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正文

阴尸美人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阴尸美人》已上线,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阴尸美人免费阅读全篇~~~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一章 枕边人

都说大学生是毕分族,一到毕业就分手。但偏偏我和女朋友就不信这个,毕业之后我俩努力进了同一家公司工作。

我们俩也都干劲十足,想着攒钱,再过两年就结婚。

这不,最近公司为了调动员工积极性,公司给出差同事奖励补贴。

这次公司派遣我到河北,白天和客户商谈,夜晚回到宾馆,我给女友打了个电话。

刚刚聊了没两句呢,她就想挂电话,"早点睡吧,今天我太累了,不和你多聊了……"

我隐约听到了电话那头还有其他人的声音,就问她家里怎么还有人呢。

女友不耐烦的说,"你出差我一个人害怕,就叫了闺蜜雨晴过来陪我,怎么地,你还不相信我啊?要不我让她跟你说两句!"

我心里咯噔一跳,勉强的笑着说不用了,"我当然相信你了,女友,早点睡吧。"

挂了电话之后,我点了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满心忧愁。

没想到毕业才多久,我女友就学会撒谎了。

如果在家里陪着我女友的是雨晴,那现在躺在我床上的又是谁!

雨晴和我对象大学一直都是舍友兼闺蜜,非常好。谁也没想到会这么巧,毕业之后,她竟然和我们进了同一家公司,还跟我同部门。

刚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一脸懵逼,觉得暗无天日。

有了她这么个好监视器在,我所有的事情岂不都无所遁形,我女友能通过雨晴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没想到上班没多久,雨晴就经常对我撩拨,搞得我心里痒痒的。

更没想到的是,这次来河北,她居然主动跟我们老大申请要和我一起出差。

就在五分钟之前,雨晴敲开了我的房门,径直进来躺在我床上,说她一个人睡觉害怕。

"王哥,快点来昆嘛~"看我打完电话,雨晴翘起了修长的大白腿,一点点的褪去黑丝,边抛媚眼边冲着我勾了勾手指。

放眼望去,睡衣下的神秘地带若隐若现。

但都这个时候了,昆你妹啊!

这个时候我哪还有这心情。

雨晴明明就在我床上,我女友居然还骗我说叫了她去陪自己,摆明了家里还有其他人。都这个时候了,老子哪还有心情昆。

我狠狠的把烟头扔到地上,准备抄起行李订机票连夜赶回去的,但很快我又犹豫了。

如果这个时候回去,我根本没法跟我女友解释,总不能说因为她闺蜜就在我床上,我发现她给我戴了绿帽子?

而且今晚要是走了,和客户约好明天的会议就黄了,到时候这一单业务可就黄了。

好几百万的单子呢,要是黄了,老大非得宰了我不可。

站在路边好久,我压下心里的火决定等回去再好好算这笔账。

在附近宾馆重新开了间房,一个夜晚都没睡好,第二天也不知道雨晴那女人怎么回事,电话也打不通了。

我一个人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了客户公司,好在我做的准备功课充足,硬生生把单子给拿了下来。

签完合同我立马给公司文员打了电话,给我订了最早一班回公司的飞机票。

下了飞机我打了出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公司,把合同给了老大后,我火急火燎的直接冲到了女友办公室,把她叫了出来。

一见面,她就拉着我的手,问我是不是很累,黑眼圈都出来了。关心我的模样和昨晚不耐烦的声音,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

虽然她化了淡妆,但我还是看出来她有些憔悴,而且眼睛里还有血丝,好像昨晚也没睡好。

为了不露馅,我只得旁敲侧击的问她昨晚干嘛去了。

她噘着嘴瞅了我一眼,"还能干嘛,不知道谁养的狗在楼道里叫了一夜晚,你又不在家,我害怕,一夜都没睡好。"

说着话的时候,她还打了个哈欠。

呵呵,真是有趣,撒谎都不能走点心吗。昨天还跟我说叫了雨晴陪她一起,今天就成了一个人害怕没睡好了。

我本来想当场拆穿她的,但她手机突然响了。

我注意到她看手机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抹惊慌,然后就跟我说还有工作要做,让我先回办公室休息,等她一起下班给我一个大惊喜。

大惊喜,呵呵,我看是个大惊吓吧。

不过当着公司这么多人要是拆穿她,到时候我俩都下不了台,少不了一顿吵架。我担心闹得太大,到时候影响不好被开除就不好了。

回到办公室后,同事们都夸赞我厉害,实习生就能拿下这么大的单子,转正涨工资是肯定妥妥的了。

我笑呵呵的跟他们客气了几句,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工作了。

坐了一会后我抬头看了眼雨晴的位置是空的,难道她在河北还没回来?

