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完本.言情】宠妻无罪:首席医生,求别撩 小说在线导读

 小说 宠妻无罪:首席医生,求别撩  已上线,

在微信公众号ID:zqfxiaoshuo【醉清风小说】回复书名:宠妻无罪:首席医生,求别撩
即可阅读全文!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1章 生还是死?

雨,倾盆而至,仿佛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帘,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女孩没有撑伞,只站在雨里,仰着头,坚韧的与妇人对峙。

"尹晓楠,你自己想清楚,这个孽种,生还是死?"

清冷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发出来一般,没有一分温度。

"妈,这孩子也是你们景家的血脉,你不能这么对他!!"尹晓楠还在试图说服眼前这名妇人。

双手护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却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刻像此刻这般冰凉无助过。

"呸!"景夫人温纯茹一声鄙夷的唾弃,"一个做ji-女的,也配生下我们景家的孩子?"

"我不是ji-女!!"

晓楠扯着喉咙,血红着眼,执拗的在雨里大喊。

"你妈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妈不是!她不是——"

温纯茹轻蔑的冷笑着,"尹晓楠,这孽种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不是死在你肚子里,就是死在医院,我绝不可能让他见到这个世界上的太阳!!"

晓楠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身子连连往后退,惊恐的瞪着眼前这个残忍的妇人,"你就是个魔鬼!!"

是啊!像她这样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对付,又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如果你不肯拿掉他,也没关系!我让你怀胎十月,让你跟他好好相爱十个月,然后出生的那一天……我也要让你亲眼看着他是怎么慢慢,慢慢断了呼吸的……"

"不要,不要……"

晓楠失控的摇头尖叫,眼底早已蒙上了一层惊恐的水雾,"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他是你的孙子,是你的亲孙子……"

"你这个疯子!!"

晓楠咬牙嘶喊,却突然,手中多出一把手术刀。

下一瞬,不待所有人反应过来,她狠狠一抬手,将那把锋利的手术刀直直的插进了自己的左腹中……

"啊——"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划破了灰蒙蒙的天空。

血,从她腹中涌出来,淌了一地,触目惊心得很。

"痛……"

尹晓楠躺在血泊里,一张脸蛋惨白得没了任何生气。

看着她血淋淋的身子,温纯茹终是满意的掀了掀嘴角。

"尹晓楠,如果再不从S市滚出去,那么接下来,你那个贱人娘也会跟你肚子里的这个贱种同样的结果,好自为之!!"

温纯茹走了。

大雨中,晓楠躺在地上,意识模糊的去摸口袋里的手机。

"救……救我,云庭,救救我的孩子……"

*******

四年后,A市,典石国际家装公司。

"总算是可以下班了。"

尹晓楠锤了锤自己酸胀的肩膀,开始收拾办公桌,准备下班。

"晓楠,这么急着下班,看儿子去呀?"同事李珊珊问她。

"是啊!"晓楠展颜笑开,一张脸蛋上洋溢着掩不去的幸福光彩,"我先走啦!拜拜。"

她挥挥手,招呼了一声,匆忙下班,就往医院赶了去。

"看来阳阳最近病情稳定了不少啊。"李珊珊看着晓楠离开的背影,欣慰的感叹一声。

"你怎么知道呀?"同事刘蒙蒙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嗨!看她心情呗,她那张脸就是阳阳病情的晴雨表,阳阳身体好不好可都写在她脸上了!"

"这倒是。"刘蒙蒙赞同的点点头,"晓楠压力还真挺大的,一个单亲妈妈也就算了,你说偏偏那么个可爱的一儿子,怎么就得了白血病呢!唉,这老做化疗,孩子受不住,她们家经济条件也扛不了啊!"

"嗯,咱们也只能祈祷他们能尽快找到配对的骨髓了。"

…………

辅仁三甲医院。

晓楠匆匆挤进了人满为患的电梯内,按下十楼的楼层键。

电梯启动,每一层楼都有人上上下下,好不容易才到了十楼,晓楠忙从电梯里挤了出来,径自往1023号病房走去。

推开病房的门,里面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她儿子的小身影。

晓楠一下子急坏了,出门顺手扯住一个恰好从她房门口经过的护士就问,"护士,我儿子呢?有没有看到我儿子?"

