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首席爹地别惹我,首席爹地别惹我全文无广告阅读,首席爹地别惹我(贺允)

新书上线!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小说《首席爹地别惹我》已上线,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首席爹地别惹我免费阅读全篇~~~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1章 她没有病

"脱掉衣服,躺到床上,把腿叉开!"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吩咐道。

蓝色的手术床单上,纤弱美丽的女子屈辱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如薄而轻盈的蝶翅,不动亦美极,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抿起,嘴角弥散着悲伤的弧度。

苦涩的滋味弥漫胸臆,十七岁的沐雪屈辱的听从医生的吩咐,麻木的褪去衣服,躺在手术床单上等候医生的检查。

沐雪似乎感觉到中年女医生的那充满讽刺意味的眼神了,她一定觉得她是爱慕虚荣的女孩子。

这是第一次,沐雪在人前脱光了自己。

阳光好强烈的穿透检查室纱帘,灿亮得使人睁不开眼。可是她的心却一片黑暗,因为她接受了一件被这个社会所不齿的工作——代理孕妇。

她才十七岁。

医生检查了她的下体,然后,沐雪听道她冷淡说道:"好了,穿上衣服吧!"

沐雪开始穿上衣服,长长的吁了口气,这一关终于过了,过了这一关,她就可以拿到那笔钱的一半了。

她有张白净的脸,黑色的头发垂放在身后,宽大的T恤罩住她细瘦的肩膀,那怯弱的模样,看起来单薄又无助。

门口等候着一个西装男,看到沐雪被医生送出来,然后他扫了眼沐雪,低声问道:"李医生,检查结果如何?"

"毛先生放心吧,是处女,没有妇科病!"李医生没有避讳,直言道。

沐雪的脸顿时红成一片,不敢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只知道他是要找她做孕妇的那人的代理人,至于那个人什么样子,沐雪一点都不知道,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一概不知,只知道那人出了五百万找人代孕。毫无疑问,那是个神秘的人物。

"沐小姐,走吧!"毛之言在和李医生说了几句话后带着沐雪上了一辆车,然后车子进了青云山的别墅。

"沐小姐,今日起,到怀孕之前,为了保证孩子的纯正,雇主吩咐您不能再离开别墅一步,直到受孕后,雇主会给您一笔可观的费用,沐小姐不用担心令弟的病情了,那笔钱今日就会到账。"

沐雪吁了口气,"我,不出去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吗?"

"当然!"毛之言态度温和的说道。"沐小姐,并不是限制您的自由,但雇主出了这么高的费用,您当然要对他负责了,是不是!"

"嗯!"沐雪不安的小手交握。

"沐小姐,楼上房间里有衣服,全部的生活用品,以后每日我都会来送食物,沐小姐,手续律师都办好了,只要你签字就行。"

"哦!"沐雪一愣,为了弟弟,她签了。

当笔迹落在纸上的时候,沐雪的心也跟着凌乱不堪,她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她这样笔落下去,等于把自己的一生都毁了,可是,没有办法了!弟弟等着手术费,她含泪签了字,递给毛之言。"毛先生,那,那今晚他,他就要来吗?"

"是的,他今晚会来。"

"沐小姐,我先回去了,这是合同,你自己的这份收好!"毛之言转身离开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只剩下沐雪一人。她在惶恐的等待着夜晚的来临,她就要把自己给卖了,不,已经卖了。

她忽然有些紧张,不知道雇主会是怎样一个人?

打开二楼卧房的门,立刻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了,简洁的设计,黑白的装饰,大气而肃穆,就连床单也是白色,洁白的让人感到心虚,沐雪想,那个人是不是有洁癖?

白色组合的女生家具,像是给她准备的。偌大的双人床和床头柜,打开柜子,里面清一色的新衣服,都是她没见过的,但一看就是名牌。

她对那个没有兴趣,她只想快一点结束这场契约,早日回到学校,继续她的学业。洗澡换好衣服,等待金主的到来。

晚上十点钟,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宾利出现在别墅的院子里。

沐雪的心立刻紧张的跳个不停,他来了,那个人来了!