正好经理过来,我顺口就问了他一句,"经理,谢雨晴呢,她出差还没回来吗?"

经理:"出什么差,她请了病假在家里休息呢。"

旁边的同事也笑着打趣,说我该不会是看上了雨晴,想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吧。

但我可一点都开不起来这个玩笑,什么请病假了,她昨天明明和我一起去出差了啊。

我跟经理一说,经理皱着眉头,"小李啊,你是不是出差没休息好,雨晴一直都在家休息呢,没有跟你一起出过差啊。咱们是人性化公司,怎么可能让员工带病工作呢。"

 

 

 

第二章 脏物

经理的说话的时候不像作假,我再三跟他确认了雨晴确实病了休假在家,已经一周多了。

顿时,我脊背发麻。

如果雨晴休假一周多,那和我一起出差的是谁……

我赶紧给雨晴打电话,但打了好几遍都不在服务区或者空号。

一整天上班脑子都浑浑噩噩,一直到下班我女友叫我回家我才回过神。

外面天都黑了,开车回家的路上,女友看我有些精神不集中,问我怎么了,专心开车。

刚开始问我随口敷衍说没事,接连问我好几次有些烦了,我不耐烦的吼了一句,"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难道你不想说说昨晚你到底背着我做什么了吗!"

女友说她就是一个人在家啊,难道还能骗我不成,"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昨晚不知道哪家的狗一只叫个不停,没睡好,你看我黑眼圈都出来了!"

装!

装的还挺像。

这回我没客气,跟她说撒谎也要撒的像一点,不要自己说的话自己都园不上,"昨晚给你打电话,你还跟说害怕,叫了雨晴一起在家,你都忘了吗?"

"什么电话?"

女友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问我是不是记错了,昨晚根本没给她打电话啊,而且她不可能叫雨晴一起的啊。

我说能不能别演了,打没打电话难道我能不记得吗。

女友似乎也有些生气了,把手机递过来,"不信你自己看通话记录!"

我直接懒得接,通话记录直接可以删,当我不知道呢。女友还故意的把电话往我手里塞,我让她别弄了,没看见开车呢。

正这时候到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我口袋里手机嗡嗡的响,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我接了电话,传来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不想死就不要回家,不要信陈琳的话,现在立刻下车!"

听声音有些熟悉,但分辨不出来。

我说你谁啊,说这话什么意思。

对方没回答我,只是跟我又说一遍,"想活命,你就按我说的来做!"

我又问她是谁,没回我。

女友问我谁的电话啊,我说不知道,骚扰电话吧。

她不信,把我手机抢过去,对方已经挂了,等她打过去的时候就是空号了。

打了好几次,到红灯变绿都没打通,她才把手机还我,催我赶紧开车回家。

我刚启动车,突然车前窜出来一个蓬头散发的人影站在车前,吓得我赶紧一个急刹停车。

还不等我把车停稳,两道灯光斜刺过来,一辆满载大货车从眼前呼啸而过,直接把那个女人撞飞的没影。

我瞬间愣住,两只手打颤,脚底发凉。

赶紧下车,那货车撞断了好几棵树,冲出花坛早就变形的不成样子。

但我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都没看到那个被撞飞的女人在哪里,好像凭空消失一样,毫无痕迹。

就算是被撞成泥,也应该有血流出来啊。

我正发着愣,手机又嗡的响起来,又是刚刚那个陌生的号码,我一接通,对方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

"现在你相信我了吗!"

我愣了一晃神,脑海里一道晴空霹雳,瞬间明白过来。

如果刚刚不是那个突然窜出来的人影,恐怕被大货车撞飞的就是我!

