里,等到张文浩快要走到面前的时候才忽然用手捂住了脸,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顺着手指夹缝流下来。

张文浩视这些于不顾,爱咋着咋着吧,如果这次不能交到她手里,难免还要在外面再淋上一阵子,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给"张文浩把纸塞进何丽娜捂脸的手里,尽量让自己的眼睛不乱看。

"你看够了没有?"见张文浩迟迟不肯离去,何丽娜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也顾不上面子了,颤抖着双手开始撕扯那面巾纸的外包装。

张文浩这才看到,何丽娜的眼睛竟然红了。

乖乖,领导气哭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张文浩叫声不好,扭头向车边跑去。

过了一会,何丽娜脚步蹒跚气喘吁吁的走回来,一下子瘫在后座上,头发上的雨珠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张文浩偷偷的回看了一眼,却见何丽娜的脸上哪里还有点血色。

"何局,您擦把脸吧!"张文浩打开手盒拿出那块崭新的毛巾转身递了过去。

何丽娜有气无力的接过去擦了几把脸,又胡乱的擦了一下头发,这样一来,原本清秀可人的一个美人却是变成了一个疯婆娘。

"何局,您没事吧!"张文浩小心翼翼的问到。

"没事,走吧!"何丽娜软软的说了一句,一下子歪倒在后座上。

战张文浩发动车子重又向高速方向驶去,快要进到收费站的时候,何丽娜幽幽的声音传来:"小张,能不能走下面?"

"啊?"张文浩一下子没明白何丽娜的话,看了看何丽娜苍白的脸,张文浩才意识到,看来她在为自己做打算,万一一会再憋不住了,也好能随时停车。

但是,走下道却又不是张文浩的强项,只能停下车打开导航翻找设定了一番,这才调转车头按照导航的提示沿着一条小路向北驶去。

地形不是很熟,天又下着雨,张文浩的车子开的很慢,不时的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向后面的何丽娜,却见何丽娜一直紧皱眉头微闭着眼睛,双手也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腹部。

张文浩一个劲的祈祷,刚才他做的实在是有点太大胆了,对于一个女的,尤其是女领导来说,最隐秘的个人行为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她的司机,这对她的自尊心来说肯定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伤害程度堪比杀了她。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文浩只敢老老实实地开车,不敢有一丝其他的想法。

不知道走了多久,张文浩感觉就快要到大路上了,后座上的何丽娜突然又开始呻吟起来,两只手捂着肚子在那里扭来扭去坐立不安。

张文浩悄悄的回身看了一眼,却见何丽娜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脸色也由刚才的苍白变成了铁青,刚想开口问候一下,却见何丽娜猛然拿过自己的包包翻腾起来,不过,看她脸上失望的表情,怕是没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纸,她肯定是在找纸,一个念头闪进张文浩的脑海里。

张文浩懊恼的拍打了一下档把子,还不如来的时候在单位门口的小卖店里拿一包卫生纸放到车上呢,这下可好......

"小张,你身上有没有带卫生纸?"何丽娜尽量用很平和的语气,但是,那牙齿打架的声音却出卖了她,张文浩知道,她肯定又是憋不住了。

"何局,我……我没带卫生纸。"张文浩小声说到,仿佛这没带卫生纸也是一个错误。

"那有没有其他的纸?"何丽娜实在是憋不住了"快停车,我……我憋不住了……"

 

第4章彻底得罪了
张文浩一脚踩下刹车,猛然看到副驾驶座上有个烟盒,这不是纸吗?但是,张文浩马上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这玩意怎么可以拿来用?何局长那能受得了吗?

 

张文浩犹豫的同时,何丽娜也看到了副驾驶上的那烟盒,根本就没跟张文浩打招呼,下车的同时直接就给拿走了。

看着消失在雨中的何丽娜的背影,张文浩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权当自己做了一件至高无上的好事了,谁让自己这么倒霉呢,第一次跟领导出差就遇到这样一档子事。

这回可真是百无聊赖了,放倒座椅,拧开音乐,张文浩迷上了眼睛,如果绝佳的机会,不行就眯上一觉吧!

这一眯不要紧,还真睡着了,等张文浩猛然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何丽娜竟然还没有回来,看看表,距离她离开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我擦,坏了,该不是遇到坏人了吧?

张文浩急急火火的拔下车钥匙,打开门向刚才何丽娜离开的方向跑去:"何局……何局……"

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张文浩的话。

大树后面,土丘后面,张文浩急急火火的开始寻找,却哪里有何丽娜的影子?

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张文浩用力的跺跺脚,哪里还顾得上雨水已经灌满了自己的前胸后背。

"何局……何局……"张文浩边走边喊,刚刚一个转身,猛然发现自己脚下踩空了,想要转身却来不及了,一下子摔进一个土沟里。

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发生了,摔倒的同时,张文浩感觉自己抓住了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回身一看,哇靠,竟然抓到了黄金,而且这黄金不是别人造的,是自己的领导何丽娜制造的,因为,她正在旁边斜躺着,而且……而且还没提上裤子呢,只是这天公不作美,恐怕那裤子里已经灌满了雨水了吧?