她深呼吸一口,站在楼下大厅的门口,皮鞋踏着大理石地面的声响由远而近,脚步声在门口稍作停顿,而后便一步一步朝她靠近,她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口。

忽然,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铮亮的皮鞋,笔直的西裤。再往上看,身材修长,比例合适,没有发福,只是,他的脸上戴了一张化妆舞会上常用的狐狸面罩。

沐雪心咚咚的跳着,一阵眩晕,险些站不稳。

男子锐利的视线扫过沐雪局促不安的小脸,开口了。"你叫沐雪?"

第2章 他来了

很好听的声音,低沉,磁性,带有一点点性感的迷蒙,很适合做播音员,听声音也好年轻。

沐雪后退一步,紧张的小声道:"是!"

说完,沐雪偷偷抬起小脸,却看到他唇角紧抿,双眸中的阴戾一闪而过,唇边扯出毫不掩饰的讥讽。"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吗?"

沐雪直觉得,他是个严厉的男人,她一时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你很害羞?"随着他的薄唇微启,他的手快速地轻轻的嵌住她的下巴。"抬起头来了!"

沐雪被迫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嗯,你长得还可以,洗澡了吗?"

沐雪心跳如鼓。"洗,洗了!"

"走吧!去卧房!"男子的声音依旧低沉,磁性,撞击着沐雪的耳膜。

"是!"她很温顺,她知道弟弟的这笔救命钱她必须立刻赚到。

"怕吗?"他又问,语气不再那么尖锐。

"……"沐雪无语,她是很怕,可是她不敢说。

男人蓦然转身,下一秒,她双脚离地,落入一个怀抱,温热宽厚,浓烈的男人的气息将他包围,她再度感到头晕目眩,脸红得像熟透的桃子,"先生,我,我自己能走!"

他却不语,嘴角上扬,抱起她直奔二楼的卧房。"沐雪,今天起,合约开始生效了,你后悔吗?我给你几分钟的时间考虑!"

"我不后悔!"她心虚却又坚定的说道,为了弟弟,为了沐家,她甘愿付出自己。

面具后冰冷的目光突然柔和下来,依然静静地凝视着她,低声道:"你确定你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沐雪被他抱进了卧室里的大床上,而他解开了西装,放在一旁的沙发上,没有一丝褶皱。

沐雪看着他的动作,她笃定,这个男人有洁癖。

"我知道!"依然是那么的坚定,毫不退缩,只要弟弟好起来,一切都值了。

突然,她感觉她的胸部被一双大手握住,握的好痛,他的力道之大让她想哭,透过迷濛的泪雾,她看到他的嘴角紧抿,似乎带着不悦。"你真是不知羞耻,居然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样很赚钱吗?"

心一痛,沐雪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怎么能不知羞耻?

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她不能看着弟弟死啊!

可是,她不打算解释什么,毕竟她是为了钱才做代理孕妇的。

看她不语,男子似乎有些不悦一只手探入她的睡衣内,握住她柔软的部位,很不温柔地开始揉捏起来,一边冷笑:"这里没人碰过吧?"

突然间,身子一阵寒凉,她不由微微一颤,男子的唇滑落在她的锁骨处。

胸口处炙热的触感让她又怒又羞,从未经过人事的她本能地开始闪躲,往床的另一边滚去。

脑中甚至有了想逃的冲动,可是,逃避了,钱怎么办?

男人一把摁住她,扯开她的睡衣,露出她姣好的身段。低头吻上刚刚手握过的地方,不忘冷声道:"你不是想要钱吗?嗯?干嘛还要逃?逃了钱就没了!"

"不!我们可不可以明天再?!"沐雪惊慌失措地大叫着,推打着他的身子,挣扎着滚向床的另一边。

她怕了,真的怕了!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你不要钱了吗?那好,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男子松开她,冷哼一声。

沐雪顿时一愣,她在做什么呀!看着他狐狸面具在她的眼前晃过,她突然急切而懦弱的抱住他的胳膊,小声的颤抖道:"我不躲了!"