脑补出的场景,让我浑身直冒冷汗。

不过,为什么这个人对我的行动了如指掌,能做到这一点,她肯定离我不远。

但我看了眼附近,除了来来往往的车,围观的路人也看不出谁可疑。

所以,她在哪呢。

我打电话回去还是无法接通,只能尝试的发了个短信,问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信息秒回:"我是雨晴。"

我脑海里嗡的一震,有些摸不透现在的想法了。

女友看我站着发愣,下车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找什么呢。

我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当然隐藏了让我不要回家不要相信她的话,只说了刚刚是雨晴的电话,是她救了我们一命。

女友又是一脸古怪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总是说胡话,"刚刚在车上就想没跟你说,雨晴已经走了好几天了……"

我说她不是在家休假呢吗,去哪了。

女友顿了一下,才缓缓说道:"走了,就是死了。"

死了?

我感觉到眼角都直抽搐,这都是怎么了。

公司经理明明说的是休病假,而且刚刚雨晴还打来电话,那声音总做不得假吧,结果我女友居然说雨晴死了好几天了。

如果雨晴死了,那她怎么给我打的电话。

而且公司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吧。

联想到之前的事情,我瞬间就明白了,女友在骗我,目的就是圆住自己之前撒的谎。

呵呵,瞒着我在外面瞎搞,为了圆谎连死人这样的话都能编出来,我真的是无fuck说。

雨晴之前打电话让我下车的时候说过不要相信我女友,让我想到一种可能,这场被阻止的车祸跟我女友有关……

想到雨晴跟我说的话,我感觉女友的确很不正常。

我装作相信了女友的话,说出事了,我得报警。

"你疯了啊!"

女友劈手夺走电话,说这事跟我们没关系,不要闲的惹麻烦上身。

我抢过手机硬要报警,说都车祸出人命了,咱能眼睁睁看着吗。

女友说我有病,自己拦了辆出租车就走了。

看着她走,我才松了口气。

报警并不是我的目的,我只是想到雨晴说的让我不要回家。

如果这一切真的跟我女友有关,那家里肯定还有一场"大惊喜"等着我。

不管是真是假,不回家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所以我干脆借机报了警。

没多久交警就来了,现场盘查一番之后确认货车司机酒驾,然后把我带回派出所去做笔录。

做完笔录都是半夜,我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吃了碗面,在街面上晃悠了一阵,找了间便宜的宾馆住下。

一整晚,我都在捋这几天的事情。

但想来想去,都捋不出头绪,杂乱如麻,根本分辨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第二天去上班,精神萎靡的,哈欠连天,根本不在状态。

经理看我这模样,问我需不需要请假回家休息,反正明天就周末,不差这一天。

我本来想着随便熬一天就算了,但经理这么一说,我琢磨了下就干脆请假了。

硬撑着影响其他同事,经理看到了也心里不舒服。

找人事写了假条,顺便要了雨晴的住址。

与其猜来猜去疑神疑鬼的,不如直接上门去找她问个清楚。

打了车奔去雨晴住的小区,还没进去的时候,路边蹲着的一个老乞丐突然抓起竹棍朝着我脚边抽了一棍,"脏东西,离老子远点!"

虽然没打中我,但这无缘无故的被人连骂带抽的,搁谁不生气,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呢。

我停下脚,回敬了一句,"老东西骂谁呢!"

第三章秘密

"骂的就是你!"

老乞丐中气十足,脏兮兮的面容下双眼格外的晶亮,拿着竹棍冲我挥了两下,嫌弃的说:"看你打扮的人模狗样的,非要当个色鬼!呸!"

卧槽!

这就不能忍了!

现在正好下班的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不少白领,偏这老乞丐嗓门又大,引得周围人都盯着我看。

"老东西日子过腻歪了是吧!我特么今儿不打你还真不成了!"

我气急,冲上去对着老乞丐脸上就是两拳。

见我真的动手,围观的人堆里来了个大哥按住我,"小兄弟和一乞丐计较什么这不跌了份么!听哥一句,算了哈!"

这男的力气大,扣住我肩膀的手掌和铁杵似的,我试了两下没挣开,只得作罢省的更丢人。

"妈的别给老子再见着你!!"

