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正文

鬼阴 金蛇郎君 全本在线阅读

鬼阴 金蛇郎君 全本在线阅读

第一章 我的第一次
 

我叫李牧,是一个画阴人。

画阴的画,就是涂画,阴是阴灵,简单来说,就是将阴灵的图案画在人身上,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

画阴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的原始部族时期,那个时候人类在自然面前是无比渺小,随时可能死去,人们就在部落巫师的指导下将树脂和烟火灰搅在一起在身体上涂抹成各种野兽图案来护佑平安。

到了唐宋时期,画阴发展到了巅峰程度,画圣吴道子更是凭此一道晋位半圣。

大家应该都看过星爷拍的唐伯虎点秋香那部电影,其实唐伯虎也是画阴高手,当年之所以屡屡科举名落孙山,也是和他画阴师的身份有直接关系。

画阴也曾经被列为刑罚的一种,而且是极为严酷的刑罚,比凌迟都丝毫不遑多让,有些罪大恶极的人哪怕甘愿遭受凌迟酷刑都不愿意受到画阴之刑。因为画阴能够影响的并不简单的自身一个人,对于受刑者的子孙后代都影响极大。或轻或重,全在画阴师一双手上。

后来出现的例如茅山捉鬼人所画的符咒,也是从画阴一脉脱胎出来的。

只不过相对于画阴来说,符咒的作用就要小了太多。

我从小就跟在师傅身边修行画阴之术,这些年也不止一次见识过师傅给人画阴后带来的神奇效果,或主富贵,或主平安,或主生死,用处极大,特别邪乎。

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给人画阴,是在三年前。

那年,我刚好十八岁。

那天晚上,师傅打电话给我说让我给一个正好在金门这边的客户画阴,对方明天会过来找我。

第二天果然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看上去有六十多岁,一身笔挺西装,很有气质,谈吐和举手投足间就明显能看出这老者非富即贵,身份很不一般,女子是老者的孙女,二十三四岁左右,身材修长,前凸后翘,穿着还很火辣,非常漂亮。

坐下后老者先做了个自我介绍,他叫夏为民,他孙女叫夏晴。

原来他旁边这个女孩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做同一个噩梦,而且每每梦醒过后,就有一段时间谁都不认识,仿佛换了个人一样,慢慢才会恢复,但对于这些发生的事,女孩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并不相信,就在老者叙述的时候,那女孩还不相信自己爷爷说的是真的,觉得自己爷爷是老糊涂了。

我听后又问了些具体的经过还有细节,就说女孩确是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并不是太难解决,老者听我这么说长出了口气,立刻请我给女孩画阴,我也没拒绝,点头着手准备开始。

女孩一脸不相信,连骂我是骗子,要拆穿我骗人的把戏。

不过显然也不敢违背她爷爷的命令,只好乖乖听话等着,只是在听说画阴之前需要先进行摸骨后,原本就不相信这些的女孩说什么也不答应了。

摸骨,是画阴之前最为重要的步骤。

画阴之前,要对人体的经脉,骨骼,穴窍,掌握的一清二楚,不能有任何偏差,有句话叫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用在我们画阴人身上再合适不过,别看每个人的骨骼,经脉,还有穴窍的位置大致都相同,但就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每个人都存在着区别。

所以摸骨是在画阴开始之前的重中之重。

那姑娘一听还要摸骨就说什么也不同意了,怎么劝说都不行。我站在一旁也理解,毕竟上去让一个陌生男人在自己身上从里到外摸个遍,换了哪个黄花大姑娘也接受不了。最后那老者动了肝火,那姑娘一脸委屈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最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下来。

见女子同意,我就把对方领到后堂,让她平躺在床上。

我净手后走到木床跟前准备摸骨,那姑娘一脸怒气的瞪眼朝我看过来,冷声道:"你要怎么摸?不会要把全身都摸个遍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耍流氓我就让人把你的手剁下来!"

