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无广告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新书上线!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小说《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已上线,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你是我的兄弟》阅读全篇~~~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一章 试婚半年

海市一栋别墅里面。

"什么?试婚半年!"叶倾城望着自己的母亲唐嫣然,脸庞上三分错愕,七分惊讶,端的是精彩纷呈。

在公司,她绝对是一个冰山女总裁,说一不二,雷厉风行;但是在家里面对患有心脏病的母亲的时候,她不得不化身成了乖乖女。

"阿江有什么意见吗?"唐嫣然无视掉了自己的女儿的表情,转头问楚江。

楚江望了望叶倾城,洁白如雪的美丽脸庞仿佛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一双黑白分明的秋水美眸投射出了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寒光。

唐姨说传统吧,也是一个最传统的人,楚江的妈妈跟唐姨是闺蜜,她们之间有一个狗血的约定--结婚后,如果双方都生女儿,就让女儿结拜为姐妹;如果都是儿子,就让他们结拜为兄弟;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妇。

楚江16岁的时候,妈妈出车祸去世了,他爸爸不久之后,也郁郁而终,也算是殉情了。楚江呢,成了孤儿。

16岁到18岁的楚江一直住在唐姨家,18到21岁在部队,22到25进了一个特别的组织。

25岁的他因为某种原因离开了该组织,这个时候唐姨的电话来了,他被叫了回来。唐姨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该是他和叶倾城完婚的时候了。

从这个角度看,唐姨的确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

可是,她同时又是一个最前卫的女人。

因为当楚江和叶倾城提出意见的时候,她竟然说:"试婚半年,合不来就散了。"

试婚是什么概念啊?

就是要住在一起,睡在同张床上,像夫妻一样生活,试婚跟结婚唯一的不同就是差一张纸。

可是到了唐姨的口中,竟然一点都不在乎,就如你出一样东西,我出一样东西,过家家一样简单,你说前卫不前卫呢?

"妈,为什么不先恋爱半年,合不来再分手,合得来再结婚呢?"楚江还未说话,叶倾城先提出了意见。

楚江却一脸无所谓。其实男女在一起,不就是你我各出一样东西,各取所需嘛。

"因为通过试婚,你们才可以同住一房啊,只有同住一房,你们才能真正了解彼此的性格以及优缺点。"唐嫣然振振有词说道,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在古代的时候,大家都是先结婚后恋爱,你们90后的人怎么反而落后了呢?不就是试个婚吗,睡个觉……"

最后,叶倾城无语了。

嘭!

唐嫣然最终一音钉锤,此事就那么定了下来。

在楚江的心中,唐姨是他唯一的亲人,唐姨即使没有心脏病,他也不敢反对啊。再说又何必反对呢,人家叶倾城长得虽然冷了点,但是毕竟也是大美人一个啊,并且还有一个有着近千人职工的大BOSS。

娶了叶倾城不但等于娶了一大美人,而且还等于娶了一座大金山,如果还反对的话,那个男人绝壁是傻逼。

想到这里,楚江大叫了一声,我擦,我还没有做好当小白脸的心理准备啊!

在唐嫣然的督促下,并且在没有进行任何仪式的情况,他们就被逼进了洞房。

"明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按照老一辈的规矩,要来检查你们的被褥,如果是红梅一朵,我就马上来一段长时间的旅游,让你们过过两人世界。"唐嫣然冷不防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如果什么都没有,我就不走了,天天检查你们的床!"

啊?!

这……真的有点逼良为娼的感觉!

砰。

门关上了。

楚江嘿嘿一笑,露出了一副贪婪的样子,眼中泛着邪光。叶倾城的脸却更加冷了,她来到电脑前,啪啪啪,打了几行字,然后打印了出来。

"看看吧,同意的话就签了。"叶倾城冷冷道。

楚江接过来一看:第一,这半年,不能圆房;第二,不准向任何人透露他们之间的试婚关系,第三,每个月女方付给男方十万元的零花钱,半年之后,协议自动废除。

真是一个贴心的协议,此刻楚江手头正紧呢,在国外赚的钱都被美女师傅骗去投资了,一个月十万块零花钱虽然少了点,但是只能将就着花吧。

"老婆啊,关于第一点呢,首先是很不人性化的,像我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偶尔总得来感觉吧,尤其是美女就躺在身边,如果不行夫妻之实的话,岂不是成心要憋死我!其次呢,唐姨那关你也过不了。"楚江一本正经地说道。

