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正文

《宫花凋尽胭脂泪》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第一章 皇上,不要

“皇上,不要了……沫儿好痛!”

“这点痛,你就受不了了?你不是喜欢给男人下药,让男人要你吗?”

萧君霆凤眸阴沉,撞击的动作越发狠戾,眼前楚沫儿这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让他心生厌恶。萧君霆用力拽过她换了一个看不见脸的姿势,从后面用力地将她贯穿。

明明一副蛇蝎心肠,却总是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无辜模样,真让他作呕。

“皇上,今天是淑妃的封妃大典,淑妃还跪在殿外……放过我吧!”

萧君霆扣住她雪润肩头,将她体内发泄怒火,一下又一下,痛得她几乎晕厥。

楚沫儿纤细的腰肢,在萧君霆手中几乎要被拧断,“装什么不要?你不应该喜欢吗?两年前你给我下药,就没有想到今天的下场?”

“君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她的解释,萧君霆一句也听不进去,反而将她修长的两腿重重扯开,更粗暴地挺入,“贱人你还想狡辩什么?清儿因你而死!你既然选择给朕下药,爬上朕的床,这一辈子朕都不会放过你!”

“朕给你后位,让你活着,是要让你生不如死!”

他曾有,深深爱着的女人——沈清婉,他们曾立下一生一世的誓言。

可是两年前,楚沫儿这个贱人,为了嫁给他,给他下了催情药躺在了他身边。在药物作用下,他犯下了大错害得清婉伤心欲绝。

那一年,沈清婉负气嫁给了当时的大皇子,大皇子滥情酗酒,怎会疼惜她?最终,害得清婉早产,母子俱亡。

那时他萧君霆还只是个出身卑微的四皇子,没办法与身为储君的大皇子争夺清婉,只能听她在产房中痛苦地哭喊了一夜,血流至尽。

沈清婉凄楚的哭声,和她苍白绝望地脸庞,成了萧君霆不能忘记的噩梦。

想到这些沈君霆恨不能将身下的楚沫儿捏的粉碎,他的一双墨寒的眸,似要滴出血来,“楚沫儿,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他不能让楚沫儿死,他要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楚沫儿张了张嘴,想要跟萧君霆说清楚,两年前的那晚,是沈婉清陷害她,将她弄晕后送上了他的床!

对沈清婉而言,萧君霆对她的感情远比不上皇后之位来得重要!当年萧君霆只是不受宠的皇子,沈清婉自然会选择嫁给身为储君的大皇子!

沈婉清心思缜密,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设计安排了两年前的那出捉奸的戏。外人看来,她是一个受害的弱女子,被迫离开了萧君霆。实际却是,沈婉清利用萧君霆对她的痴情,让他心里永怀愧疚。

楚沫儿的话始终未说出口。

她解释或不解释都是一样,萧君霆从未相信过她!

“皇上,求求你,快停下!肚子好痛……孩子……”楚沫儿声音都变了。

孩子?萧君霆身躯骤停。

“谁允许你怀上朕的孩子?你敢不喝避子汤?这孩子必须堕掉!”萧君霆的声音冰冷坚硬。

大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庞,落入口中,苦涩难耐。

身下的楚沫儿忍受着他愠怒的惩罚,浑身颤栗:“皇上,沫儿愿意交出凤印离开皇宫,只求你留下这个孩子!”

凉国的王,魏明昭,会善待自己和孩子吧!楚沫儿想起幼年时,魏明昭在燕国做质子时,两人曾许下过誓言,永远是肝胆相照的朋友。

她不想做凉国的皇后,她只是想远离燕国,远离萧君霆,换得她和孩子的自由安好。

“楚沫儿!”萧君霆粗暴的扼住她的脖颈,手上力道加重,“在我身子下面,还在想别的男人,你是有多贱!”

萧君霆想到,楚沫儿和魏明昭少时的情意,心中的恶气无处宣泄,他掐住楚沫儿的脖子,用力将她摔在地上。

“皇上……”

大片的血迹在楚沫儿身下蔓延,痛得难以呼吸,她跪在萧君霆的脚前,忍痛求他,“皇上,孩子是无辜的……救救它吧!”