对方这么说话,我也有点火。

我们这一行说白了,虽然干的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儿,但跟着师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到态度这么差的。

我心里生气脸上也不表现出来,心想你不是怕被摸吗,那我就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前前后后仔细给你摸一遍,有句话说的好,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下手,看到这女子的态度我一点犹豫都没有了。

没有想到,这么做的后果会那么严重……

我板着脸道:"你不要以为这是在开玩笑,你现在身上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若是不尽快去掉,你后面会发生什么事谁都管不了,你可以不相信,如果你愿意继续做那种噩梦,那你可以拒绝。"

女子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显然对于自己一直做的噩梦很恐惧,她虽然忘记睡醒后的一段时间,但那噩梦却记的很清楚。

狠狠瞪了我一眼,女子用力闭上了眼眼睛,我也不再说话,开始摸骨。

刚一上手我就瞬间感受到了女子身体的弹性。

这女子的身材是真的好,一双修长的大腿很直,而且还有紧致弹弹的肉感。

我从脚踝开始,一寸一寸的向上摸,小腿,大腿,臀部,腰部……

我真想连此女那颇具规模的一堆大白兔也摸一下,干咽了口口水后还是忍住没有那么做。

不过虽然没摸白兔,别的地方却都摸了个遍。

说真的,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摸一个女人,虽然说还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可这种感觉真的是……不可描述……

摸了大概二十分钟,我让女子从床上下来休息,女子却用想要吃人的目光铁青着脸道:"不用了,你快点弄!"

我也不多说,点了点头让让她露出左边的胳膊来,一看我只是要在她胳膊上画阴女子顿时炸了毛,冷着脸看向我道:"你是说,你只要在我胳膊上画,然后你却把我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

"当然不是,你不要看我只是在你胳膊上画,但是对于你全身的经脉和骨骼还有穴窍都要有一个细致全面的掌握才行,不是你想的这样。"我连忙找理由。

女子顿时暴走,起身就朝我扑上来,开口大骂道:"你当我是傻子?我跟你拼了,我要杀了你……"

我被她追的到处跑,口中也不甘示弱,最后还是女子的爷爷拉住这才救了我一命,老老实实在给女子画阴完成。

之后几天我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第一次画阴就如此完美的喜悦中,人生第一次画阴不仅过程和结局丝毫无措,就连画阴的对象也是一个极品美女,还能有比这更完美的吗?

不过我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根本就没结束。

这天我正在按摩店里准备上班,电话突然响了,刚接起来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夏老先生急切的声音:"小李师傅,你快来看看吧,晴儿出事了……"

第二章 出事
 

我闻言顿时一惊,连忙问出了什么事,夏为民说,夏晴从我这里回去后的这两天都没再做噩梦,整个人精神也好转了许多,不过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夏晴在公司开完会睡了一觉,等到下午的时候,秘书去叫她,就怎么都叫不醒了。

我让夏为民不要紧张,把地址发在我手机上,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我立刻收拾东西,背上我的背包出门前往夏家。

看到手机上夏为民发过来的地址,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金门市最为著名的夏氏庄园,竟然就是夏为民家,也是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夏为民的来头如此之大。

夏氏庄园庄园建在市郊的帽儿山,为了交通方便,甚至还专门有一条宽敞的公路修到帽儿山,由此可见夏家有着多么大的能量。

下了出租车,我在庄园门口给夏老先生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庄园的大门就从里面打了开来,两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年轻人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我站在门口,立刻过来毕恭毕敬的开口问道:"您就是李牧先生吧,夏先生请您进去。"

我点头答应一声,就跟在两名保安身后走了庄园里面。庄园之内设计的就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一边走一边看,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越看越觉得羡慕,是真羡慕,都说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人家这生活才叫生活。

"什么时候我也能弄这么一个大庄园就好了,到时候再娶几个美若天仙的媳妇儿,那人生可就圆满了!"我心中暗暗畅想。

想到娶媳妇儿,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夏晴被我摸骨时候的样子,一想到摸骨我就猛地回过神来,这次是来解决夏晴画阴的问题,可不是来人家参观的。

保安驾驶着小电车还没到门口,我就看到夏为民正在那里来回踱着步子,一脸焦急之色,从小电车上下来,我连忙走上去问道:"夏老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夏晴姑娘怎么会突然昏迷不醒了?"