"谁让你睡床了。"叶倾城指了指地板,"以后每个晚上你必须睡地板。"

"那明天唐姨检查的时候,你怎么过关?"楚江继续问道。

"我就说,我大学的时候因为跳高,那个已经那个了。"叶倾城一副专业的样子,"女人激烈运动时,偶尔也会破的。"

"听说过,但是关键时你得让唐姨相信你。"楚江苦笑摇头道。

"你好好配合一下,应该能过关。"叶倾城淡淡说道。

没办法,这是她能想出来的唯一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要我怎么配合?"楚江咧嘴问道。

"我……不知道,你自己想想。"叶倾城秀脸微微一红,把一切推给了楚江。

要怎么配合,难道明天早上要老子装成一夜干了七八次,一副肾亏的样子啊,就是一手扶着腰走路,遇人就一脸讪笑。

靠,即使老子又不是没有尝试过一夜七八次的记录,像我这么英明神武怎么可能肾亏呢?!

"爱签不签,不签拉倒!"叶倾城看见楚江脸上阴晴不定的样子,来了一个小小的威胁,一个月的零花钱可是十万哦,与其说是威胁,不如说是诱惑,只是不是美色的诱惑,而是金钱的诱惑。

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此刻兜里比脸还干净的楚江不得不向无奈地现实低了低头。二话不说,马上刷刷刷签上了大名。

"我的账号是……"楚江签好名就报银行卡地账号。

"明天怎么应付我妈,你想好了吗?"叶倾城在按密码前想再一次确认。

"你放心,小菜一碟!"楚江摸了摸鼻子,大义凛然地说道。

第二章 反正我不叫

"不就是放点血吗,编什么跳高的理由呢!"楚江继续咧嘴道,他全盘否定了叶倾城最初的设想,他在国外三年,在一个特别的组织里,不是在别人身上放血,就是自己被别人放血,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哼,说的轻巧,你放点血试试啊。"叶倾城冷哼道。

"你先转款,顺便来五万块放血费,让我接下来几天好买点营养品,给自己补补。"楚江讨价还价道。

"你……好吧!"叶倾城瞪了一下美眸,最终屈服了,再说多付几万块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滴滴,随着手机信息的提示,楚江收到了第一笔转款15万。

楚江收到款后,魔术般地拿出了一把匕首,在自己手中一划,鲜血顿时汩汩流出来,滴在床单的中央,没一会,一朵红色的梅花浮现出来。

"你……"叶倾城脸色微变,她看见楚江放血的时候,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心中微微一颤。

"你什么你,这点血卖五万块,值了!"楚江笑呵呵收起匕首,然后包扎了一下手掌。他虽然看起来笑呵呵的,其实心里也在滴血啊,堂堂一个特别组织的老大,怎么混到了靠卖血赢取零花钱的地步。但是为了让唐姨开开心心来一次长途的旅行,叶倾城即使不付钱,他也得放血。

"倾城,怎么还没有动静啊,别以为放点血就能忽悠老娘啊。"门口唐嫣然忽然喊道。

我靠,楚江打开透视眼,唐姨挑着一把椅子坐在门口呢,她该不会也有透视异能吧。

"怎么办?"叶倾城伸了伸舌头,问道。

"要不我睡床,咱们闹出点动静来。"楚江建议道,说完就要上床。

"休想,你要是敢上来,我就一剪刀捅死你!"叶倾城紧张得举起一把早就准备好的剪刀。

楚江无语了,道:"这不行那不行,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可要睡觉了,不陪你玩了,要不你自己搞出点动静,糊弄一下唐姨,行吧?"

"自己闹出点动静?"叶倾城一时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白痴啊,唐姨不是在外面听吗?你随便叫两声呗,别说你不会叫,叫床可是女人天生的本领。"楚江一本正经地道。

随便叫两声,那可是叫床啊,怎么能随便叫呢!

叶倾城秀脸腾的羞红,气急败坏地对着楚江道:"要叫你叫,反正我不叫!"

"我叫?我倒是想叫,不过唐姨想听的可是你的动静!"楚江笑道。

唐姨可是过来人,能随便懵过去吗!