第二章 哀鸣凤鸣宫

萧君霆绝情离去,楚沫儿的心随着他远去的脚步凉透。

她闭上双眸,身体的痛楚使她麻木。她知道,萧君霆不下命令,没有人敢来救她的孩子。本以为有了孩子,他会渐渐地对自己生出感情。到头来,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十岁那年初见,她在看到萧君霆的第一眼起,她的心,便为他而跳动。

十多年来,她爱得那么小心卑微,只想能站在萧君霆的身后,为他默默守候。却没想到,她的执念,最后要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这样也好,萧君霆亲手扼杀了他们的孩子,也捏碎了她那颗十几年来的那点渴望。

楚沫儿醒来,已是天色大亮了。虽服了养身的药汤,身下仍旧痛如刀割,她虚弱的躺在床榻上,脸色苍白如纸。

“皇后,皇上来看你了。”贴身侍女箐箐进到楚沫儿身边,轻声道。

心底竟还有一丝悸动,楚沫儿勉强坐起身子。却看见新晋的淑贵妃沈梦若和萧君霆一起,缓缓走进殿来。

这个受宠的沈梦若和死去的沈清婉长得有几分相似。人也和沈清婉一样,面若桃花,心如蛇蝎。楚沫儿的心在下沉。

“姐姐,听御医说,姐姐的孩子没了,妹妹和皇上一起来看望姐姐。”沈梦若一脸纯真伪善。

楚沫儿满脸冷色,轻哼一声,别过脸望着殿前幽幽的烛光。

“你这是什么意思?”萧君霆看到楚沫儿一脸轻蔑之色,刚刚涌起的怜惜,烟消云散,不由怒从心起。

“皇上,请息怒”沈梦若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委屈道:“姐姐刚刚失了孩子,心中悲痛。况且姐姐又身为皇后……应该是不想看见臣妾……”

沈梦若转身端过侍女手捧的玫瑰糕,一步步走到楚沫儿床榻前,“姐姐,这是臣妾亲手做得玫瑰糕。”沈梦若背对着萧君霆,压低了声音,“像你这种脱光衣服爬男人床的贱人,就算怀上野种,皇上也不会要的。”

楚沫儿气极,身子不住发抖,她伸手推开沈梦若,冷冷的说道:“你给本宫滚出去!”

沈梦若故意手一抖,装满玫瑰糕的碟子摔碎在地。她退到萧君霆面前,楚楚可怜地低头啜泣。

萧君霆脸色铁青,居高临下地望着楚沫儿,“你疯了吗?淑妃是一片好意,还不快和淑妃赔礼!”

“不!绝不!本宫没有错,是她心存歹毒!”

“歹毒?谁会有你楚沫儿歹毒?”萧君霆冷笑道。

“沈梦若,还有你的沈清婉!”冰冷嘲讽的话,楚沫儿脱口而出,“你一直说我下贱,真正下贱无耻的人是沈清婉,那一晚是她害了我!”

“皇后!”侍女箐箐扑到楚沫儿身前,跪在她和萧君霆之间,颤声道:“皇上,皇后她悲伤过度,口不择言,求皇上看在失去皇子的份上,原谅皇后。”

“箐儿,你起来!本宫不稀罕他的宽恕!”

萧君霆浑身携着雪山之巅的寒意,死死的盯着楚沫儿,一字一顿的,咬牙说道:“楚沫儿,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你的沈清婉更加恶毒,她死有余辜!”楚沫儿冷冷的,清晰的说着。

楚沫儿声落,大殿里一片寂静。

萧君霆怒意如灼焰燃烧,他一拳打碎面前的宫灯,快步来到楚沫儿床榻前,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扔在地上的碎瓷片间。

瓷片刺破手腕,鲜血四溢,她忍着眼泪固执地仰着小脸。

“贱人你真是恶心!你以为清婉离世了,你就可以这样污蔑她?清婉的死,都是你的错!”