"小李师傅,您可算到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你那里回来之后,晴儿一直都好好的,今天中午在公司说要休息一会儿就睡了一觉,然后就怎么叫都叫不醒了,您快进去看看吧!"夏为民说着,拉这我转身就往屋里走。

我跟在夏为民身后上到别墅三楼,刚一进入房间,便看到夏晴正在床上躺着,此刻的夏晴双目紧闭,脸色发青,身体还时不时的就会剧烈颤抖一下。

我深吸了口气道:"夏老先生,你们先到外面等着,我先给夏晴姑娘检查一下。"

夏为民连忙点头,带着旁边一身职业装束的女子转身出去。

等到两人出去,我立刻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瓶盖,倒出两滴液体在手指上,等待片刻,将两滴液体抹在了眼皮上,小瓶里的液体是牛眼泪,将其涂抹在眼皮上便能够看到邪魅之物。

等到眼皮上感觉一阵温热之后,我猛地睁开双目朝床上的夏晴看过去。这一看顿时让我不由得深吸口气,内心凝重起来。只见我先前所画的那牛头阴灵此刻正全身颤抖极为虚弱的蹲在夏晴身旁,仿佛经历过不止一次大战造成整个灵体都极为虚幻,马上就要消失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原本我以为牛头阴灵在镇压了夏晴身上的阴邪后应该就会没事了,可现在牛头灵体都要溃散,这怎么可能?这阴邪之物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如此强大?"看着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仿佛在经历着什么痛苦的夏晴,我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我之前对于这阴邪之物的判断出现了错误?不应该啊,现在夏晴昏迷不醒,到底该怎么办……"饶是我从小跟着师傅走南闯北经历过无数次师傅给人画阴的过程,也从来都没有遇到这种离奇怪异的情况,这次事情是真的棘手了。

"怎么办呢?"现在又不能给夏晴再次画阴,因为很可能是我对阴邪之物的判断出现了错误,其次就是短期内经历过一次画阴的人,是不能再进行第二次的,如果非要勉强为之,那后果……

"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先弄清楚夏晴到底惹上了什么阴邪之物,然后再安排下一步该怎么办。"深吸口气,我眉头紧锁着心中暗道。

走出房间我呼出一口浊气对夏为民说了一下情况,夏为民连忙道:"啊,那现在可怎么办,小李师傅您得想想办法啊!"

我一脸肃然道:"夏老先生你别着急,今晚我就在这里,保管任何邪祟都伤害不了夏小姐的,不过有些东西还得麻烦您去置办一下。"

"好,小李师傅你说,需要什么东西,我马上让人去准备。"夏为民连忙点头道。

"半米高的香烛两根,青木狼毫笔一支,记得,一定要是纯的青木狼毫笔,还有三十刀黄纸,三斤黑狗血,对了,一年年份的当年鸡也准备三只。"我想了一下道。

下午东西全都准备好了,我过去看了一遍,没什么差错,点了点头。夏为民整个人状态很差,担心到了极点,我有心想劝劝,也知道劝了没用。

夏晴的父母在她小时就去世了,夏为民在这个孙女身可谓倾注了全部的爱,现在夏晴出了事情,他自然寝食难安。

晚饭的时候,夏晴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我和夏为民连忙过去,夏为民让人准备了吃的,夏晴一句话也不说,双目中满是恐惧的神色,不过却吃了不少东西,而且饭量突然变得极大,光是米饭就吃了三大碗,鸡鸭鱼肉更是不用说,根本不像一个女孩子的饭量。

看到我后,夏晴整个人都显得异常激动,不停让我滚。

眼看太阳落山,我对夏为民说,让他和家里的佣人最好全都先离开庄园,夏为民倒是同意让用人全都离开,不过自己带着两个贴身保镖说什么都不离开,我也没办法,只好让他们都去一楼。

外面全都安排完,我一个人上了三楼,进了夏晴的房间。看到我推门进来,夏晴顿时厉声呵斥道:"你怎么还没走,不是叫你赶快离开了吗?我再告诉你一次,我没病,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你给我滚!"