第2章 家有萌宝

"这个……"

小护士为难的看着尹晓楠,"对不起,这位家属,我……我是刚到医院来的实习护士,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我现在就去帮您问问您的专属护士,您先别急。"

小护士说完端着手里的药,就疾步往护士站走去。

晓楠也小跑着跟上。

才一到护士站,晓楠那颗悬起的心脏瞬间落了下来,放心的长舒了口气,却不自觉的稍稍红了眼眶。

护士台里,就见一个稚气的小光头,穿着一件小巧的蓝白条纹的病服,坐在高高的小吧椅上,两根小短腿儿悬在空中不停地晃悠着,手里还捧着一个小画板,正专注的给他身边的小护士画画呢。

"阳阳,来,夸小美姐姐一句,小美姐姐就给糖吃。"

小护士拿着可爱的糖果在小向阳面前晃着。

小向阳二话没说,就往护士小美的脸蛋上‘吧唧’了一口,"最最漂亮的小美姐姐,你不要再拿糖果诱惑阳阳了,我妈咪说了,阳阳要再吃糖可就连门牙都没有了,没有了门牙,长大了就找不到像小美姐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啦!"

小向阳这句话,逗得护士小美心里都乐开了花,她一把将小向阳抱了个满怀,"没关系,找不到女朋友呢,小美姐姐就牺牲点嫁给你!"

小向阳也‘咯咯’笑起来,"小美姐姐是骗子,你也跟这里所有的护士姐姐一样,都只想嫁给那个全院第一帅的医生哥哥。"

"嗯?"小美摇头,否认,逗他,"咱们院第一帅的帅哥明明就是咱们的小向阳,我不嫁你还嫁谁啊!"

小向阳抿着小嘴儿笑起来。

晓楠也忍不住笑了,走近护士台,敲了敲台面,"嘿,自恋的尹向阳同学!"

"妈咪!!"

小家伙一见晓楠,‘窜’的一下,就从吧椅上滑了下来,直往晓楠奔了过去。

"慢点慢点……"

晓楠弯身,一把将小东西抱了个满怀。

"小美,谢谢你这么耐心的照顾我们家向阳,真是辛苦你们了。"晓楠感恩的同小美道谢,平日里自己忙的时候,都是小美和这些可爱的护士们帮忙照顾着小向阳,也亏得有她们在,自己才能那么放心的去上班挣钱。

"嗨,晓楠姐,快别这么说,照顾阳阳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更何况阳阳还这么听话这么可爱,我们每一个护士可都喜欢得不得了呢!"

晓楠笑起来,"所以我才更要谢谢你们呀!咦,今天这边就你一个人值班啊?怎么都不见其他护士呢?"

"才不是呢。"小美笑起来,用下巴朝右边的长廊处比了比,就见一堆护士小姐们趴在墙角在偷看着什么,"她们这群花痴都在围观我们医院的一名新来不久的脑外科医生,说实话,帅得一塌糊涂,呵呵。"

小美说着,漂亮的嘴角都忍不住漾开了一抹痴迷的笑。

而这时候,围观的小护士们纷纷折了回来,每个人的脸上都还写满着流连忘返。

"人走了?"小美问她们。

"嗯,进手术室了。"小护士们一脸的惋惜。

"哎呀,景医生真是帅到引人犯罪啊!!"

"岂止,那磁性的嗓音,‘脑内血肿,准备手术’,哎呦,我的妈,连声音都能让女人怀孕啊!!"小护士一副花痴的模样,压着嗓子有板有眼的学着景医生说话。

"可不是!关键是人家帅成这般了,竟然还是个黄金单身汉!而且一来咱们医院就被破格提升了教授的头衔,前途无量啊!"

"我还听说人家家里政治背景可雄厚着呢,典型的高干子弟,要房有房,要车有车的,听说在富人区还有一栋独立别墅呢。"

"哇……"

所有的女孩发出一声惊叹,仿佛对这位帅气的脑外科医生又增加了些崇拜色彩。

"唉,完了完了,那咱们都别想了,准没戏!那样条件优越的男人哪看得上咱们这些人啊,有钱人家可都讲究门当户对呢!"

可不是。

‘门当户对’,四个字让晓楠竟莫名的想到了自己的曾经。

曾经,她也因为‘门当户对’而被迫与那个男人分离,到最后,记忆中那个叫景易宣的男人,却终究只能成了她生命中钢琴的第八十九键,是她永恒触摸不到的距离。

第3章 疯女人

尹晓楠才一从总监办公室出来,李珊珊就把手机递送到了她面前来,"晓楠,你手机都响了十几遍了,赶紧看看是不是有人找你有急事。"

"是医院来的电话吗?"尹晓楠连图纸都来不及放下,急忙接过手机。

"不是不是,你放心,要是医院电话我早帮你接了。"

晓楠打开手机看一眼,长舒了口气,善哉善哉,只是妹妹的一个好朋友李觅雅打来的电话。

她连忙回了个电话过去,那头很快就把电话接通了,"晓楠姐,不得了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是思若,思若她……跳楼自杀了!!"