“皇上……”大殿里一片混乱,凤鸣宫所有的侍女都跪下了,箐箐更是奋力护着虚弱的楚沫儿。

沈梦若的哭泣声传来,眼中却闪烁着得意阴毒的光芒,“皇上,饶了皇后吧!是臣妾不好,不该惹皇后生气……”

“淑妃,和你无关。”萧君霆扶起沈梦若,对着殿外带刀的侍卫高声叫到:“来人,将皇后带到凤鸣宫前,鞭刑伺候!”

“皇上,皇后刚刚小产,经不起啊,您是要她的命啊!”箐箐拼命的磕头替楚沫儿求情。

“箐儿,你起来,再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他,我就逐你出宫。”楚沫儿倔强的昂着头,轻蔑地看着惺惺作态的沈梦若和萧君霆。

箐箐不停的磕头,也没能换来萧君霆一丝的心软。

萧君霆如刀的目光划过楚沫儿苍白倔强的小脸,只要她肯下跪道歉,他或许就能收回命令。

但她从始至终没有一记眼神落在他的身上。

“拖下去,给朕狠狠的打!”萧君霆的声音,惊起殿外的飞鸟。他曾答应过沈清婉要照顾她一辈子,清婉死了,他也不许任何人污蔑她!

第三章 莫愁湖边

带刺的粗鞭每一下狠狠地落在楚沫儿的背上,原来死透的心还是会痛,会悲伤……

萧君霆从不相信她,甚至连解释的机会也不肯给她。

不管是当年的沈清婉还是如今与沈清婉面容相似的沈梦若,她们才是萧君霆护在心尖上的人。

她和萧君霆怎会走到这一步?小时候她喜欢跟在萧君霆的身后,像一条甩不掉的小尾巴,一遍遍地叫他君霆哥哥。

那时候的萧君霆让着她,宠着她……美好的时光如指尖流淌的沙,她抓不住。

冷汗血水湿透了衣衫,在失去意识之前,她在想是不是儿时的记忆太过美好单纯,才使得现在的每一天都如地狱般痛苦。

“娘娘您好点了吗?”箐箐的哭声响在耳边,两只眼睛哭得通红。

楚沫儿缓缓睁开眼睛,自己已被人安放在凤鸣宫的床榻上。

箐箐拉住她的手。带着哭腔地道:“娘娘,这皇后的位置咱们不坐也罢!皇上他一直误会您,让人下这样的狠手!咱们去凉国,魏公子一定会好好地照顾您。”

楚沫儿极淡地笑了笑,眼眸蒙着一层暗淡的阴翳,“如果有得选择,我也不想留在这里。但是箐箐我没法选择,我是他的皇后……如果我走了,很容易就会被他追查到下落。”

看着她消瘦苍白的面容,箐箐只剩下疼惜,可她只是个宫婢,什么也做不了。

近三个月了,楚沫儿身上的血痂才慢慢退去。血痂退去,留下满身的伤痕。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华美的宫裙穿在身上显得无比宽大。箐箐看在眼里,都会为她心疼。

她被施以鞭刑这么久,萧君霆从未过来看她一回。庆幸的是沈梦若也没有再来找她的麻烦。

很快,时至中秋,宫中举办中秋晚宴。

满朝文武百官皆来庆贺,其中不乏名誉皇城的翩跹贵族子弟。萧君霆一袭玄色的龙纹锦衣,气质超群,满殿的光辉像是集聚在他一人的身上。

楚沫儿看着他,心口泛着酸涩。特别是看着长着相似面容的淑妃亦步亦趋地跟在萧君霆的身边,满殿宫灯光影皆化成碎片刺扎在她的身上。

她别过眼睛,胸前无比闷涩。她贵为皇后,却在宴会上显得多余。

宴会开始后,楚沫儿找了机会离开了大殿,一个人朝着湖畔走去。

月影映入湖中,搅碎成银链波光,楚沫儿看看四下无人,索性脱掉锦鞋,将一双玉足放进湖水中,透心的清亮,让她不由闭上双眼,恣意享受这片刻的美好。

“皇后,一个人孤身来此是为了找谁?”欧阳卿陡然出现在楚沫儿身后。

楚沫儿惊的一身冷汗,她来不及站起身,欧阳卿两只手就已不安分地抚上她的肩膀。

“欧阳卿,你好大胆!我可是燕国皇后!”