我眉头一皱,夏晴这个态度会让我接下来很难办,可不管怎么劝说又都没有效果,一时之间我有点犯难,不知该用什么办法能让她配合。

事到如今,只有出大招了,我慢慢朝床边迈步走过去……

第三章 霸王硬上弓
 

"夏姑娘,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这么抗拒,我都想告诉你,我来这里是你爷爷请我来帮你的,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不然我很难帮你!"我深吸口气,一边往床边走,一边正色说道。

"你别过来,你想干什么,你离我远点,赶紧滚开!"夏晴身体向后缩着,我却不去管她,走到床边我猛地朝床上扑了上去,夏晴顿时向后躲,口中尖利大叫起来。

我也不管她如何喊叫,一跃扑倒床上将她整个柔软的娇躯压在身下,与此同时双手分别抓住她的一双皓腕紧紧按在床上双腿将她双腿放直也死死压住不让她有一点挣扎的空间。

无法挣扎的夏晴目光仿佛要将我吃了一般口中大喊着救命,不停的喊着她爷爷夏为民的名字,不过我早就吩咐夏为民三楼这里不管出现什么动静他们都不能上来,所以我也不怕。

喊叫无果后夏晴抬头想咬我,幸好我反应够快,身子一抬躲开了。

我们两个的姿势相当暧昧,我双腿压着她的双腿,双手也按着她的双手,像极了强·奸现场,不过实际上却连一点暧昧氛围都没有,夏晴的目光对我充满恨意,似乎把我大卸八块都不能解去对我的恨。我根本顾不上她怎么想,如果现在不把她安排明白,后面等那东西出现我更加被动。

我将夏晴两只手臂用一只手攥住,空出一只手来迅速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来,打开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白色的药丸,直接塞进她嘴里,确定药丸被她吞下去之后,我这才将夏晴放开,一个闪身下来。

"咳咳,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吃了什么?呕……呕……"夏晴脸色大变,对我连声大骂,还把修长的手指伸进嘴里,想要将我刚刚塞进她嘴里的白色药丸呕出来。

"不用抠了,那颗药丸入口即化,你好好睡一觉吧。"呼出一口浊气,我沉声说道。

"你给我滚!"

夏晴再次朝我大骂一声,见我不为所动,哇的一下倒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完全盖住,在被子里失声痛哭起来。哭了几分钟,我的药丸起了作用,被子里面渐渐没了声音,我长长呼出口气走过去把被子慢慢掀开让她的脑袋露在外面平躺下来,看着俏脸上依旧还有泪花的夏晴,我忍不住摇头。

"小李师傅,怎么回事,晴儿她没事吧?"就在这时,门外夏为民声音突然响起。我暗道一声好险,刚才那一幕要是被夏为民看见,那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虽然我是想让夏晴睡过去,但那个姿势实在是……

连忙迈步走过去把门打开让夏为民进来,夏为民立刻朝床上看去,见自己孙女安静在床上躺着,这才明显舒了口气,回身朝我问道:"小李师傅,刚刚是怎么回事,我在楼下听见晴儿一直在大叫,后来又大哭,我这心里实在是放不下,所以忍不住上来了。"

我点了点头,看一眼已经熟睡的夏晴道:"没什么,我刚刚强行给夏晴姑娘服用了一枚安眠药丸,不然等到过一会儿我担心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棘手状况。"