‘轰——’一句话,如同一个炸弹一般在晓楠的脑子里猛然炸开。

"不过你放心,晓楠姐,思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李觅雅的两句话,让晓楠整个人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她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紧张的问她,"那思若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

"我们已经把她送到医院了,医生说大问题没有,但是……脚摔断了一条,而且还有轻微的脑震荡……"

晓楠倒抽了口凉气,"这还叫没什么大问题?哪个医生说的!"

她莫名的有些来火。

"是……是思若的主治医生说的。"

"算了,算了,你们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辅仁医院。"

"行,我先请个假,待会再给你电话。"

晓楠匆匆挂了电话,就去同领导请假。

她在捷运上又给李觅雅打电话,"思若为什么会突然自杀?"

"这个……"

李觅雅有些为难。

"觅雅,你要还当我是你姐,你就跟我说实话。"

"好啦,我说。是这样子的,其实思若也不算是自杀,她就是故意从三楼把自己摔下去的。"

"她疯啦?"晓楠生气的喊了一句,也没管自己还在公共场所处。

"她……她其实就是看中了辅仁医院一名脑外科医生,好像是姓景来着,但这景医生对她一直爱理不理的,最后她就只能想出这么糟糕的办法了。"

景医生?该不会是那天护士小姐们一直议论着的,所谓连声音都能让女孩们怀孕的院草吧?

"我看她真是疯了,她看什么脑外科啊,直接去精神科才是!"晓楠气得浑身发抖,"有这么爱一个人的吗?啊?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她以为她谁啊?她知不知道她自己这条命谁给的啊?她这么做对得起她妈,她姐,对得起每一个关心她的人吗?幼稚!!"

"晓楠姐,你就别生气了,我都骂了那丫头好久了,她是不懂事,她说她不这么做,就没机会接近人家脑外科医生,你就看在她一片痴心上,别跟她置气了。"

"呵!"晓楠冷笑,"我看她那颗脑子早就被摔坏了!"

"尹思若,你最好跟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件事!!"

晓楠一进病房,生气的一把将包摔在床头柜上,红着眼瞪着床上缠满绷带的尹思若。

"姐……"

尹思若眼眶红红的瞅着生气的晓楠,满脸的委屈和可怜,"我疼……"

"你活该!!"

晓楠愤怒的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见姐姐这副绝情的样子,尹思若委屈的眼泪水一下子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姐,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还敢有以后,看我饶不饶你!!"

晓楠望着自己妹妹那条被打了石膏的腿,心里疼得打紧,嘴上却不轻饶她,"追个男人,连命都搭上去,真是荒诞!"

尹思若偷偷觑了一眼生气中的晓楠,小心翼翼道,"姐,我真的很喜欢他。"

"尹思若,我警告你,喜欢归喜欢,但这种事情绝对下不为例!!"

她真不敢想象,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才能让自己的妹妹做出这么荒谬的事情来!

尹思若同晓楠撒娇,讨饶,"姐,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再有下一次,跳楼的就是你姐姐我了!"晓楠说着起身去倒水,"行了,说说你喜欢的那个什么景医生吧,人怎么样?靠谱不靠谱?那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你做出这么不经大脑的事?"

"姐,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你呀!他是我的主治医生,待会会过来查房,你自己看呗!不过,看归看,你可不能被人家迷倒啊,他可是我的!"尹思若开玩笑的说着。

晓楠失笑,"行了吧,我可不像你那么花痴!待会来了,我倒要好好问问他,在他景大医生的眼里,病患到底要出了什么问题才能叫大问题!"

她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水壶,"没水了,我去提点水过来。"

晓楠拧着热水壶出了病房。

出门右转,顺着长廊往开水房走去。

不经意的一个抬头,仿佛间桑格见到了一抹久违的颀长背影,他一席干净的白色大褂,双手随意的兜在口袋中,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却还来不及待她看清楚,那抹身影就飞快的消失在了长廊尽头。

第4章 再见故人

晓楠想要追过去的,步子才一迈出去就停了下来。

尹晓楠,你在做什么呢?那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里可是A市,离他住的S市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而且,就算是他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真的就能不顾一切的追上去吗?四年前不可以,四年后,也同样不可以!