我指着他鼻子恨恨骂了一句,不料刚才还抱着脑袋缩在地上的老乞丐忽然抬头,冲我诡异一笑,幽幽的说,"你确实不一定能再见着我了,嘿嘿。"

那调调,听的我浑身汗毛直竖。

不过这边的动静有点大,有几个路过的已经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我心下一跳,赶紧捂着脸小跑离开。

雨晴家里住的比较偏,大马路拐进去后要绕到小道上,周围是一片没有开发的空地,大晚上的一个人走还有点慌。

我缩了缩脖子,莫名觉得有点冷,等电梯的时候点了根烟才好些。

"咚咚咚!"

没敲几下,门就开了,出来的是雨晴本人,穿的衣服还是那天晚上来找我时的样子。

"怎么了?快进来啊,傻站着干嘛。"

雨晴似乎不意外我回来,热情的请我进屋坐,我搓搓手,有点尴尬,来的比较突然,见到人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但是雨晴还活着,说明我女友还真的用这种谎言骗我。

我气得厉害,想想咱俩好歹也是一个大学谈下来的,那么些年都没吵几次,如今打算结婚了倒出了这档子事儿。

是个男人被戴绿帽子都不能忍好吧。

我心里琢磨着事儿呢,胳膊被雨晴一拉一拽的就进了她家。

"嗳,没事儿,我就路过,上来瞧瞧你,这就先走了啊!"

我一惊,出差那天的画面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我赶紧站直了往门口走,嘴里说着推脱的话。

我特么要是也跟女友一样出轨了,还有什么脸面义正言辞的教育她?

"别啊,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雨晴按住门把手,靠的我极近,都能感受到双方的呼吸。

"你给我打电话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反正都来了,索性说清楚。

我直起身装作随意的往她家客厅走,房子里摆设还挺干净的,但地板好像有几天没打扫了,有些灰,而且家里还有股子怪味儿。

"就是字面意思呗,"雨晴跟在我后面,一屁股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咳,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说清楚点,你这说一半藏一半的是要干嘛,可别挑拨我和陈琳的感情。"

"你俩还有感情呢?不都老夫老妻的能有什么快感,"雨晴撅嘴。

"有些事不该知道的就别多问,省的惹祸上身。"

"你啊,晚上别回去,也不要单独和陈琳带一块就成。"

雨晴这幅漫不经心的模样是我从未见过的。

妈的!老子女朋友背着我偷人,我和雨晴搞一搞算什么?

反正现在已经证明了人活的好好的,骗人的是我女友,还有什么好废话的?

我心头火气,咒骂了一声后跨过挡在我和雨晴中间的茶几。

雨晴和我女友完全是两个类型的。

完事儿后我舒爽的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一觉到天亮,醒来的时候雨晴人已经不在了,床铺也意外的整洁,和昨晚上的一片狼藉完全不同。

"啧啧,是个手巧的小女人,"我咂舌。

我又躺了会儿,脑子里回想着刚才的滋味儿,我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觉。

再次醒来后我去浴室收拾了一下,出来的时候才中午,反正雨晴人也不在,我留着也没意思,打了几个电话都没通。

趁着天亮,我回了趟家,和女友出了这档子事儿,我得好好想想这婚到底该不该结。

婚前就给我戴绿帽子婚后还了得。

再说,我也没能把持住,还是和雨晴滚在了一起。

我心里烦躁,到家门口的时候想抽根烟再上楼的,但摸遍了口袋找不到烟盒,只得作罢。

熟门熟路的进了电梯,我按下楼层后半靠在墙面上,等着电梯往上升。

"叮咚!"

十三楼到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然而却没人出去。

我一愣,回过头,愕然发现电梯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顿时醒悟过来,刚才就我一个进的电梯,可我按的根本不是十三层!

这是……见鬼了?

我僵硬的看向电梯按钮,果然,上面亮着两个按键,其中一个是我家。

"靠!"

我嘴里骂了一声,憋足劲跑出电梯,有些发软的双腿晃了几下才站稳。

回头看的时候,那电梯门还开着,安全灯一闪一闪的有些渗人。

我不敢再坐电梯,扶着墙往安全通道走。

反正我家就在上面几层,稍微走一下也不碍事。

缓过劲后,我使劲儿往楼上跑,经过十四楼时,绿油油的楼层牌晃花了我的眼。

又上了几层后,我趁着喘气儿的功夫抬头看,发现眼前的依旧是十四楼。

遇上鬼打墙了?