"原来是这样,那小李师傅,我们不打扰你,这就下去了。"夏为民道。

"夏老,这次时间还早你们上来倒也没什么,不过后面的话一定要记住,不管你们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上来了。"我再次提醒道。

"你放心小李师傅,我知道了。"夏为民连连点头,带着两个贴身保镖转身下了楼。关上房门,我走到另外一边的书桌旁拿起青木狼毫笔,展开一张黄纸在上面聚精会神画了起来。

"这遮形符我并没有经常去画,想不到这次一次就成功了,而且效果看来还不错。"遮形符能让身形隐藏一炷香的时间,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已经晚上十点多,我估计如果那阴邪之物来的话,想必也是快了,我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床上依然在沉睡中的夏晴,一边假寐回复刚刚的消耗,一边小心翼翼的等待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看看时间我不由皱眉,暗讨难道那东西今晚不会来了?想想应该不会,既然它今天让夏晴突然昏迷,那么晚上来的可能性很大。

就在我心里想着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今晚到底会不会出现时,突然之间整个房间里的灯咔嚓咔嚓闪了两下,随即就灭掉了,我猛然一惊,从怀中取出一遍绿色的叶子瞬间贴在眼皮上,整个屋子里的情况就又重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随后我伸手抓起遮形符在空中一抛,顿时我的身影也隐藏起来。

灯灭之后一阵阴寒的感觉突然出现,窗帘的一角自动卷了起来,窗帘卷起后,一道肉呼呼的身影,出现在窗台上,一双眼睛在屋子里打量一番之后,从窗子上跳进了屋里。

"原来竟是这么一个东西……"

原来竟是一只体型胖胖的黄鼠狼,黄鼠狼一跃从窗子跳在地板上,迈步朝夏晴躺着的大床走去,我屏住呼吸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并没有着急出手,想要看看这只黄鼠狼到底想要干什么。

目不转睛的盯着黄鼠狼朝夏晴床边走去,就在黄鼠狼快走走到床边时,它却猛地停下脚步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我被它看的也是心中陡然一惊,差点气息都乱了,不过好在我立刻镇定下来没有露出破绽。

遮形符咒虽然能一段时间内遮住我的身形,却并不能遮掩掉我的气息,一旦我气息凌乱起来,必然会被这只黄鼠狼给发现。

朝我这边大概盯着看了十几秒,并没有什么发现后,黄鼠狼才继续迈步朝夏晴的大床走去。

我小心翼翼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心中暗道一声好险,随即我便看到,黄鼠狼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夏晴的大床上。

看了看正处在熟睡中的夏晴,黄鼠狼似乎皱了一下眉头,旋即直接掀开了盖在夏晴身上的被子,被子被一下掀开来夏晴那完美的身躯顿时展现了出来。

第四章 斗法
 

看到掀开被子的夏晴仍旧在熟睡没有醒来,黄鼠狼哼了一声往上走了两步,走到了夏晴腰间的位置,然后伸出一只爪子,在夏晴腰间一挥,只见夏晴的紧身牛仔裤就连带着腰带一下全都被它那锋利无比的爪子给划断了。

黄鼠狼随手一扯,夏晴的牛仔裤就被扯飞开来,露出了一双白皙而又修长的美腿,还有一条粉红色上面印着唐老鸭图案的可爱三角小内内。

说真的,如果不是出在这种场合中看到这样一个画面我绝对会流鼻血。

饶是此刻我都差一点就要失神了。

我瞪大眼睛屏住呼吸,同时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如果接下来这只黄鼠狼真的想要对夏晴有所动作,那我定然要出手了。

黄鼠狼的爪子又是一挥,夏晴上身的衣服也被扯了下来,只留下了同样是粉红色的文胸,那一对高耸挺翘的白兔的规模瞬间一览无余,整个躯体简直没有半点瑕疵。

望着这般完美的娇躯,我的气息瞬间就有点凌乱了,不过还是勉强忍了下来,我看向那黄鼠狼,以为这个时候它要对夏晴做出什么不轨之事,却没有想到,此刻那黄鼠狼的双目中却露出了一抹厌恶的神色。