尹晓楠魂不守舍的打完水,从水房一路飘回了病房,整个人还有些不在状态内。

"你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现在还有恶心反胃的感觉吗?"

尹晓楠才一踏进病房,一道不真实的男性低音,就那么淡淡如水的闯入她的耳中来。

熟悉的语调,如若幻听,让她胸口猛然一窒,那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一般,她一瞬间有些呼吸不过来。

"不反胃了。"床上,尹思若笑着,认真回答医生的问题,眼眸一瞟,瞄到了门口的尹晓楠,"姐,你杵在那干嘛?怎么不进来?"

忙着给尹思若检查身体的景易宣没有回头,弯身,专注的查看她的眼瞳,"头呢?还晕不晕?"

"一点点。"尹思若点头。

见门口的尹晓楠正盯着景易宣的背影发呆,尹思若开玩笑似的又喊了一声,"姐,你干什么呢?干嘛一直盯着人家景医生看啊?"

景易宣依旧没有回头,直到身后晓楠的声音响起,"思若,你渴了吧?我给你倒水。"

景易宣似乎愣了一秒,回头,一眼就见到了门口的尹晓楠。

两束目光毫无预兆的相撞在一起,锐利如鹰的黑眸让晓楠有一秒骤然停止了呼吸,那一瞬,宛若连身体的血管都要凝结成石,心脏‘咚咚咚’的,如擂鼓一般,疯狂的撞击着她的心口。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景易宣当真还有再遇的一天!

较于她情绪的起伏,反观景易宣就显得平静多了。

错愕的神情不过从他深沉的眼底一掠而过,很快,恢复如初。

如若,她的出现,于他,惊不起任何波澜。

又或者,四年后的尹晓楠,于他而言,不过只是个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陌生人。

"尹思若病患的家属?"

他低沉的嗓音像极了大提琴那深沉的音韵,浑厚动听,酥人心魂。

"是。"晓楠点头,握着开水壶的手紧张得有些发抖,"我是她姐姐。"

景易宣转头,弯身继续替尹思若做基本检查,"病人可能还需要留院多观察几天,平时你多留心一点,如有恶心作呕的情况,及时找我。"

"好的,谢谢。"

晓楠的心绪还有些起伏不定,她走近桌边,给妹妹倒水。

"姐,他就是我跟你说的景医生,我的主治大夫景易宣!"尹思若不停地冲尹晓楠挤眼睛。

晓楠握着水壶的手陡然一偏,滚烫的开水洒了出来,溅在她的手背上,烫得她下意识的低叫一声。

顿时,手背上开始火辣辣的疼。

她忙将右手下意识的藏在背后,继续低头倒茶,却倏尔,只觉手背一凉,右手被人握住。

是景易宣。

晓楠浑身紧绷,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禁锢,却发现他的力道让她根本无从抵抗。

"烫伤不算厉害,起了些水泡,涂些烫伤膏就好。"

大概这些不过只是医生的本能反应,因为,在他那双深沉的眸底,晓楠根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关心及担忧。

他依旧是那清清淡淡,不冷不热的态度。

"小林,带尹小姐去上点烫伤膏。"景易宣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吩咐候在旁边的小护士。

他说完,又折身走近尹思若,弯身从她床尾的床单下取了她的脑部CT图出来,对着窗外的阳光认真的看了一会。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外的梧桐树,斑驳的筛落进病房来,景易宣站在光晕里,光洁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被细碎的阳光点缀着,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峰,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他的高贵及优雅。

"尹小姐,我们走吧。"

护士小林催晓楠。

"不用了。"晓楠拒绝,微微一笑,"小问题而已,我自己能解决。"

"问题确实不大。"

窗边仰着头看CT图的景易宣突然幽幽的开了口,他将CT图收进白色塑料袋中,这才不紧不慢的继续说,"轻微烫伤是小事,但一旦没有处理得当,水泡破裂,细菌感染,伤口发炎导致身体发热,高烧不退……"他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回头看晓楠,视线不轻不重的落在她的脸上,"考虑清楚,到那时怕就不是一支烫伤膏能解决所有问题了。"

晓楠抿唇看着他。

危言耸听!

第5章 终于还是见到了

"那麻烦景医生帮我开个药单。"

明知他在夸大其词,但谁让他是医生呢?!