男人勾起唇角,覆上来,伸出手,再度握住她的小胸口,身上的睡衣如数被扯去,洁白的身躯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冰凉冰凉,被他压住的部位却是燥热一片。

她吓得咬住红唇,瞪着惊恐的双眼。

他的吻探入她的口中,带着一点的酒精味,狂猛的索取着,而沐雪却瞪大了双眼,瞪着眼前的男人,狐狸的图像在她眼前闪烁,在未来的几年里,只怕她的梦里都抹不去这个图像了。

原本停留在下巴的手指逐渐下滑,携着一抹酒精味的滚烫在她皮肤上激起涟漪,她微微颤抖,小手抓紧了床单。

只听"哧拉"一声,她的小内裤一分为二,阵阵凉意袭来,她尖叫一声,慌忙用手去遮盖。

"不!"她咬紧唇瓣,下意识抓的更紧。

"拿开手!"他的眼神幽深起来。

"我……"她要出口的话,在他接下来的动作中结束,只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啊——"

第3章 你有资格拒绝吗

身体首次被人这般侵犯,她痛,痛得浑身颤抖。而他早已穿透一切阻碍,强占她,倾刻间将她变为一个女人,他的女人!

她想喊他停下,可是她又确实是需要他的,她需要孕育他的孩子,从而赚取她弟弟的医药费,她早已无从选择了。

他挑弄着她,体内的情欲同时被撩高,她还是个女孩,好紧。

在他穿透她身体的那一刻,沐雪便安静了,双手紧紧地抓住两旁的床单,除了流泪她动作也没有了。

男人在驰骋了许久后,终于惭惭地停下了,趴在她身上重重地喘着粗气。他感觉到了身下的人儿微微颤抖,而惭惭平静下来的他开始对她升起一阵怜悯……

"好了,不要哭了!"他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温柔的亲吻着她脸上的泪水。"想要钱,就必须经历这一关,我会加倍给你钱的!"

他的话,在她心上狠狠的刺了一刀,她猛然推开他,"够了,今晚够了吧?"

"你有资格拒绝吗?再来一次!"他暴躁的宣布,忽略她脸颊上的泪。虽然她是第一次,但是他就是不想放过她,多久了,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再度覆上来,沐雪抽噎着,想哭却哭不出来,再一次,她痛得死去活来。这一次,他比前一次更加粗暴,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下去。

她忍不住挣扎着,却怎么也挣不开身上如泰山压身般的重量,挣不开他一次又一次的掠夺。"你放开我!放……开……我!"

声音因为痛苦而支离破碎般的响起,断断续续。

男子却一只手抬起她的下颌,凝视着她冷声道:"这就受不了了吗?你不要钱了?"

说完,奋力地在她的体内驰骋起来,好久之后,他才终于松开她,而沐雪,觉得自己的双腿间,流出了一股温热的液体,不知道是血迹,还是别的什么……

屋里好安静,男人去沐浴,沐雪如木偶般躺在大床上,眼角流出两行清泪……

电话,在这一时刻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宁静。

男人很快的冲完澡出来,打开电话,用一种很温柔很温柔的语气轻声道:"兰儿,怎么还没睡?"

他的语气好轻柔,好轻柔,轻柔的像在跟情人诉说情话般,沐雪苦涩一笑,男人真会做戏,刚刚疯狂要了她两次,此刻却又如此情意绵绵的安慰另外一个女人。"好,我马上回家,你不要等我,早点睡,乖!"

男子挂了电话,开始擦干净身上的水珠,而狐狸面具,依然在他的脸上戴着,遮住了容颜,沐雪的视线望着天花板,不去看他,男人穿好衣服,视线扫了眼床单上的血迹,心里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狂乱的冷声说道:"起来去沐浴,明日换了床单,不要让我看到别的东西在床单上!"

他刚刚要了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干净的让他心颤,也让他疯狂。

沐雪没有动,眼泪流的更急,这个男人果真有洁癖。

他穿好衣服,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你只是个代理孕妇,做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你的钱!"沐雪木讷的说道。"你可以走了!"

而此时,沐雪的电话也响了,她飞快的下床,不顾自己浑身赤裸着,也管不了他在眼前,因为唯一打她电话的人,只有沐潇,她的弟弟,她唯一的亲人。

男人看她急切的接着电话的动作,眼中闪过一抹怒气,本来要走的,却停了下来。

"喂!沐潇吗?你哪里难受?"沐雪着急的问道。

那端却传来陌生的声音,"沐小姐,我是沐潇的主治医生,很抱歉,您的弟弟去世了!今天下午,他因为找不到你,一着急,就再也没醒过来,沐小姐,你知道心脏病人,经不起刺激,我们也很抱歉!"