只见黄鼠狼高高抬起手臂,露出它那包裹在皮肉之中的尖利爪子对着夏晴那高耸的胸脯就要抓下去。

从这只黄鼠狼的表现来看显然是通夏晴之间有着什么仇怨,不然的话绝对不至于是这样一番举止,眼见黄鼠狼锋利的爪子就要抓下来,我猛地显现出身形随手一招,一道符咒便朝着黄鼠狼拍出去。

符咒瞬间化作飞灰,变成一道青光朝接射向黄鼠狼,黄鼠狼肉嘟嘟的身躯骤然一震,连忙身形一闪跳到床下。

"孽畜,谁给你的胆子再次行凶伤人?"我身形闪出来顿时大声呵斥。

"你果然在这里,她身上那个该死的牛头就是你弄来的吧?"黄鼠狼目光冷冷的朝我看过来,用它那尖锐刺耳的声音说道:"我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凭你的道行还差得远,不想死的话最好滚远一点!"

"你这孽畜口气倒是不小,那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手段!"我猛地挥出青木狼毫笔在虚空中刻画起来。

"孔圣赐我春秋笔,画尽山河九万里,一笔一划一尘埃,万里山河皆犹在,我今一笔握在手,妖魔鬼怪尽削头!"

"镇"字符的作用便是镇压妖邪之物。

咒语吟诵完毕,我手中青木狼毫笔也是停下,一片山河景象浮现在了空中,整个房间当中那种阴冷的感觉瞬间消失而去,一股浩然正气陡然出现,压得那黄鼠狼蹬蹬蹬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墙边它那肉呼呼的身躯都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黄鼠狼目露凶光,望着我身前的山河景象尖利的嘶吼一声,随即整个身体骤然变大,变成了足有一米高,那肉呼呼原本想兔子大小的身躯也是变成了野猪一般大小,变大后的黄鼠狼猛然张开大口,喷出一道炽热的火焰来,火焰瞬间卷向我的山河影像。

轰的一声闷响,山河影像被火焰全部燃烧殆尽,火焰也在一瞬间消散了。

"孽畜,还敢挣扎!我今天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大喝一声,从身后取出一只半米高左右的香烛来点燃,青木狼毫笔在香烛上画下一道山形图案后迅速燃烧起来,随即整个大地都仿佛重重的震颤了一下,黄鼠狼那一米高左右的硕大身体也是瞬间被压趴在地上,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躯骤然变回了原来的大小,几个闪烁就跳上窗台逃走。

"孽畜哪里走!"眼见黄鼠狼想跑,我手中青木狼毫笔顿时飞出,不过黄鼠狼身形一闪还是被它避了开去。

"你不光多管闲事,还敢伤我,你等着,我会回来找你的!"黄鼠狼凶狠的看了我一眼,身形一闪消失在窗台上,我连忙跑到床边往下看去,已经根本没有了黄鼠狼的影子。

"呼…还是被这畜生给跑了!"我脸色有些难看。

黄鼠狼这种畜生最为的记仇,和这种东西结了仇很难了结,不是你杀了它,就是让它折磨死你,可杀了一只黄鼠狼容易,要命的是这种东西都是成群的,惹了一只就很可能惹来一群,一个族群只要有一只还活着,就早晚会找你报仇。

我小时候师傅就给我讲过一个有关于黄鼠狼一个族群集体报仇的故事。

师傅说当年山西有一个农民,家里养了十几只鸡,几个月后当小鸡都渐渐长大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家的鸡每天晚上都会丢一个,一连丢了三天,那人就知道这是被黄鼠狼给盯上了。

这人也够果断的,知道鸡是被黄鼠狼祸害了也不动声色,第四天晚上就没睡觉,拿着铁锹躲在鸡窝里,等到半夜,果然有一只黄鼠狼小心翼翼探头探脑的钻进了鸡窝,那人猛地打开手电筒,趁着黄鼠狼惊吓的时候,一铁锹下去,就把黄鼠狼的一条腿给打折了。

那黄鼠狼知道是那人故意在这蹲它想要把他弄死,逃出鸡窝后恶狠狠地说:"这事儿没完!"