"反正我不叫。"叶倾城断然拒绝。

"不叫就不叫,那我睡觉了。"楚江耸耸肩道。

"不能睡!"叶倾城着急了,如果楚江睡了,房间没动静了,明天她妈妈即使看到那朵红梅,也知道是他们蒙她的,那以后每个晚上岂不是都要在门口看着。

"你到底想怎么样?"楚江很无语。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不能睡!"叶倾城也已经没有主意了,但是就是不肯让楚江睡。

她苦恼郁闷憋得慌,地板上的楚江倒是轻松自在,笑呵呵看着手足无措的叶倾城。

"倾城,你们还不睡啊?"外面又传来唐嫣然的声音,她着重强调了这儿谁字,意思就是说,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啊。

"哦,妈,快了。"叶倾城慌乱道。

"快点吧,不然妈守门守到天亮,也许明天心脏病又会复发啊。"唐嫣然温馨提醒道。

"知道了,妈。"叶倾城紧咬鲜红的小嘴唇,似乎在做剧烈的心理斗争。

她知道今天晚上肯定躲不过去了。

干脆把心一横,冲着楚江道:"楚江,你上来!"

"上去干嘛,用剪刀捅死我啊?"楚江没有动,指了指她手中的剪刀。

"你到底上不上来?"叶倾城气得跺脚。

楚江耸耸肩,走到床边,挨着叶倾城坐下。

叶倾城一张秀脸已经羞得通红,都不敢抬头看楚江。

她将剪刀放在床边,狠狠咬了咬牙:"吻我!"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我没有听到!"楚江笑着道。

"我让你吻我!"叶倾城咬牙切齿道,这个混蛋。

"吻你?你把剪刀拿远点。"楚江佯作害怕的样子。

"你这个混蛋,爱吻不吻,大不了……唔唔!"

气急败坏的叶倾城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刚想发飙,旁边的楚江忽然一个转身,直接揽过她的脖子,脑袋一歪,就吻了上去。

楚江可是一个老司机,接吻的技巧已经到达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何时轻,何时重,何时缓,何时急,已经臻至化境。

突然其来的袭击让叶倾城一慌,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一只手又想去拿剪刀。

楚江哪会让她得逞,一下抓住她的手腕,顺势一带,把她压在柔软的大床上。

"唔唔,楚江,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唔!"

叶倾城呆了足足一两分钟,才反应过来,开始挣扎,使劲扭着身子,手脚乱蹬,想从楚江身下挣脱出来。

楚江哪会那么傻啊,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谁要是松开谁不是男人。

他手脚微微用力,呈大字型,稳稳把叶倾城控制在身下。

叶倾城第一次经历如此亲密的接触,哪受得了这个,虽然还在挣扎,可是身子却一点点得软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的身心一点点躁动起来,忽然有点迷恋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了。

他的吻是如此的强烈,是如此的霸气,让她有了一种被人久违的安全感。

楚江的一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了,经过之处,叶倾城都会发出一阵轻微的战栗,酥酥的,痒痒的,有一种难言的舒服。

此刻的叶倾城渐渐忘记了一切,她的嘴发出了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呢喃,声音越来越大,充塞在整个房间里。

又大约两分钟后,在楚江就要发起最后攻击的时候。

叶倾城脑袋突然一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天啊,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她猛然抬起头,冲楚江的肩膀狠狠咬了一口。

"我擦,你是不是属狗的!"楚江疼得呲牙咧嘴,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

"这个趁人之危的混蛋,赶紧给我起来!"叶倾城急得要哭了,想起刚才放纵的样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第三章 解锁

"别以为美女就能不讲道理,是你让我吻你的,怎么翻脸不认人了!"楚江低声抗议。

"我只是让你吻我,可是……你做了什么!"叶倾城担心被她妈妈听到,压低声音怒道。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只吻你?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我是男人不是汽车,想刹就能刹啊?"楚江苦笑摇头。

"你给我起来,不然……我剪了你!"叶倾城的手已经多了一把剪刀,吓得楚江一跳,赶紧闪开。

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亲热一回了,没想到这妞定力那么强,关键时刻竟然刹住了车。

不过,强扭的瓜不甜,咱江哥也不想太勉强,于是笑笑道:"早晚有一天,你会得到你的身心,解锁所有的姿势!"

"阿江,怎么那么快就停了?"外面唐嫣然的声音又传来。

啊!