我不信邪,干脆掉头往回跑,然而跑的我腿都快断了,依然没有瞧见任何出口,始终只有一层有一层的楼梯,不是十三楼,就是十四楼……

第四章鬼打墙

这回我是真的慌了。

打小我就喜欢那些鬼故事,经常听家里的老人说些故事。

其中一个就是鬼打墙。

以前只当是好玩,没想到现在却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来回上下楼梯,我这会儿浑身都是汗,浸湿了衣服黏糊糊的贴在身上,难受的紧。

而且我是真没力气再跑了,周围安静的吓人,只有我一个人的呼吸声。

"陈琳!!"

极度的恐惧之下,我发了狠的大叫一声,女友和我同居挺长时间了,今天是周末,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在家,如果,如果她能听见的话……

"咯咯咯……"

"什么人?谁!"

没叫来女友,却出现了一个尖锐的女声,刺耳的很。

我下意识的后背紧贴墙面,瞪着眼四处乱看,开了安全指示牌的楼道内绿油油的,和恐怖片儿里的场景挺像。

"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嘛。"

女声忽然靠近,像是贴在我身后似的。

可我身后是一堵墙!

我猛地一哆嗦,险些憋不住尿出来,整个人和弹簧似的离开墙面,无措的站在楼梯间原地打转。

"嘻嘻,怕什么,来呀,快来呀,很舒服的……"

女人的声音忽近忽远,就像是围着我转一样。

"啊啊!!"

我受不住的大叫一声,蹲下身环住自己,恨不得就此晕死过去算了,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就在我耳边,我怀疑下一秒我可能就要被活活吓死了!

"方明!"

女友的声音如同救命稻草似的,我浑身一抖,几乎喜极而泣!

肩膀被一股大力拽起,我看到女友穿着吊带睡裙手里捏了一把黄表纸,嘴里嘀嘀咕咕的念了一串我听不懂的东西,然后猛地将黄表纸冲楼梯间扔了下去。

"呀!!"

女鬼惨叫的同时,刚才还昏暗的楼梯间瞬间明亮起来,气窗玻璃上透出耀眼的阳光打在我身上,顿时温暖许多。

"我……"

"别说话,先跟我进屋。"

女友截断我的话,扣着我肩膀推开安全通道的门,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我女友的力气似乎比以前大了不少啊,起码刚谈恋爱的时候,可没有见过她单手把我提溜着走的。

不过没让我想太久,女友关上房门后就两手叉腰,严肃的问我:"你是不是和雨晴在一块?"

我脚步一顿,没接话,反问道,"你先说说刚才怎么回事儿,那女鬼差点就要把我弄死,怎么你随便几张黄表纸她就跑了?"

"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你先老实和我说,这两天是不是和雨晴在一起?昨晚为什么不回来?"

女友态度很坚决,也不肯跟我解释到底怎么回事,我追问她是什么身份,女友就跟我急眼,不依不饶的要我坦白和雨晴的关系。

我做了亏心事心里直打鼓,话到嘴边还是拐了个弯,"没有,我和她一起做什么,别瞎说。"

"哼,你最好说的是实话,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

女友哼哼唧唧,似乎有点生气,一把掐住我手腕就往落地镜前带,她劲儿用的有点大,我腕骨都被她抓红了,刚要抱怨几句,我一抬头却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有点吓人。

苍白的肤色,乌黑的嘴唇,两眼浑浊无神,青筋暴起的模样像足了死人。

我惊得倒退一步,颤巍巍的指着镜子里的自己,难以置信的问,"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不等女友回答,我猛地一把推开试图扶住我的女友,冲到卫生间往脸上扑了两捧水,试图将脸上的脏东西洗干净。

对,我脸上一定是沾了脏东西,洗干净就好了……

抱着一丝侥幸,等我抬头的时候,面前的镜子里依旧是刚才的那副模样。

"怎么,会这样?"