第二天,太阳刚刚落山时那户人家的墙头上就蹲了几十只黄鼠狼,就等着天黑去祸害那家人的鸡。

几十只黄鼠狼这种场面光是想想也够震撼了吧?

哪知道那农户家的男主人也是个狠角色,你不是成群结队吗,我这边人也不少,当天晚上不敢轻举妄动,任由几十只黄鼠狼咬死了鸡窝里的十几只鸡,第二天就将村里人全都召集起来,并且又重新从集市上买了几十只鸡回来。

几十只黄鼠狼知道农户家里又买了小鸡回来,就又成群结队的来了,这回正好遇到农户的埋伏,几十只黄鼠狼全被村民给打死了,就跑了一只。

那只黄鼠狼就再也没出现过,等到许多年后,农户的儿子都长大上了大学,考学去了南方,农户整家人也搬到了南方,而且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孙女,渐渐地农户也就把当年这件事情给忘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农户去接小孙女放学,爷孙俩正在过马路的时候,农户明明瞅着是红灯变成了绿灯,拉着小孙女就往前走,但突然之间一辆卡车开过来,就将他身后的小孙女给撞飞了,小孙女当场就死了,农户嚎啕大哭,伤心过度住进了医院。

第五章 麻烦上门
 

儿子和儿媳妇很孝顺,两个人轮番在医院护理他,可是没过两天,他儿子在来医院的路上也出了车祸,被撞成了植物人。

家里接连出事,儿媳妇儿怕了,就找人来看,结果来人一看后连连摆手,说了一句因果报应,这是当年的仇家来寻仇了,农户悲痛欲绝的躺在病床上怎么想也想不到有自己有什么仇家,结果当年晚上,农户就在医院的窗户上看到了当年那只被他打断了腿的黄鼠狼,这才明白过来,是那只唯一逃跑的黄鼠狼来寻仇了。第二天,农户就死在了病床上。

坐在椅子上休息一阵,我感觉恢复了不少,看了眼还在床上睡着的夏晴,心中不由再次叹了一声,这女人简直完美,干咽了一口唾沫,转身走出房间。

夏为民见我下来,连忙走上来一脸紧张的问道:"小李师傅,怎么样了?"

刚才楼上的动静很大,把他和两个保安都吓得够呛。

我吐出口浊气道:"已经解决了,不过夏晴姑娘的身子现在还有点虚弱,最好能给她稍微补一补,同时也要对她开开导一番,让她不用再害怕了。"

夏为民闻言,顿时一把抓住我的手道:"小李师傅,太感谢你了,如果晴儿出事的话我这老头子真的都不知道还活着有什么意义,小李师傅,晴儿到底是沾上了什么东西?"

我叹了口气道:"夏老,您还是叫我李牧吧,我可当不起师傅的称呼,夏姑娘惹上的是一只黄鼠狼,而且是一只道行不低的黄鼠狼,夏老,刚刚我看那黄鼠狼似乎跟夏姑娘之间有什么仇,您知道怎么回事吗?"

夏为民皱着眉头想了一阵,摇头道:"不会啊,晴儿从小就跟着我,根本没有机会招惹那种东西,你别看晴儿好像被我宠的性格很倔,脾气很大,其实晴儿这丫头是典型的外冷内热,内心很善良,从来都不会伤害别人。"

"这样吗?"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上次给夏晴画阴,我就摸骨的时候多摸了那么一小会儿,那丫头就差点要把我吃了一样,到现在还恨着呢,之前苏醒过来后还一直对我大骂不停,可不像夏为民说的外冷内热很善良的样子。

"夏老,既然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的话,您随时打我电话,我的电话二十小时开着。"我对夏为民说道。

"好,小李师傅先等一下。"夏为民说着,朝身后的保镖示意了一下,保镖点了点头,走到另一边拿着一个黑色手提包走过来递给夏为民。

夏为民接过手提包,转身道:"小李师傅,多亏了您的帮忙,这里面是您的劳务费,您不要嫌少,请您收下!"