楚江郁闷了,其实自己啥都没做,唐姨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小旋风呢,天啊,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了,干脆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最后,楚江只能讪讪笑道:"唐……唐姨,第一次,太激动了。"

"哦,也正常。好了,你们也累了,休息吧,我也去睡觉了。"说完,唐嫣然就走了。

楚江望了望叶倾城手中的剪刀,乖乖回到地板睡觉了。

第二天早饭。

"阿江,你回来海市也有两天了,准备干什么工作呢?"唐嫣然关心地问道。

"目前有几家猎头公司正在与我接洽,有CEO,COO,CFO等职位供我选择。但是我习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还没有给于正式的答复。"楚江一本正经道。

"哦。"唐嫣然似乎在思考什么。

"妈,他说的都是装逼的废话,其实也就是说还没有工作。"叶倾城一针见血道。

"只是暂时的。"楚江强调道。

"倾城,你倾城集团还有什么职位?"唐嫣然问道。

"唐姨,没事,我能找到好工作的。"楚江振振有词道,却被唐嫣然和叶倾城给无视了。

"人事部缺一个培训经理,财务部缺一个会计,后勤部缺一个司机和一个清洁工。"叶倾城如数家珍道。

"大家都说我是一个领导天才。"楚江马上毛遂自荐道,"培训经理这个职位对于我来说,虽然有点大材小用,但是勉强可以接近我的实力。"

唐嫣然沉默不语,叶倾城也没有接腔。

楚江继续说道:"唐姨,你也知道在高中的时候,我的珠算大赛获过市区一等奖。"

唐嫣然点了点头,叶倾城却翻了一个白眼。珠算厉害就可以当会计,谁说的!

"你有会计证吗?"叶倾城冷冷问道。

"我有……一系列驾驶证,譬如说战斗机,战舰……"楚江洋洋得意介绍道。其实心里却暗暗担心,该不会让我这个堂堂八尺男儿去当清洁工吧,这可是对我人格的侮辱啊!

"好吧,你就去当一名司机吧。试用期月薪3000,转正后,月薪5000。"叶倾城淡漠道,"今天就去车队办公室报到,等会我会打一声招呼。"

"阿江,先委屈一下,慢点有更合适的职位,我让倾城给你换。"唐嫣然笑着说。

"没事,从基层做起好。再说只要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楚江义正言辞道。他长吁出了一口气,虽然没有成为经理和会计,但是司机也不错,无拘无束。

饭后,唐嫣然就去旅行了,据说她经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并且一走往往就是一年半载。

叶倾城坐上了司机的车,楚江呢,只能踽踽独行去乘坐公共汽车。

此刻正是上班的高峰期,也是很多人喜欢乘坐公共汽车的时刻。

你想想,男男女女挤在一块,随着汽车前行的节奏,可以前后左右的碰一碰,尤其身边是美女的话,多爽啊。

楚江刚刚想到这点,面前类似的事情就发生了。

一个光头上纹着一头鹰的强悍青年,就在做如此的事情,并且还借此摸了一把前面那个美女的屁股。

啪的一声。

这个留着短发的美女转头直接给了光头鹰一巴掌。

"你?"毫无防备的光头鹰一下子傻愣了,旋即愤怒道,"老婆,你怎么打人!"

"谁……是你老婆!"辣妹子满脸惊愕的表情。

"老婆,昨晚我们只是斗斗嘴而已,你怎么可以随意离家出走呢,你走了孩子怎么办?"光头鹰义愤填膺道。

哗!

周围的人愣了愣之后,恍然大悟,原来是夫妻吵架。

"停车!"光头鹰大喝一声,慌张的司机马上刹住了车,然后乖乖打开了车门。

"乖乖跟我回家去!"在光头鹰的指挥下,五六个汉子一把把辣妹子拖下了车。

辣妹子不停的挣扎着,叫喊着:"我不是他老婆,我不是他老婆……"

车上虽然有数十人,但是个个面面相觑,连一个报警的都没有。

夫妻吵架而已,报什么警呢!

再说那几个人个个都是猛男,谁敢得罪呢。

转眼间,辣妹子被扛到了寂静的胡同里。

"挺辣的嘛,不过,老子喜欢。"光头鹰摸了摸头,目泛邪光。

"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辣妹子满脸慌张道。

"别怕,聊聊人生和梦想而已,顺便研究一下人体结构。"光头鹰一双眼珠在辣妹子前胸转个不停。

"流氓……"辣妹子还没说完就被封上了嘴。

啪的一声。

光头鹰又被打了一巴掌,打他的却不是该女人,而是楚江。

"你他妈的是什么人?"见到有人捣乱,光头鹰眼睛一瞪,身边五六个汉子马上把楚江围在中间。

"小鹰,我这一巴掌感觉不错吧?"楚江瞥了瞥光头上纹的鹰,咧嘴一笑。

小鹰?