“这里又没有外人,你何必跟我端架子?我听说皇上好久都没有碰过你了!微臣可以来满足您!”猥琐的声音令楚沫儿作呕。

不顾楚沫儿的挣扎,欧阳卿格外用劲地抱着她。

是淑妃让人给了他消息,皇后流产失宠,萧君霆的心早已不在她的身上了。但楚沫儿有倾城之姿,是燕国第一美人。

送到嘴的“美味”他岂能放过。

欧阳家是太后的娘家,有太后撑腰,就算东窗事发,萧君霆也不敢将他问罪!

“你敢碰本宫,本宫一定会让皇上诛你九族!”

恼怒之下,欧阳卿掐住了楚沫儿的脖子,喉咙间剧痛传来,氧气变得稀薄。渐渐的,她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欧阳卿趁机将她按在身下……

第四章 无耻的贱人

“啊……”一声慌乱的尖叫在湖边曲径上响起。

沈梦若脸色惊慌失措地发出尖叫,眼里却闪过看好戏的期待。很快无数的脚步声朝着这里走来,昏暗的小道也被宫灯照得亮如白昼。

被压在身下的楚沫儿看清了沈梦若,同样也看清了闻声赶来的萧君霆、当朝太后还有许多的文武百官……

人群中,萧君霆冷冷地看着楚沫儿,手上的拳头捏出了青筋。

欧阳卿酒醒般慌乱整理好衣服,一路跪着爬到萧君霆的面前,将脸色惨白的楚沫儿扔在原地,“皇上、太后,这件事与臣无关……是皇后娘娘约臣到此私会!”

“欧阳卿,你血口喷人!”楚沫儿失声辩驳。

但是这一幕被满朝大臣撞见,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解释。如果不是皇后娘娘主动勾引,谁敢将一国之母压在身下?

“够了!贱人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太后威仪地走到楚沫儿身前站定,手指着她,“沫儿,当初沈家小姐因你而死,是本宫做主,逼着君霆将错就错,娶你为妻,之后你便一步登天,贵为皇后。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竟敢背着皇上勾引朝臣,做下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幸好被淑妃撞见!”

“我没有,母后,沫儿没有……”楚沫儿喃喃地不知该如何辩解。

故意设计这一切的沈梦若也在一旁添油加醋,“皇后娘娘,皇上、太后素日待你不薄,你怎能做出这种事?被这么多人看见,一旦传出去,皇家的颜面往哪放?”

沈梦若说完之后,太后与萧君霆的面色格外阴沉,若不是有这么多外人在这,他现在就想将楚沫儿捏死!冷眸中怒气如浪翻涌,天神般的俊颜覆满寒霜。

身后的大臣指指点点,看楚沫儿的目光带着不屑鄙夷。

楚沫儿赤着双足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身上衣衫被扯碎,洁白颤栗的肌肤在月光下如雪剔透。身上青紫的伤痕更是在控诉方才的暴行,但是在旁观者的眼中,这些都是她放浪不贞的证据!

“楚沫儿,你太让本宫失望了!”太后愤然转身离去,留下一道懿旨:“自今日起,废黜楚沫儿皇后之位,凤鸣宫内所有奴才打五十大板。”

“废后楚沫儿不得踏出凤鸣宫半步,抄写佛经千卷静思其过!”

楚沫儿被宫女搀扶起来,身上好几处被欧阳卿打伤,她只能蜷缩着身体,步履不稳地走回凤鸣宫。

箐箐刚帮她擦完药,宫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碎。

萧君霆满身暴戾地闯了进来,他残暴地捏住楚沫儿瓷娃娃般纤瘦的下颌,“你真贱!你时时刻刻都离不开男人吗?”

这一次楚沫儿没有挣扎,用暗淡的眸光看着她,“为什么连你也不相信我?萧君霆你相信我一次有这么难吗?”

