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穿越> 正文

佞相之妻,佞相之妻全文无广告阅读,佞相之妻by弥十六

新书上线!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小说《佞相之妻》已上线,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佞相之妻》阅读全篇~~~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1章 重生

第1章

大周朝,天和一十五年,冬。

寒月夜,天地一片苍茫,皑皑白雪将整个山峦覆盖,寒风凌冽,风似刮骨钢刃,今年的冬日不同往常。

一个梳着双丫髻的丫鬟提着一盏昏黄的灯,神色慌张推开院落的门,冒着风雪行了七八里路,急切地敲着最近的镇上唯一一家医馆仁心堂的大门。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吧!"丫鬟被冻得双唇发青,高声恳求道。

好半天,学徒才披着厚袄打开门,皱着眉头道:"这都什么时辰了,要看病明儿赶早。"

"求求您了,我家小姐等不到明天了!"

学徒皱眉纠结半晌,老大夫却是背着药箱从里屋出来,拧眉看着学徒道:"还愣着作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夫平日来教你的医义,你都忘记了?"

学徒忙不迭地去准备马车。

"多谢大夫,多谢大夫!"

雪路不宜出行,那学徒小心翼翼架着马车,花了小半个时辰才到那个偏僻的別庄,心中有些诧异这天寒地冻的,为何一个大小姐会在住在这种別庄里,丫鬟领着大夫进宅院,穿过院落,进了房门后丫鬟疾步走到床边对着纱帐后的人影道:"小姐,奴婢把大夫请过来了。"

屋内生了两个火盆异常闷热,床上的人毫无动静,丫鬟俯身将帕子盖在她家小姐苍白的手腕上,转身正欲开口,那老大夫却是脸色一变,伸手往那小姐手腕脉搏处一搭,一片冰冷。

大夫直起身子,默然摇头。

"大夫,我家小姐如何,她已经吃了好多天的药,却无甚效果……"

大夫打断她的话:"你家小姐……已经去了。"

丫鬟呆愣了一瞬,如遭雷殛往床上看去,这一看才发现床上之人已毫无血色,才听明白大夫的意思,她腿一软跪倒在地,嚎啕大哭:"小姐,呜呜呜,小姐,都怪弦月来晚了……小姐……"

大夫叹息一声,摇头离开房间。

弦月的哭声吵醒了睡在不远房间的嬷嬷丫鬟,不多时一个裹着灰袄子的嬷嬷进了门,身后跟着一个穿着鹅黄素袄的丫鬟。

"大半夜,嚎什么嚎?"嬷嬷厉眼一瞪,几步上前探了探床上之人的鼻息,眼底闪过一丝喜意,她掐了一把大腿,露出几分悲伤的神色。

"大小姐殁了,眉月,明日一早去太师府将这个消息汇告老爷和大夫人。"

嬷嬷说完这句话,却没有离开房间,她俯身伸手从那小姐的脖颈处拽出了一个玉佩,脸色闪过一丝喜意,正待将那个玉佩取下来,弦月突然扑上去按住嬷嬷的手:"罗嬷嬷,这个玉佩是夫人留给小姐的,你不能拿走!"

罗嬷嬷脸色一变,推了弦月一把:"人都死了,留着玉佩作甚,你这丫头别多事,眉月把弦月带回房休息。"

一直站在一旁不语的眉月马上上前拉住弦月,低声道:"妹妹别难过了,小姐去了也好,我们可以回太师府了,嬷嬷不会亏待咱们的。"意思是嬷嬷拿了小姐屋里的东西,为了堵口一定会分一部分给她们二人的。

弦月闻言一怒:"眉月!我看错你了,小姐生前对我们姐妹二人这般好,你竟、竟——"

她说不下去,却愤愤挣脱眉月的手臂,扑上去护住小姐身体,不让罗嬷嬷夺走玉佩,可惜她才十二三岁,身子弱小,怎么敌得过罗嬷嬷和眉月。

"唔,放手,你们这么对小姐,我一定会汇报给老爷——"

罗嬷嬷却拧起双眉,狠狠甩了弦月一个耳掴子:"小蹄子你敢处胡说八道,我让大夫人把你卖进勾栏!"