光头鹰微微一怔,然后火冒三丈。

大家口中的鹰爷竟然成了这个年轻人口中的小鹰,他们这群人可是这条街的地头蛇。开赌场,办妓院,放高利贷,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拿刀砍人都一点儿不稀奇。

今天他们只是想换换口味而已,一不小心竟然成了别人口中的小鹰。

真是草泥马的!

第四章 一字马

"那个啥,你先走,我跟小鹰好好聊聊。"楚江看见那女子已经脱困,挥了挥手道。

那女子感激地看了一眼楚江,赶紧跑出了胡同。

"敢坏鹰爷的好事,你他妈活腻歪了,兄弟们上,给我废了这小子!"眼看到手的美女飞了,又被当成了小鹰,光头鹰大发雷霆,一声令下,五六个小弟对楚江展开了围攻。

楚江一声冷笑,这些对手根本不值得他打开透视眼。面对几个混混的围攻,他不退反进,腾空一脚,直接踹在面前一个家伙的胸口上。

咔吧一声。

肋骨断裂的声音传来,那家伙直接吐血飞出了几米外。

不等落地,空中的楚江又一个转身,来一个横扫腿,又一个家伙惨叫倒地。

如秋风扫落叶,完全势不可挡。

其实就那么一楞神的功夫,光头鹰的五六个小弟已经全部趴在地上,没有一个能爬起来。

"小鹰,现在感觉怎么样?"楚江拍拍手,脸上挂上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光头鹰完全吓傻了,看着满地打滚的小弟,知道今天碰到猛人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猛。

"兄弟……那条道上的?"光头鹰心里虽然害怕,但是毕竟是这几条街的地头蛇,不得不硬着头皮咬牙问道。

"我嘛,没什么道,即将成为倾城集团一名快乐的小司机。"楚江耸耸肩。

小司机?

这个世界哪有那么猛的小司机啊!

光头鹰觉得楚江实在耍他。

"有种你别走,我再叫一帮兄弟过来。"

"威胁我?"

楚江眼光一冷,突然掐住了光头鹰的脖子,稍微用力,光头鹰一百八十斤的重的人,竟然被他单手掐到了半空。

光头鹰满脸通红地瞪着脚,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楚江如铁钳一般的手。

"做混混也要有底线,不然我楚江杀你全家!"楚江眯着眼睛道,语气平静,说完就放手了。

砰!

光头鹰摔在地上,一股尿骚味在空中弥散开来。

尤其刚才楚江眯着眼睛看他的时候,光头鹰感觉全身上下被死亡阴影笼罩着。

楚江,光头鹰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名字,以后就算死,也绝对不敢招惹的家伙。

"你们几个别跑!"

一声大喝传来,光头鹰带着受伤的几个小弟飞速离开。

楚江转头一看,身后多了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身材超级赞,要是当模特也肯定能红。

"双手举起,靠墙站好!"女警冲楚江喝道。

"喂,喂,警察同志,我刚才可是英雄救美。"楚江微微一愣,旋即喊道。

"明明是殴打,还冠名为英雄救美,救你妹啊!"

这名女警叫韩新月,她原来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由于执法过于暴力,刚刚被下放到片区派出所。一到派出所就被安排值夜班,已经两三天没有回闺蜜的别墅住了。

对,她此刻的心情特别差。

"不是我妹,是一名美女,她刚刚走。"楚江虎头虎脑地看了看四周,那名美女早就不见人影了。

"别装腔作势了,站好!"韩新月说完从腰间上解下手铐。

"美女警察,我真的是英雄救美,你怎么能扣我呢,要是进了局子,留下案底,我以后怎么找老婆啊,你能给介绍嘛!"楚江有点委屈地说道。

"找死!"

韩新月听见这个混蛋还敢调戏自己,压抑了很久怒火终于爆发了,左脚一蹬,身体腾空而起,来了一招横扫千军,准备打打人,解解气。

她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绝对是个练家子。

好一朵麻辣警花!