我无力的后退,脚下一滑,顿时坐在了马桶盖子上。

"你别这样,过来我给你看点东西,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女友站在卫生间门口,无奈的冲我扯扯嘴角,招手让我过去。

我问她有什么好看的,心情差的很。

出了这种事,我一点心情都没有,和提线木偶似的,她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因此僵持了一会儿后,我还是跟她进了卧室。

女友打开电脑,调出一个视频,里面是一个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美女。

我抿抿唇,这女人才和我睡过觉,只要一个侧面我就认了出来,就是雨晴。

视频里能看到雨晴站在路边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的,似乎是在吵架,然而男人推了她一把,刚好将雨晴推到车道上去,就在这瞬间,一辆飞速行驶的越野车碾了过来,将她撞飞,接连翻滚了半条街才停下来。

我看的呼吸一滞,没吃过东西的胃里一阵翻滚,险些就吐出来。

扭曲的四肢,变形的头颅,还有溅了一地的鲜血,都昭示着视频里的女子不可能还活着。

视频后面我没看下去,陈琳按了暂停,她说这是她看新闻的时候发现的,她来回看了好几遍,确认里面的女人就是雨晴。

"雨晴她真的死了,这是马路上的监控录像,肇事司机也在查了。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吧,谁骗你我都不会骗你的,方明。"

女友关了视频,温柔的靠过来,软绵绵的身躯滚进我怀里,我下意识的抬手搂住她,看着女友柔美的面孔,我有些恍惚。

"雨晴,真的死了吗?"

昨天,和我在床上欢愉的究竟是人是鬼?

世界上会有长得那么相像的人吗?

身材,容貌,声音,甚至一言一行……

我不敢告诉陈琳,我和雨晴差点就发生超乎友谊的事儿,但我依旧不明白出差那天的人到底谁。

这个问题我不敢想,幸好女友也没给我继续思索的机会。

她纤长的手指在肩头一勾,本就松垮的吊带睡裙就滑落在地,露出她丰满紧致的身材。

"真的,来,我们做点别的。"

我伸手摸上去,和往常一般,但脑子里和浆糊似的晃过一个又一个画面,终究没忍住,我嗓子发干的说:"不,不可能把,我出差的那天,你不可能和雨晴在一块的,绝对不可能。"

我一口咬定,说的异常坚决,女友皱眉,好好的气氛被我坏了一半,她推开我的手反问,"怎么就不可能了?方明我告诉你,今儿不把话说清楚,我就和你没完!!"

女友发火,锤了我一拳头,我疼的龇牙咧嘴,刚才一时恍惚,没注意把话说绝了,这下只得老实交代。

我跟她说是和雨晴一起出差的,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雨晴刚好就在我房间里。

第五章真假

我简单的说了一下,隐去了当时我俩在做的事情,也没说雨晴勾引我。

"你怎么早不给我说?不会是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吧?"

女友两手交叉环在胸前。

女人的直觉啊,有时是真的是准。

"嘿,那不是怕你多想么……"

我抓抓头,还挺愧疚的,不过还好,到底是没和雨晴进入最后那一步,否则的话我这会儿真的是要抬不起头了。

在我预料之外的是,女友接下来的反应还挺平淡的,摆摆手说没事,她早就该想到的。

"什么?"

我一时没听清她说什么,上前一步将人带到怀里,"琳琳你说什么早该想到的?"

"没什么没什么,"女友伸手在我身上摸了起来,小眼神儿勾人的很。

我被她撩拨的心头火热,这会儿刚好女友那么主动,我顺其自然的将人扑到床上,接下来的事顺溜的很。

个把小时过去后,我累的仰倒在床上,搂着女友,回味刚才的余韵。

"方明,我俩认识都好几年了,从大学到现在,你可不能现在说不要我呀,"女友忽然翻身骑在我身上。

"嘿,这还用说,咱们是要结婚的人。"

我飘飘然,刚要做些什么就听到女友问我那天接我电话的是谁。

我没细想,张口就道,"雨晴呗。"

"……这事儿应该只有雨晴才知道,电话估计是被截留了。"

女友皱着眉自言自语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问她又不肯给我明说。

我奇怪,这事儿到底和雨晴又有什么关系?