眉月按住了弦月,罗嬷嬷正想拽下玉佩,却不料一只冰冷苍白的手突然抓住了她手腕。

罗嬷嬷浑身一颤,不敢置信把目光移到小姐的脸上。

一双古井无波的眸子正定定地看着自己。

"啊,诈、诈尸啊——"

罗嬷嬷惊恐万状跪倒在地,"老奴知错,大小姐恕罪,小姐恕罪!"

床上的小姐缓缓坐起,她目光扫了屋内一眼,眼底闪过几丝迷茫,只半瞬她便反应过来,从方才丫鬟的话语中推测出自己的处境,她目光狠厉,盯着罗嬷嬷的头顶吐出一个字:"滚!"

罗嬷嬷和眉月张皇失措的滚出了房间。

弦月虽然害怕,但是却没有离开房间,她有些害怕的盯着自家的小姐,只见她家小姐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环顾四周,一副茫然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厉鬼的样子。

此时,坐在床上的楚岫玉却是哭笑不得,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又穿越了,前世的她穿越成皇帝的妃子,为了生存,也为了真心对自己好的楚氏一族,在深宫中跟一群女人勾心斗角近十年,最后自己父亲镇国大将军因为手中兵权,最终敌不过皇帝的猜忌,楚氏一族被抄家流放,而自己也被打入冷宫,被灌下一杯毒酒。

打入冷宫在她的意料之中,她本就想借此机会以诈死逃离皇宫,却不料被太医背叛,什么假死药,从一开始他都是丽妃的人!直到最后一刻,她只看到丽妃领着几个妃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大声讥讽她嘲笑。

楚岫玉当时只想大笑,然后爆几句粗口,现在却是不知从何吐槽了,她观察了室内环境得出她不在宫内的信息,悬着的心才放回原处。

只要不在皇宫就好,她可没有第二次玩宫斗副本的精力了,要是又穿越到宫中,那她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她艰难万分往后挪了挪身子,把身子靠在墙上,她觉得浑身上下都被重物碾过一般,全身乏力,头痛欲裂。

正待开口跟眼前的丫鬟说话,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粗壮的手臂上,她一怔掀开被子,更是目瞪口呆,这茁壮的腰肢和大腿,这个身体至少得有一百八十多斤吧!

"小姐,您、您……都怪弦月回来晚了,奴婢有罪,小姐要怪就怪弦月吧,弦月以后年年清明忌日您烧纸钱的,呜呜呜呜呜,小姐……"弦月跪在地上哭个不停,完全没有看到她家小姐的表情。

"别哭了!"楚岫玉叹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开口道,"我没死,你快起来吧。"

弦月呆呆的跪在地上,抬头看着楚岫玉,她揉去眼角的泪水,表情从不知所措变成欣喜若狂:"小姐,你真的没事吗,方才大夫说您,奴婢以为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傻丫头。"楚岫玉笑了笑,方才昏迷的时候听到一些屋内的吵闹,知道这个丫头对她忠心耿耿,却是愣头青,楚岫玉一愣,想起前世进宫陪她的丫鬟霜降,她在失宠前把霜降送出宫许了人家,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弦月,把镜子给我拿过来。"

"是。"弦月闻言有些诧异,却赶紧起身,把铜镜举到楚岫玉的身前。

楚岫玉抬头望去,镜中之人身体丰腴,下巴是双层的,肤色白皙细滑,圆润绵软的面庞,勉强能看出这个身体原本的底子还不错,都这般了还能看出五官的精致,一眼看去就是那种十分平和无争的性子。

第2章 两个丫鬟

第2章

楚岫玉,哦,不,现在应该叫苏映雪了,苏映雪醒来已经过了三四天了,她一觉醒来,这个身体的记忆也慢慢涌现,现在她已知晓这个身子的大部分事情。

苏映雪裹紧了披风,站在院落看着弦月在堆雪人,看着她青葱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神采。