"小林,去替尹小姐开单吧。"

"好的。"

小护士出了病房去。

景易宣拿起床尾的检查表,龙飞凤舞的在上面写着什么,握笔的手指,干净葱白。

末了,同尹思若交代,"你的情况恢复得还算比较理想,好好休息,按时吃药,有问题随时叫我。"

他将笔收进胸口的口袋里,迈开双腿,出了病房去,头也没回。

"姐,姐!干嘛呢,又发呆!怎么样,怎么样?他是不是特别优秀?"景易宣前脚才踏出去,尹思若就迫不及待的追询姐姐的意见。

晓楠缓然回神,看着妹妹脸蛋上那掩饰不掉的爱慕,她满心的焦躁和不安。

"我先去拿药。"

她找了个借口,匆匆出了病房。

长廊上,景易宣正和一群医生们边走边聊着,偶尔他会侧头过来同身边的医生谈论两句。

即使隔着长长的距离,晓楠还是能清楚的捕捉到他侧颜上的那一抹令人炫目的笑容。

恍如隔世,一去四年,他还是他,笑若星辰,仿佛什么都未曾改变,却又似什么都变了。

至少,这笑,她再也明目张胆的见不到了。

心,有些闷痛。

晓楠缓然回神,匆忙追上他的脚步。

"景医生。"

尹晓楠站在他的身后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

身前的男人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走。

"景医生!"

晓楠又追了几步。

终于,前方的景易宣停了下来,所有的医生也跟着停下。

他双手兜在白色大褂的口袋中,转身,慵懒的眯着眼,睇着对面的尹晓楠,"尹小姐,有事?"

"嗯。"

晓楠点头,心跳如鼓。

看一眼他周边的其他医生,她抿了抿唇,有些不自在,"那个,能不能单独跟你聊聊?"

"我只聊病患的病情,其他事……抱歉,我很忙。"

景易宣说完,转身要走。

身旁的几位医生误以为又是一名爱慕景易宣的家属,纷纷忍俊不禁的笑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晓楠深呼吸了口气,捏了捏拳头,晦涩的说道,"景医生,我能不能恳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妹妹!"

景易宣回转身来。

一贯淡漠的眼眸此刻寒如冰池,"你把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薄唇间溢出来的声音更是冷得叫人不寒而栗。

高抬贵手的放了她妹妹,就像当年她求着自己放过她一样吗?他景易宣于她,是毒蛇?还是猛兽?!

见尹晓楠不说话,他凉凉的掀了掀唇角,"你妹比你可爱多了。"

"她因为你跳楼了。"

"所以?"景易宣挑眉,事不关己的问她。

晓楠尽可能的忽视掉他的恶劣态度,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所以,如果你不喜欢她,请你跟她说清楚,不要给她任何奢望的机会!"

景易宣听完她的话,‘嗤’的一声就笑了。

那笑,冰凉而讥诮,分毫不达及眼底。

他一步走上前来,逼近晓楠,双手懒懒的兜在口袋里,低着眉,居高临下的觑着她,好笑道,"她喜不喜欢我,这是她的事情,与你有干系?还有,尹小姐,实在抱歉得很,我景易宣只是个医生,还不具备主宰别人心脏的能力!你的忙,我帮不上。"

他说完,转身,领着那帮医生,头亦不回的离开。

他走了,身边却仿佛还残留着他的味道。

当你喜欢一个人时,他的身上就会有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特殊味道。

而偏偏,留在晓楠身边的就是这股特别的余味,弥漫在她的心里,久久散不去。

戴云庭城南的别墅里。

晓楠抱着抱枕缩在客厅的沙发上,头闷在枕头里,有气无力的问身边的戴云庭,"你知道我今天见到谁了吗?"

"嗯?"戴云庭递了杯水过来,"先喝口水。"

晓楠闷在枕头底下,摇头,"不想喝。"

戴云庭将水杯搁在长几上,撞了撞她,"到底见着谁啦?一副丢了魂的样子。"

"景易宣。"晓楠的声音闷闷的从枕头底下发出来。

戴云庭喝水的动作僵在半空中。

半响,"终于还是见着了?"戴云庭没有太多的惊讶,将手中的水杯搁回在长几上。

"你一早就知道他来A市了?"晓楠终于抬起了头来,问戴云庭。

 
 
 
文章篇幅有限,就发到这里啦。
微信搜索公众号“ zqfxiaoshuo ”关注“醉清风小说”回复书名:宠妻无罪:首席医生,求别撩
即可阅读全文。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love/2019-06-09/530.html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471 文章总数
  • 11009访问次数
  • 204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