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一夫当官

第3章 暗算                            

就在陆涛和夏坤拷贝走酒店账务的那天下午,柳洪亲自赶到稽查局,邀请肖元桥和分管检查工作的副局长李湘铭以及陆涛、夏坤晚上一起去奥尼尔国际大酒店吃饭。

肖元桥、李湘铭、夏坤都答应出席,唯独陆涛坚决不去吃饭,并委婉地劝说肖元桥和李湘铭等人:奥尼尔酒店很可能存在严重的偷税漏税问题,在没有初步结论之前,最好不要去酒店吃饭,以免到时候被动。

在他说这番话时,他看到肖元桥脸上露出了明显不悦的表情。但因为陆涛是这次检查行动的主检,最后的稽查结论必须要他出具,他如果不去吃饭,这顿饭吃起来也没多大意义,所以后来肖元桥等人也都向柳洪推辞,说等初步的结论出来以后再一起吃饭商议。

经过几天的查账,陆涛得出的初步结论是:奥尼尔酒店以"两套账"的手段,三年时间内少申报缴纳地方各税四百多万元,同时还存在向其他酒店购买住宿和餐饮发 票等发 票违法行为。同时,因为酒店是以做假账的形式少缴税款,应该定性为偷税,必须予以所偷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即使按照最低百分之五十的处罚标准,再加上滞纳金,此次奥尼尔酒店补税罚款将会达到七百万元以上……

当柳洪从肖元桥口里得知这个初步结论后,昨天下午立即赶到了稽查局,再次邀请肖元桥和陆涛等人去奥尼尔酒店吃晚饭。这一次,肖元桥没有征求陆涛的意见就答应下来,但陆涛还是不愿意去吃这顿饭,加之陈珮下午又到局里来找他了,所以他再次拒绝了柳洪的邀请。

对于柳洪来说,陆涛不去吃饭就是不给他面子,所以此刻一见面,他首先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责问了陆涛几句……

陆涛是个服软不服硬的犟脾气,见柳洪一副居高临下教训人的口吻,不由心头火起,硬邦邦地答道:"柳总,我知道你在桃林地位高、面子足,但既然是请客,那就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情,不能说我不去赴宴就是摆架子,就是不给你面子。更何况,我现在正在主持查处你们酒店的偷税漏税问题,按照规章制度,我不能接受你的宴请,否则就是违规违纪,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

肖元桥知道陆涛是个脾气来了天王老子也不怕的人,生怕他跟柳洪当场吵架,忙向柳洪使了个眼色,然后笑着劝陆涛:"小陆,柳总刚刚不就是一句玩笑话吗?你这么认真干什么?他今天过来就是跟你来核对稽查数据的,你把初步的稽查结果跟他介绍一下,两个人再就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和数据商讨一下,我现在到龙局长办公室去汇报个事情。"

随后,肖元桥便走出门到四楼局长室去了,临走前还顺手把门带关了。

柳洪等肖元桥离开后,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陆涛说:"小陆,刚刚我确实是开玩笑的,你不要介意啊!请你把稽查结论给我看看,看完后我再跟你讨论。"

陆涛把那份计算说明丢给他,这份说明上详细列明了每一个税种应交多少、已交多少、应补多少,最后还有拟处罚的金额和滞纳金数目。

柳洪仔仔细细地看完后,先不说话,而是从随身带着的提包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估计里面至少有一万元钞票。然后,他用那份计算说明将这个大红包包裹起来,一起推送到陆涛面前,满脸堆笑地说:"小陆,我刚刚看了一下数据,一起要补缴七百多万元税款、罚款和滞纳金,我们酒店是无论如何也交不起的。对于具体的税收政策我一窍不通,所以也无法跟你商讨哪些地方该通融、哪些地方不该交,总而言之一句话,要请你和稽查局各位领导高抬贵手照顾照顾。"

陆涛将那份计算说明打开,把里面包裹的那个红包拿出来,推回到柳洪面前,冷冷地说:"柳总,很对不起,你送礼送错了对象。我可以告诉你:参加工作三年以来,我连纳税人一包烟都没有抽过,也从不接受纳税人宴请。你已经看了计算说明,既然说不出什么意见来,那就请你们的财务主管过来跟我核对数据。我还有事情要做,失陪!"