我看了一眼手提包,里面鼓鼓的最起码也得有个二十万的样子,心中顿时不由一喜,将手提包接过来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夏老,我就先告辞了!"

坐夏为民的专车回到我的按摩店里,我立刻打开手提包,里面全是红艳艳的毛爷爷,一共三十沓,一沓一万块,整整三十万。

将全部钱摆在床头柜上,我越看越激动。

三十万啊,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我师傅给人画阴驱邪当然也收钱,不过每次师傅手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师傅也不让我知道,没想到我自己第一次画阴,竟然就赚了三十万。

不过我并没有高兴多久,因为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还没结束。

将钱收进柜子,我从兜里拿出一个纸包,纸包里面是一个已经发白的毛发。

这跟毛发正是那黄鼠狼身上掉下来的。

黄鼠狼这种东西,既然和它对上那就一点让它缓和的余地都不能留,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那只黄鼠狼已经身受重伤,就算跑也跑不出多远,一定还在金门附近,明天我做好准备必须将它找出来,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这个时候如果让它给跑了,那就真的遗祸无穷了。

我是个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到未知危险中的人,老话说的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君子,可也一样不喜欢立在危墙下。

第二天早上起来囫囵吃了口东西,我便出门去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刚走到门外,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一边直挺挺的站着,两道目光落在我身上,寒冷的就仿佛要把我冻住一般。

"夏姑娘,你怎么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夏晴。

夏晴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在配上她这冰冷的眼神,活脱脱想一个女杀手,看到这样的她让我莫名有点发憷起来。

"我有话给你说!"夏晴冷冷的看着我,冷漠的说出一句后直接迈步走进店里,我本打算出去准备东西,也只好先作罢,回身跟着走进店里。

"夏姑娘,你这段时间还是要多注意休息。"看着夏晴面色不善,我轻声开口道。

"不用你管!你说,昨天晚上你对我做了什么?"夏晴面无表情的瞪着我,冷声问道。

"昨天晚上?我没做什么啊!哦对了,我是强迫你吞了一颗药丸,不过你不要误会,那颗药丸的作用是让你陷入沉睡的,对你一点危害都没有,你看你现在不是没事吗?"我连忙解释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我问你,我身上的衣服怎么回事?"夏晴脸色铁青,看着我厉声喝问。

"这…原本我觉得这个问题最好还是不要说的话,既然你非要追问,那我就实话实说好了。"我将昨晚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我相信你之所以不配合我,应该是收到了那只黄鼠狼的威胁或者恐吓吧?事实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相不相信,那就跟我没有关系了。"

"绝不可能!根本没有什么黄鼠狼威胁我!你就是个骗子!"夏晴一脸愤怒,瞪着我冷声喝道,得,她这是对昨晚发生的事一点都不知道。

"既然你不相信,我看不如这样,昨天晚上那只黄鼠狼虽然被我打伤,但被它逃走了,不过它一定还在金门市附近逃不远,我正打算今天晚上找到它彻底收拾掉,你不相信的话今晚和我一起去找那只黄鼠狼?"

我心里也有点火,虽然说我干的是这个活,但屡屡被当成骗子,换了谁也不会舒服。

"好!我就看看你晚上还怎么骗下去!我现在就先放过你,如果晚上你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我一定让你好看!"夏晴沉吟了一阵,随即狠狠瞪了我一眼,二话不说迈步离开按摩店。

"这特娘的叫什么事儿啊!"望着夏晴离开的冷漠背影,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阅读原文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kehuan/2019-05-09/264.html

猜你喜欢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447 文章总数
  • 9630访问次数
  • 197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