几月未见,她像是瘦了许多,小脸越发纤瘦,苍白的肌肤泛着淡淡的青色,一碰便会碎裂。

萧君霆手指僵住,心中竟隐隐有些疼。

但当他的目光滑下,看见楚沫儿脖子间被掐伤留下的红印时,愤怒再次吞噬了一切。

“怎么跟其他男人做得很爽?”萧君霆五指用力掐住楚沫儿的脖子,眼睛发红,将她胸前的衣襟撕得粉碎,“身上留下这么多痕迹!你真脏透了!”

第五章 受辱

“萧君霆你冷静一点,我真的没有……”

他粗粝的大掌划过她胸前细腻的肌肤,楚沫儿浑身战栗,萧君霆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蛮横的索要她,只是用如墨的双眸冰冷残酷地看着她。

她不想在这种屈辱的情况下再被萧君霆索要,上次流产伤了身体,一直没能恢复过来。

“你放心,孤不会再要你,孤嫌你脏!”萧君霆说完,再也不看楚沫儿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凤鸣宫外,所有的侍卫宫女屏息垂首,不敢靠近大殿半步。

楚沫儿蜷缩在凤鸣宫的床榻上,静静的一动不动。

“孤嫌你脏!”萧君霆决绝的话语不断在她耳边回荡。

她爱了萧君霆这么多年,只有他一个男人,他却嫌她脏!可事实上,他的心头朱砂——沈清婉才是真正脏透的女人,为了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早就勾搭上当时的大皇子。

但萧君霆爱她,哪怕她死了,依旧霸占着萧君霆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太后所住的雍和宫内,淑妃沈梦若端着手中的茶盏,细声细气地对太后说道:“太后娘娘,臣妾认为楚沫儿失德,秽乱后宫,实在不配留在皇上的身边。”

“凤鸣宫是历代皇后所住的寝殿,楚沫儿已成为废后,也不配再住在那里。”

太后微皱眉头,“话是如此,但国不能一日无后,将楚沫儿迁出凤鸣宫也要尽快选出下一任的皇后人选才行。”

“皇上似乎并不想将楚沫儿打入冷宫。”

沈梦若眸光微闪,她早就想好了对策,故作犹豫不决的样子,“臣妾其实早就听闻楚姐姐私下不检点,几月前她就怀了孩子,但孩子不是皇上的血脉,皇上逼得她落了胎……也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再怀上。”

“什么?她跟人私通还怀过野种?”太后脸色大变,将手中茶盏重重搁下。

沈梦若身子一颤,紧接着跪在太后的面前,“臣妾句句属实,还有凤鸣宫里的奴才能作证!太医院也有用药记录。”

太后听完眉头紧锁,她本就不喜欢楚沫儿,模样太过狐媚,出身也是一般。如果不是沈清婉早产出事,这个皇后的位置也轮不到她!

“哀家明白了,”太后闭上眼睛,神色厌烦,“这件事涉及宫闱,不能闹大,淑妃就交由你处理。这样下贱秽乱的女人绝不能再留在皇上身边!”

“臣妾一定不负太后娘娘所托。”沈梦若微微行礼,唇边划过不怀好意的冷笑。

离开雍和宫后,沈梦若带着宫人直闯楚沫儿的宫殿。

将正在休养的楚沫儿从床榻间拽下。

听到声响赶来的箐箐,挡在楚沫儿的前面,“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家娘娘!”

沈梦若让人将箐箐抓到一旁。她径直走到楚沫儿的面前,硬生生掰开楚沫儿的下巴将一颗药丸塞入她的嘴里。

“她早已不是什么娘娘了!”沈梦若撕破温婉假面,讥讽冷笑。

楚沫儿捂着自己的喉咙不停干呕,警觉地望着沈梦若,“你喂我吃了什么?”

沈梦若居高临下看着她,“当然是让你乖乖承欢的药!谁让你挡了我为后的路!过会你就好好享受吧……”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长按识别下方微信二维码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点击查看大图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ist/2019-05-05/248.html

猜你喜欢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447 文章总数
  • 9630访问次数
  • 197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