就在我准备好好问个明白的时候,女友忽然起身,捡起地上的睡裙穿好,拉开床底下的抽屉拿出一个木盒子来。

"吊坠你收好,今儿你撞鬼了,这东西能保护你避免邪祟乱神,保平安,可千万别掉了啊。"

女友拿出个虎牙形状的吊坠搁戴在我脖颈上,笑的很温柔,"你啊,刚认识你的时候我还觉得你很细心呢,其实相处久了也就是个丢三落四的大男孩,现在都上班还这样。"

她拍拍吊坠,生怕我不小心弄掉了似的。

我想起念书时候和女友一起外出旅游,结果一会儿钱包不见,一会儿手机丢了,这种糗事还挺多。

"嗳,你放心,我现在不是很久没掉过东西了么。"

回忆总是美好的,这么一阵闲聊,我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代,傻乎乎的等在女友楼下给她送早饭的时候。

我低头看了眼吊坠,贴着皮肤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说白了,我和女友才是最为亲近的人,和雨晴……就当是一次美好的一夜晴吧,该信任谁不是摆在明面上的么,我居然会犹豫。

强烈的负罪感充斥着我,鼻尖是女友熟悉的香味,我没忍住再一次扑了上去。

充实的周末结束后,我周一精神抖擞的上班,女友因为被我折腾的腰酸背痛,索性就请了个假在家休息。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在办公室里我居然看到了雨晴!

"雨晴?!你不是……死了么?"

我一时没压抑住惊讶,本能的脱口而出。

"呸呸呸!你丫的胡说什么呢,雨晴咱不理他,有了伴儿的男人脑子都进水了!"

回呛我的是办公室另一个妹子,年纪不大,说话挺爽朗。

我没搭理她,几步走到雨晴办公桌面前,她和几个同事正围坐在一起,不知在闲聊什么。

"你……不是出车祸了吗?"

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被我换了一句,身边几个女孩子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大概我再说些不吉利的话,就要成为女性公敌了。

"什么车祸,你瞎说什么呢。"

雨晴不乐意了,刚才还笑嘻嘻的面孔顿时耷拉下来,"我可和你说啊,陈琳是我小姐妹,你再胡说败坏我,我就去告状了啊!"

这番带着调侃意味的话倒是将刚才有些尴尬的气氛回暖了一些。

"不是,我在网上看到个视频,上面那女的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给车撞死了!我还以为你……"

我脑子有点乱,这事儿怎么一桩接着一桩,根本绕不清楚。

办公室其他人这会儿都被我们这里的动静引过来了,其中一个看热闹的男同事忍不住哈哈大笑,"现在网上很多都是假的,方明你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就是啊,你没看人家美术学校给P的图么,和真的一样!照我看啊,你那什么视频,也是瞎搞的,咱们雨晴出车祸了公司还能不知道啊?你们是吧?"

刚才呛我的那个女孩子捂着嘴笑,不少同事也点头,说是我太大惊小怪了。

咱们公司里不来上班是要批条的,事假有专门的事假条,病假得去医院开。

现在不兴贿赂这套了,也没人敢做,查出来的话医生是要停职的。

雨晴要是真的出车祸,亲人是第一个知道的,公司一定是第二个被通知到的,更不用说我看到的视频里,里面的女人被撞的那么严重,也不可能几天时间就好了是不。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话题中心的雨晴开口了。

"我真没出过车祸,你看到的视频不管真假,上面的人肯定不是我。"

说罢,她还站起来转了一圈,顺带蹦跶了两下,丰满的身材一抖一抖的不少男同事吹着口哨,话题一下就被扯到别的地方去了。

我趁着这些人瞎胡闹的时候,把雨晴拉到茶水间里,这事儿不问明白,我班儿都不能好好上。

死人怕光,鬼不可能在有光的地方出来,所以雨晴不可能是鬼。

那么女友说的雨晴被车撞死的说法就根本不存在。

"方明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雨晴见我面色不大好,顺手给我倒了杯茶,我捧在手里抬头问她,"出差那晚的电话,是你截断的吧,然后装成陈琳的声音……"

"停停停,打住,你在说什么啊?"

雨晴一脸的莫名其妙,"我那天在陈琳家呢,她不还给你打电话了么,我都看着呢!"

我家?

不应该是我床上吗??

我瞬间汗毛直竖,一股寒意直往头顶心窜,连手里温热的茶水都感觉不到。

 

文章篇幅有限,就发到这里啦。

微信搜索公众号“ zqfxiaoshuo ”关注“醉清风小说”回复书名:阴尸美人 即可阅读全文。

 

 

后续精彩内容,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阴尸美人》继续免费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kehuan/2019-05-10/288.html

猜你喜欢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375 文章总数
  • 6330访问次数
  • 171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