终于找到了,张文浩爬起来照着地上抹了几把,看着手中的黄金消失之后,这才过去扶起何丽娜,刚刚触碰到何丽娜的身体,张文浩竟然吓得缩回了手,这样冷的天,何丽娜的身体竟然烫得吓人,重又小心翼翼的摸了下她的额头,果然在发高烧,而且根据滚烫的程度来看,估计要在三十九度之上甚至要四十度了。

高烧烧到四十度,那是要出人命的怪不得何丽娜会连裤子都来不及提上,看来是在这方便的过程中晕倒了,再加上又风吹雨淋了这么长时间,不发烧才怪。

张文浩探手抱起何丽娜,正准备给她提裤子,这才发现她手中还紧紧地攥着那个烟盒,看来这是还没有擦屁股呢!好在烟盒外面有一层塑料纸,否则,恐怕早就被雨给淋透了。

正准备就这样给她提上裤子算了,又想到女人大都是比较喜欢干净的,尤其又是这种事情。

这样想了想,张文浩腾出一只手拿过何丽娜手中攥着的那个烟盒,用嘴帮着去掉外面的塑料纸,又在手中揉了揉,尽量的让那粗硬的纸张变得柔软。

不知道是不是烟盒太硬了,还是何丽娜实在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她鼻中轻哼了一声,竟然幽幽的醒来了,看到张文浩在抱着自己,有感觉到下面传来的疼痛感,何丽娜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一把张文浩,一个把持不住,何丽娜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过去。

"何局,何局您醒醒。"张文浩丢掉手中的烟盒重又抱起何丽娜。

此时的何丽娜充耳不闻,没什么反应。就算是张文浩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她也只是嗯嗯了几下,并不睁开眼睛,看样子烧得很迷糊了。

张文浩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了,如果不立即去医院,恐怕何丽娜就能出现生命意外,到那个时候,自己可真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张文浩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点是一点吧。用力把何丽娜的裤子一古脑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横抱起她,爬出土沟,一路狂奔回到车子上,把何丽娜塞进后座里,张文浩发动车子向前飞驰而去。

幸好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县城,进了县城,张文浩下车拦住一人问清了县医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红灯绿灯了,一路狂奔进了县医院,停下车子探身抱起何丽娜冲进了急诊室:"医生,医生,快……快救人。"

不知道是张文浩大声呼救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这里医生的医德本来就这么好,医生竟然在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冲出来了,伸手摸了一下何丽娜的体温,医生面无表情的说到:"病人生命垂危,马上准备抢救,你是家属吧?先去交五千块钱急救费。"

五千块?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块?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难题,这老天对自己也天眷顾了吧?!

但是,这人命关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医生,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就一千多块。"张文浩掏出随身带的一千多块"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说,我现在就出去取钱去。"

张文浩还故意把一张建行的银行卡亮了亮,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几块钱。

"行,不过你得快点。"医生的话让张文浩心中一阵感动,这年头,医德医风这么好的医生可是不多见了。

虽然人家说了让快点,就是这,有的人也不给你机会啊!

"谢谢!谢谢!"张文浩一个劲的鞠躬,虽然怀里的人跟自己没啥亲近关系,就冲医生刚才那句话,张文浩觉得自己这躬鞠的也值。

医生不再理会张文浩,叫上几个护士手忙脚乱的把何丽娜推进了手术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灯,张文浩转身跑出了医院。

这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是借也没地方借去啊!

没啥好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李林身上了,张文浩掏出手机打通李林的电话:"李叔,我这边遇到了点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点钱用?"

 

第5章怎么办
"你用这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车了?"李林紧张的问到。

 

"没事李叔,我这不是跟着何局长出发了吗?何局长需要办点事,结果身上没带多少钱。"张文浩只是说到这里,他觉得,李林不会再问下去的。

"需要多少?"果然,李林直接问了数目。

"一万吧!"张文浩揣摩这这一万应该够用了,虽然自己身上没多少钱,但是何局长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长,出个门身上能不带个几千块吗?

"把你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找人给你打过去。"李林很痛快的说到,他认为,肯定是何丽娜授意张文浩要这钱的,既然是领导开口了,那自己这个大管家可是要尽快的办好的。

找到一家建行,张文浩侯在那里,等到李林的电话打过来,赶紧插卡取了钱又跑回医院。

先去交了急救费,拿上单子急急火火的来到急救室门口,正好看到打着点滴的何丽娜被护士推出来,看样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张文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医生,她怎么样了?"