说完"失陪"两个字,他看了看柳洪那张已经气成了猪肝色的脸孔,心里冷笑一声,拿起桌上的资料便扬长而去……

晚上在县局食堂吃完饭后,陆涛没有再去买啤酒借酒浇愁,而是到办公室看了一阵新闻、玩了一会儿游戏,十点半钟便散步回到距离地税局不远的"绿岸豪庭"小区。

在小区门口,陆涛看到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每个人手里提着一瓶啤酒,好像在悠闲地品酒闲聊。

陆涛没有在意,径直往那几个年轻人走过去,正准备进小区大门,一个年轻人忽然走过来,把手里的啤酒瓶扬了扬,嘴里喷着酒气,阴阳怪气地说:"小靓仔,喝口酒不?你长得这么帅,皮肤也白白嫩嫩的,是一块小鲜肉啊,我们老大最喜欢了。要不,你就跟着我大哥做‘小受’算了,保证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陆涛一听这醉鬼满含侮辱的话语,气得浓眉倒竖,抬手就将他的酒瓶子拨开,瞪眼叱道:"滚开!你再满嘴喷粪胡言乱语,老子一巴掌打肿你的嘴巴!"

他后面那句话刚刚落音,忽然感觉到脑后一股劲风袭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后脑勺便挨了一酒瓶子,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后脑上流出来,瞬间就把脖子打湿了——原来,就在他呵斥那个醉鬼的时候,有人潜行到了他后面,狠狠地砸了他一酒瓶子!

陆涛自幼练武,曾经获得过全省散打比赛第二名,从小到大从来没吃过今天这样的暗亏,不由勃然大怒,忽然一个车转身,对准那个偷袭自己的歹徒飞起一脚,正踢在他的下巴上。顿时,那歹徒嘴里鲜血狂喷,门牙都被踢掉了,捂着嘴巴连退几步,大声哀嚎起来。

另外几个年轻人见同伴吃亏,立即围拢过来,把陆涛包围在核心,挥舞手里的啤酒瓶朝陆涛头顶和身上砸去……

第4章 犯忌                            

陆涛虽然功夫比较厉害,但因为此刻赤手空拳,后脑勺刚刚又被狠狠地敲了一瓶子,流了不少血,所以在施展开拳脚接连打翻了两个混混后,已经有点头晕目眩、手脚乏力,动作也迟缓下来,又挨了几瓶子。幸好这些酒瓶都砸在肩膀和背部,虽然吃痛,却并不要紧。

就在陆涛感觉到自己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厉声呵斥声:"住手!我是警察!"

正在围攻陆涛的混混们吃了一惊,忙转头往东边一看,只见在明亮的路灯光下,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子站在距离打斗现场两三米左右的地方,双手叉腰,圆瞪杏眼看着他们。

一个混混头目赶紧低声对同伙说:"快跑,这女的是县公 安局副政委何莹,号称‘何仙姑’,是公 安局出了名的一个泼辣货、母夜叉,落在她手里就惨了!"

那些混混们听说这个身段袅娜、眉目如画的漂亮女警就是大名鼎鼎的"何仙姑",个个吓得心惊胆寒,在那个混混头子的带头下,唿哨一声往西边落荒而逃,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何莹快步走到陆涛身边,定睛一瞧,有点惊讶地问:"小陆,怎么是你?你和那些二流子是怎么打起来的?"

原来,何莹跟陆涛租住的房间是一个单元,而且都在九楼,整个楼层就只有他们两户。因为都是穿制服的国家干部,所以两个人偶尔互相打个招呼,有时候何莹家里的灯泡坏了,或者要搬运什么重东西上楼,何莹都会请陆涛帮忙。

只不过,在陆涛心目中,何莹实在是太美了、太有气质了,美得令他经常产生"莫敢仰视"的自卑感,所以每次跟她说话或者帮她做事时,总是莫名其妙地脸红心跳。

在其他女人面前,陆涛历来是神采飞扬妙语连珠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只要一遇到何莹,他就有点笨嘴拙舌,连一句玩笑话都不敢说,肚子里满腹的才华和幽默细胞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连他自己都感到非常诧异……

何莹见陆涛怔怔地不做声,又见他后脑勺在流血,以为他被打出了脑震荡,忙走到他身后,用柔滑的手掌托住他的脑袋,仔仔细细地察看了一下他的伤口,用惊怒的语气说:"这些王八蛋,怎么下手这么狠?我先打110报警,然后送你去医院吧!"