楚江笑笑,轻松躲过,这些军体拳对付一下混混还可以,对楚江来说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

"哎呦,有两下子!"韩新月怒极反笑,落地之后,右脚倏地扬起,高过头顶,来一个标准的下劈,直劈楚江的头。

"我擦,还玩一字马,这腿还真不错!"楚江眼带邪笑向前跨一步,猛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韩新月大怒,使劲抽腿,但是无论如何也抽不回来。

此刻两个人的姿势,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别用力,小心走光了!"

在楚江好心的提醒下,韩新月的脚倏地不敢动了。

笑话,虽然不是穿裙子,再用力裤裆可能会裂开了。

"放开我!"韩新月一咬牙,双拳同时朝楚江的头砸去。

楚江丝毫不在意,另一手轻松化解了她的攻击。

"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你以为警察就了不起吗,今天我就得给你一个教训!"楚江旋即伸手朝她屁股一拍。

啪的一声响。

楚江一脸坏笑,调侃道:"身材不错,难怪那么放肆!"

"混蛋,我要杀了你!"韩新月要疯了,眼圈一红,尼玛的,她感觉屁股和脸蛋都火辣辣的。

在胡同尽头偷偷往里面瞄的光头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绝对是人才,连女警都敢调戏,如果真是司机,绝壁是天下第一司机!

"美女警察,以后注意了,做事要……"楚江喋喋不休教训了韩新月一顿,还伸手在她的大腿弹了一下,"行了,我有事先闪了,后会无期。"

说完,手一放,身形一闪,跑出了胡同。

光头鹰一帮人赶紧闪人。

"你给我站住!"

韩新月哪能咽得下这口气,拔腿就追。出了胡同的尽头,哪里还有楚江的影子啊。

"混蛋,再被我遇见,非扒了你的皮不可!"韩新月跺跺脚,咬牙切齿道。

倾城大厦门口,楚江的手机响了。

"罗汉,什么事?"楚江懒洋洋问道。

"老大,桑姐听说你离开战神了,她也请假走了,可能是回国了。"电话那头是沙哑的声音。

"啊,桑儿也回来了?"楚江眼睛眯起来,然后又平静问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在鸟不拉屎的非洲呢,这里的妹子全身上下都是黑的。"罗汉道。

"关上灯还不一样。"楚江揶揄道。

"要不要快递一个回去?"罗汉笑道。

"快递你妹,自己注意安全,没事我先挂了。"楚江骂道。

"嗯。"罗汉沉默了一下,"老大,你现在在做什么?"

"正准备做一个快乐的小司机呢!"楚江答道。

罗汉差点晕倒。

第五章 聊聊人生

战神,神州顶尖特种组织,没有之一。

全世界的范围,只要是圈子里面的人,只要提到战神,谁不为之胆寒。

战神的成员不多,就十个。可是每一个都有通天本事,组合起来,更是让人闻风丧胆。

可是堂堂战神的老大,离开队伍之后,竟然去当司机,也难怪罗汉要晕倒。

这个世界怎么了!

竟然让领导战神参加过数十次战斗,无一败绩,震撼古今的老大去当小司机?

挂了电话的罗汉,三观开始被颠覆了。

车队办公室。

"啊!"

楚江和办公室主任江浅兮同时认出了对方。

原来江浅兮就是楚江在路上救下的辣妹子。

"你……就是要来报到的楚江?"江浅兮脸上先是一阵惊讶,然后是喜悦。

楚江点了点头,这妞虽然比叶倾城略逊半筹,但是也绝壁是极品美女,要胸有胸,要腿有腿,肌肤水嫩水嫩的。

"我叫江浅兮,这车队的调节员。"江浅兮笑道,"刚才谢谢你了!"

调节员就是给车队安排活儿的人,虽然级别不高,却也算是二三十个司机的顶头上司。

"谢我什么呢?以身相许?"楚江脸上闪过坏笑。

"你想得美!"江浅兮秀脸一红,瞋目瞪了他一下。

"那起码表示一下吧。"楚江耸耸肩。

"好吧,有空请你吃饭。"江浅兮大方说道。

她刚刚说完,额头冒出了冷汗,脸露痛苦之色。

"怎么了,是不是亲戚来了?"楚江瞥了一眼,就明白了一切。

不过,问得也太直接了吧?