"高烧已经控制住了,不过,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而且严重脱水。现在还没有完全醒过来,需要住院治疗,你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医生,这.....这能不能转院啊!"张文浩急道:"我们就是临近县里的,今天本来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没想到遇到了这么一件事,这是我的领导,我们想转回我们县里。"

"转院我没有意见,不过,如果中间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医生冷冰冰的说到。

张文浩知道医生生气的原因,这样一个病人治疗下来,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转到别的医院里,那这到手的钱可就要进别人的腰包里了,你说他能高兴吗?

张文浩看看何丽娜,依然苍白着脸没有反应,想要征求她的意见肯定是不行了,没办法,只有自己做主了,听那医生的口气,现在的何丽娜还没有脱离危险,如果不听医生的,中间真要是出点什么事,自己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可是,这何丽娜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这也男女有别啊!

"到底怎么样,你想好了没有?"医生有些不耐烦了。

"我……我们住院,我现在就去办手续。"张文浩没有其他选择。

等到一切都办理完毕,坐回到床边看着何丽娜,张文浩感觉心力交瘁,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的酸痛。

摸何丽娜的头部,感觉没有那么烫了,又给她掖了掖被脚,张文浩感觉自己那颗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轻松下来,疲惫不可抑制的向张文浩下来,眼皮一阵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这药没了也不知道叫一声。"张文浩是被来换吊瓶的护士给吵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肚子里传来的咕咕的叫声告诉自己,好像晚餐时间到了。

张文浩打着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胳膊刚刚举到一半,却见何丽娜睁开了眼睛,吓得张文浩又把胳膊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何丽娜一脸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吗?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了?

见何丽娜醒来,张文浩欣喜万分:"何局,您觉得怎么样了?"说着话,又要伸手去触摸何丽娜的额头,见何丽娜皱起了眉头,张文浩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护士离开,何丽娜咬着嘴唇看向张文浩。

"您的衣服湿了,正在外面楼道里晾着呢!"张文浩没弄明白何丽娜话里的意思。

"谁给我.....脱掉的?"何丽娜眼睛里写满了敌意。

"啊,哦!"张文浩这才明白何丽娜话里的真正含义"是护士,是护士帮忙换下来的。"

"你有没有在身边?"何丽娜紧接着问到。

"没,我去办住院手续了。"张文浩可不敢承认,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

何丽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重又闭上了眼睛,张文浩提到嗓子眼的心刚刚落回到肚子里,何丽娜的一句话又差点让他生出心脏病来。

"晕倒之前我好像在那啥?是你给我……"何丽娜没有把话说出来,不过张文浩知道舍弃的那几个是什么。

"是我给您擦的。"后面的这两个字,张文浩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你......."何丽娜刚想发飙,看到周围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话压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张文浩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给何丽娜说了一遍,当然,滤去了擦屁股那一段。

"对了,有一个什么萧市长一直在打您的电话,后来,后来我就把您的手机给关掉了。"张文浩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跟何丽娜汇报。

"我知道了。"何丽娜的表现让张文浩很失望,他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你有点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张文浩把医生的话跟何丽娜说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为什么不转回到我们县里的医院。"听了张文浩的话,何丽娜皱着眉头说到。

"当时您还昏迷着,医生又说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张文浩郁闷到了极点,这为别人着想,却还挨训,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问问医生,问问他能不能转回我们的医院。"张文浩的解释并没有换来何丽娜的谅解。

"何局,外面还下着雨呢,您这衣服也没干,我们怎么......."张文浩有点无奈的说到"再说了,我刚刚办了住院手续。"

"你....."何丽娜皱了皱眉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因为,张文浩说的句句在理,转身看了看周围:"想办法给我换一件病房,要单间,你现在就去办。"

乖乖,还住单间,你以为这医院是你家开的。张文浩心里叽叽咕咕的说到,不过,还是不敢违抗何丽娜的话,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这剩下的钱还够不够了?

有钱能使磨推鬼,十分钟,何丽娜搬进了单间病房,张文浩的口袋里也剩下了不到五十块钱,一万多块钱,转眼就都砸到医院里了。

张文浩咧咧嘴,如果是穷苦人家的病人,不知道能不能承担得起这高额的费用。

医院,一个治病救人的场所,现如今,却是变成了榨人血的机器了。

张文浩出去买了点吃食,等到再回到病房的时候,何丽娜已经不再挂吊瓶了,脸上也有了血色,而且已经穿上了衣服,这单间病房就是高级,里面就像是一个小家一样,连电熨斗都给准备了,要不然,何丽娜那衣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干好呢!

"何局,吃点东西吧!"张文浩把手中的饭盒递过去,却见何丽娜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且这眼睛里,貌似还像着了火一样。

"何局,您怎么了?"张文浩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饭盒放到床头柜上。

 

 

 

后续精彩内容,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极品冷艳女老板》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后续高潮不断!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560 文章总数
  • 24136访问次数
  • 255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