"你说什么?"沐雪把五个手指塞进了嘴里,眼泪霹雳哗啦的落下来。"不……不可能,沐潇不会死的,不会……"

第4章 失去至亲

男人讶异的回转身,望着沐雪那流线很美且光裸的后背颤抖着,他的心微微一顿,死了人了?

他走过去,坐在她对面,看到她嘴角渗出血来,四个手指在嘴里都被咬破了,微微皱眉,这张小脸,处处透着可怜。

"我马上过去,马上过去!"沐雪突然放下电话,站起来,却因为腿间太痛,差点跌倒,男子伸出手,扶住她。

"发生了什么事情?"

沐雪没有抬头,眼泪横流,沐潇死了,她什么都没了,唯一的亲人都没了,她要去找沐潇,"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不要钱,我们的合约解除,我不要钱了!"

"你确定?"男人皱眉。

沐雪挣脱他,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不管身后的男人视线有多错愕,她背起小包,只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要离去。

男子却一把抓住她。"晚上这里没有下山的车,发生了什么事?"

沐雪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我要下山!"

男子不再多言,深邃的眼神眯起,"我送你下山!"

一路上,沐雪的眼泪不停的流着,而身边开车的男人却沉默不言,直接将她载到医院。"如果你不想做了,我也不会勉强!一半的费用算作补偿你的初夜吧!"

沐雪顿了顿身子,径直的下了车,没有说任何话。

望着她飞快的跑进医院的身影,握住方向盘的修长手指骨节泛白,烦躁的拿下面具,露出一张俊美如潘安般的容颜,只是眉宇紧紧的蹙着,一丝愁绪染上了眉眼……

沐雪赶到病房的时候,护士刚用白色的床单盖住沐潇的身体。

"我弟弟呢?我弟弟呢?"她像个疯子般的见人就问。

"沐小姐,对不起,已经没有办法了!"主治医生歉疚的跟沐雪道歉,病号死去虽然是很平常的事情,他身为医生已经见怪不怪,但是这个孩子才十五岁,死了确实很可惜。

病床上,看着被床单盖住的瘦弱身体,沐雪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不——"

"沐小姐,节哀!"医生和护士都很同情的劝她。

只发出一声嘶吼,她颤抖着手掀开床单,看到沐潇灰白的脸,青紫的唇,她的眼泪扑簌而下。

最最撕心裂肺的那一刹那,也只是泪流满面,拼尽了全部的力气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沐潇,沐潇啊……"

仿佛只要在心底那样拼命呼喊,他就会回到她的身边。

一个半月后。

昏昏沉沉的沐雪终于接受了沐潇离世的事实。而这个时候她也发现自己怀孕了。

只有一夜,她便中招了!

错愕,呆滞,懊恼,继而惊喜,这将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一条新生命正在她的肚子里孕育着。

走出妇产科的门,沐雪手握化验单看着上面的加号,露出一个多月来难有的笑容。

想到那个雇主,她果真没在来找她!

如果被他知道的话,她不知道会怎样,想到此,沐雪慌乱起来,不行,她要逃走,立刻逃到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

疾步向前走去,走廊里,行色匆匆的沐雪迎面撞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里,"呃!对不起!"

本能的抬头,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黑色的西装裹住他结实的身子,身形愈发颀长,瘦削却刚毅的脸庞带着冬雪般的寒冷,深邃而漆黑瞳孔像是落下漫天的星辰,闪烁着夺目的光辉,隐隐约约却好似含着一抹阴郁之色,挺直如古希腊雕塑的鼻,棱角分明的薄唇不带任何感情的抿紧。

"先生,对不起!"沐雪再度的道歉。莫名的感觉这个人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个男人只是低下头,在看到沐雪时,错愕一愣,继而点了点头。"没关系!"

低沉冷漠的嗓音如同三九寒冰般冰冷,沐雪莫名打了个激灵,微微的鞠躬,转身离去。

男人并没有阻拦,而是回头看了眼仓惶离去的单薄身影,眼神深邃而高深莫测。

一低头,发现地上掉落了一张化验报告,捡起来,在看到写着沐雪名字结果是加号明确标注已怀孕的字样时,男人的眼睛眯了起来,再度回头看了眼离去的女子,危险的眼神如蛰居的豹子看到猎物般精准骇人……

第5章 她很坚强

"亦诺,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让你来了吗?"突然的,委婉的女子的声音传来,秦亦诺竟飞快的将报告放进了西装的兜里,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兰儿,我不放心,所以来了,怎样?"