"你?"江浅兮瞪了楚江一眼,快步进了洗手间。

楚江走到洗手间门口,问道:"现在是不是腹像被刀搅一样,双脚发麻……"

他说出了一系列症状。

"是,是。"江浅兮在里面应了几声。

"你这是小时候肚子受过严重的风寒导致的月经不调。"楚江如数家珍道,"有两种方法可以治疗,一种指标,一种治本,你选一个吧。"

楚江说完嘴角闪过暧昧的笑意。

"你……你会治疗?"里面的江浅兮疑惑地问道,不是来应聘司机的吗,难道也懂医术,再说她也去医院看过几个医生,始终没有治好,难道他比医生还厉害?

"小事一桩,你到底想治本还是治标呢?"楚江自信地道。

"怎……么说?"江浅兮问道。

"指标呢,就是过几天我们找个晚上去酒店开个房聊聊人生,保证你十个月不会疼。"楚江。

"你……滚蛋!"江浅兮怒骂。

楚江也不生气,继续解释道:"治本呢,就是现在让我进去,帮你全身按摩一遍,保证你这辈子不再痛经。"

"你……去死吧!"江浅兮外号小辣椒,对那些想占她便宜的男人,从不客气,所以在车上,光头鹰摸一下她屁股的时候,她二话不说,马上就是一巴掌。如果她此刻就在楚江面前的话,应该也会甩出一巴掌。

"爱信不信……"

"啊!"

楚江还未说完的时候,里面江浅兮啊的一声就安静下来了。

楚江忙打开透视眼往里面一瞧,江浅兮已经疼得晕过去了。

楚江打开洗手间的门,瞅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江浅兮,嘀咕道:"其实治标的治疗方法挺爽的,可惜她的亲戚来了,还是选择第二种治本的方法吧。"

楚江嘀咕完了,将门关上,首先熟悉地将江浅兮全身的衣服都脱掉了,然后扶她靠在自己身前,开始一一按摩起来。

大约十分钟后,楚江又将江浅兮衣服穿了回去。

"好了,你坐一会,然后再出来。"楚江叮嘱道,此刻江浅兮已经悠悠醒来,她瞪了瞪楚江,似乎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

过了一会,江浅兮从洗手间出来了,脸色还有点红润。

"怎么样?"坐在沙发上的楚江问道。

"不疼了。"江浅兮秀脸一红,刚才她虽然晕过去了,但是全身的直觉依然存在,尤其是楚江按摩她敏感部位的时候,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

"别来口头上的谢谢,要来就来点实际的。"楚江看见江浅兮又准备道谢的样子,温馨提醒道。

"你?"江浅兮白了一眼楚江,"你去一组报到吧。"

"司机一共分多少组?"楚江问道。

"一组是专门接送公司高层的,二组是运货的。"江浅兮解释道。

很明显,一组的活比较轻松,江浅兮是想照顾楚江。

"公司高层都是美女吧?"楚江眼中一亮,笑呵呵问道。

"你说呢?"江浅兮横了他一眼,反问。

"有没有我老婆美啊?"楚江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老婆也在公司上班吗?"江浅兮微微一愣,又好奇地反问。

"嗯。"楚江郑重地点了点头,"我老婆就是你们的总裁叶倾城啊。"

江浅兮笑晕。

真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总裁的老公来当小司机,简直就是大笑话,再说,大家都知道,叶总裁连男朋友都没有,又那来老公呢。

笃笃笃。

"进来!"

随着江浅兮的声音,进来了一个高大的汉子,二十多岁的样子。

"刘组长,这位是新来报到的楚江,以后就分到你们组了。"

"又是关系户啊,考核了没有?"

刘天明耸耸肩,脸上带着不屑的神情。

"刘组长,我看考核就免了吧。"

"这怎么行了,要想来一组,必须先过我这一关。"

刘天明似乎很看不起关系户。

气氛一下子尴尬了下来,一个是调节员,一个是一组的组长,论实权,调节员只有安排活儿的权力,没有安排人的权力。人事部来电话的时候,只说把楚江安排来司机组,并没有言明是什么组。

江浅兮本来以为这个刘天明平时挺好说话的,应该能给自己面子,想不到才说两句就僵住了。

"啊,那个啥,不就是考核吗,那是必须的。"楚江笑眯眯道,打破了僵局。

"开车绕环城路跑一圈,30分钟内回来,就算过关。"刘天明瞥了一眼楚江,满不在乎说道。

"刘组长,自己一个人开车跑多没意思啊,要不,我们来一场比试?"楚江大大咧咧道。

 

后续精彩内容,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后续高潮不断!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560 文章总数
  • 24136访问次数
  • 255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