陆涛摇摇头说:"何政委,那些混混已经逃走了,打110也没有用,捉不到的,麻烦你送我去医院吧!"

何莹也知道那些混混们有备而来,陆涛又不认识他们,即使安排警力去搜捕也肯定是做无用功,于是点点头说:"行,我先送你去医院将伤口缝好,再到城关镇派出所去报个案录个口供,以后万一你遇到了那些暗算你的歹徒,就可以报警抓他们了。"

陆涛听话地点点头,让何莹送他到人民医院将后脑勺的伤口缝合,又在她的陪同下到城关派出所报案并录了口供,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在进入房间前,陆涛再次向何莹道谢。何莹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你不也经常帮我做事吗?快进屋去好好休息一下,别像个老婆子一样啰啰嗦嗦的。"

第二天早晨八点,陆涛头上缠着纱布,先来到肖元桥办公室,向他报告了昨晚自己遭暗算的事情,并一口咬定那些偷袭他的人是柳洪唆使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奥尼尔酒店的问题上没有给他面子,也没有接受他的贿赂,令他恼羞成怒,于是便策划指挥了昨晚的偷袭行动……

肖元桥耐着性子听他说完,把脸一板说:"小陆,你有证据证明昨晚那些袭击你的人是柳总唆使的吗?如果这只是你想当然的猜测,我劝你不要到处乱说,万一传到了柳总耳朵里,他会追究你的毁谤责任的。"

陆涛见他作为一个领导,对自己无故遭受殴打的事情不闻不问,反而指责自己诽谤柳洪,不由气往上撞,急怒之下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了,圆瞪双眼说:"肖局长,你以为我像个三岁宝宝一样好欺哄是不是?你敢指着自己的良心说没有收受柳洪的好处吗?作为稽查局长,你不仅不替遭到打击报复的下属主持公道,反倒将屁股歪到违法嫌疑人那边,你不觉得问心有愧吗?"

肖元桥被他说中心病,不由恼羞成怒,忽然抬手在办公桌上猛拍一掌,涨红着脸厉声叱道:"陆涛,你今天是疯了还是吃错了什么药?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得了柳洪的好处?今天你如果不拿出我收受好处的证据出来,我会报告局党组对你进行严厉处分!"

此时,李湘铭等三位副局长听到这边吵闹,都赶过来劝解,恰好听到肖元桥的话,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瞪视着陆涛,满脸都是愠怒鄙夷的神色。

李湘铭怒气冲冲地问:"陆涛,昨天我也跟着肖局长去赴宴了,你是不是认为我也收受了柳洪的好处?在你的眼里,我们都是贪官污吏,只有你是廉洁自律的好干部,对不对?你这样血口喷人,难道就不怕同事们寒心?不怕大家对你敬而远之?"

陆涛知道自己当众指责肖元桥收受好处,确实是犯了大忌,甚至可能会激起众怒,心里微微有点后悔,但嘴巴上却并不肯认输,把脖子一梗说:"我所说的收受好处,并不单单是指接受柳洪的红包礼金。你们接受他的宴请,就是一种违规行为,也是一种接受好处的行为,我并没有污蔑谁、诽谤谁!"

说到这里,他也不管肖元桥和那几位副局长恼恨的目光,转过身子扬长而去。

进入办公室后,陆涛摸摸自己脑袋上包裹的纱布,越想越恼火,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肖元桥他们怎么答应柳洪,自己一定要坚持那个偷税的初始结论,绝不让步!

下定这个决心后,陆涛俯下头想去开抽屉,却突然发现中间那个上锁的抽屉被撬开了,而且拉开了一半,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赶紧将整个抽屉拉出来,往里面一看,顿时傻了眼:放在抽屉里的奥尼尔酒店稽查底稿以及那个拷贝了酒店真实账目的u盘,已经被人偷走了!

                                                                                     下一章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love/2019-01-23/174.html

猜你喜欢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13 文章总数
  • 143访问次数
  • 142建站天数
  •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