一如声音一般,女子长得也很委婉,生的极美,勾画的极其精致的柳叶眉秀娥微蹙,一张白皙柔嫩的脸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樱唇微勾,可惜带着一丝愁绪。"亦诺,没有办法了,医生说要做手术,或许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有孩子了!亲伯伯不会让我嫁到秦家的!"

"兰儿,不要担心,我们会去美国看!"秦亦诺安慰地拍了下莫伊兰的肩头。"走吧,我们回家!"——

走出医院大门的沐雪仓惶中打了一辆车,直到上车后,才发现自己的化验单不见了,一定是刚才撞到那位先生时不小心弄丢了。

计程车上正在播报新闻:"各位听众,本台刚刚收到消息,先前传言秦氏执行总裁秦亦诺先生与莫氏大小姐莫伊兰的婚期将到,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秦茂祥董事长出面声明婚约取消,秦亦诺短时间内不会结婚!"

沐雪愣了下,脑海里浮现刚才那个身影,呃!对了,那个人就是秦氏执行总裁啊,她在杂志上看到过的。

有钱人的世界,有有钱人的烦恼,没钱人的世界,同样有着没钱人的烦恼。人生无常,冷暖自知!她的手再度抚上小腹,这里将会孕育一个她的亲人!

————

7个月后。

医院妇产科。

"米凌,我怕!"一脸痛苦满头大汗的沐雪紧握住好友米凌的手,忍不住尖叫:"啊——好痛啊!"

"小雪,你撑着点啊,医生说孩子马上就会生下来了,不要怕,我在外面等你!你想想会有很可爱的宝宝,你要勇敢啊,宝宝还在等着你这个妈妈快点把他生下来呢!嗯?"米凌担忧的和护士一起把她推进产房。

一个小时后,终于听到了产房里传来一阵洪亮的婴儿的啼哭声,米凌双手合十,祈祷道:"啊!终于平安降生了!"

产房的门打开,医生摘下口罩,"母子平安,是个男孩,七斤六两!"

"谢谢你医生!"米凌感动的鞠躬,替小雪感激医生。"谢谢……"

"去看看你朋友吧,她很坚强!"医生微笑着离开。

被推到病房的沐雪苍白着一张脸,眼中含泪。"米凌,是个儿子对不对?我又有亲人了!"

"是的,小雪,你有儿子了,好漂亮的小家伙,等你能下床了,我们去看他!"

"我现在就想去,刚才在产房看了一眼,好可爱啊!"说着,沐雪的脸上盈满了慈祥。

"想好名字了吗?叫什么?"米凌笑问。"先说好啊,这是我的干儿子!"

"呵呵,好呀,你的干儿子,我的儿子!"两人说笑着,场面很是温馨。"嗯,他叫沐承,小名承承好吗?"

"嗯,好名字,承前启后啊,呵呵,不错!我的干儿子叫承承!"米凌含笑点头。

可是,就在此刻,护士突然慌慌张张的跑来,对两人道:"沐小姐,你的孩子不见了!"

"什么?"犹如一道响雷,沐雪惊得无以复加。"我的孩子怎么会不见!"

"刚才来了四个黑衣人,他们留下了这个,说沐小姐知道为什么!"护士说着就把信封递过来。

"啊——"刚颤抖着手,沐雪接过信封,打开,发现是一张支票,上面的数额好是五百万,另外夹着一封打印的信函,她看了一眼信,整张脸更加的苍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不——"

米凌接过信,错愕着,"怎么会这样?"

"他还是找来了,米凌,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啊!"沐雪满脸是泪,已经承受不住的瘫软下去。

"小雪,我帮你找,我们去找他!"米凌抱紧她,想给她安慰,却发现她手脚冰凉。"小雪啊,你要坚强啊,别吓姐姐好不好?"

"我要我的孩子啊,我不要钱,我只要我的承承,我的孩子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终于渐渐的转为悲恸的哀鸣,像只受伤的小猫,沐雪蜷缩在病床上,哀伤无助……

 

后续精彩内容,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首席爹地别惹我》续免费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后续高潮不断!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560 文章总数
  • 24136访问次数
  • 255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