她没想到自己重活一世仍然在大周王朝,现在距离她前世死时已经过了三年,皇帝仍然是赵炎彻,苏映雪是苏太师的嫡女,但是这嫡女的身份却得打个折扣。

这个別庄离京城有近二三十里路,本是苏家夏日纳凉偶尔居住的庄子。

苏太师的第一任妻子,也就是苏映雪的母亲丁月,是在苏太师进京赶考之前娶的商户之女,丁家在当地虽是商户,但也出过几位举人,当时的苏太师家境远不如丁家,当时能娶到丁家嫡女也算高攀了。

几年后苏太师进京赶考高中了榜眼,得到了当时的户部尚书的赏识,同时也被林尚书的千金一眼相中,林千金便让苏太师把丁氏休了,娶自己为正妻。

那时苏太师对自己的糟糠之妻还是有几分情谊的,他不想让休妻之事辍了自己的名声,更何况那时候丁月已经坏了他的骨肉,于是他给丁月休书一封,不知里面的内容是什么,丁氏看了信之后就腹内一阵绞痛,有了早产的迹象,最终丁氏生下了七个月大的苏映雪后撒手西去。

苏映雪一直在丁家待到三岁才被当时已经是右谏议大夫的苏太师接到了京城,林氏却是十分不待见这个占了嫡女名头的女儿,但是苏太师当时被人参了一本,怕被有心人捕风捉影,所以表面上对苏映雪视若己出。

直到林氏生了女儿后,因为女儿小时候体弱多病,而苏老夫人当时身体也不是很好,林氏便对着苏太师吹枕边风,说苏映雪一出生便克死母亲,是为不祥之女,现女儿和苏老夫人都是因为苏映雪的秽浊之气冲撞所至,苏太师对这个肥胖的嫡女本就不甚喜欢,于是就把她打发到京郊的别院居住,对外称嫡女体弱,需要在僻静之地休养,只有逢年过年才能回太师府,实际上苏映雪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回过太师府。

苏正阳,苏映雪轻蹙眉头,她对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个苏太师似乎以前是文渊阁的大学士,现在升任至太师了?

苏映雪猛然一阵咳嗽,落在院落的鸟儿被惊飞,弦月赶紧跑过来:"小姐,天寒风大,你身子骨弱,快进屋歇歇吧。"

苏映雪点点头转身进屋,这个身子估计好些年没有运动,才会如此脆弱不堪,多走几步路都喘,她得好好制定一下减脂计划,争取半年内瘦下来。

"小姐,药煎好了。"眉月将药放在桌子上,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苏映雪,"小姐趁热喝,奴婢告退。"

说罢她福了福身想走出屋子。

苏映雪却皱了眉头,她开口道:"眉月,我近日有些体虚,弦月还小不如你仔细,以后你不必去罗嬷嬷处帮忙了,留在屋里伺候吧。"

之前罗嬷嬷说账房人手不够,而眉月识字会算,跟苏映雪说让眉月每日下午去账房帮忙做杂务,如此一来大部分杂务就落在了弦月的身上。

眉月停住脚步,眼底闪过一丝不情愿,却一闪而过,低眉顺目地站在原处:"小姐说得是,但是罗嬷嬷那边……"

苏映雪笑道:"嬷嬷那边我自会去说,我听说她最近几日都不在庄子,是回太师府去了吗?"

眉月点头:"大夫人遣人召唤,说有事叫她去办。"

罗嬷嬷原是林氏身边伺候的,却被林氏派来照看自己,说是照看其实是监视,自己本应该是这个宅院的主人,但是苏映雪太过懦弱无能,这个宅院的下人基本上都听从罗嬷嬷指令,都不把苏映雪放在眼里,就连她从老家带过来的丫鬟眉月也背叛了她。

苏映雪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原主原本不过是感冒,却缠绵病榻两个月有余,虽然原主的抵抗力比较弱,但是若说一个富家小姐因为感冒丧命她不信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有宫斗近十年经验的苏映雪一眼就看穿其中的阴谋,罗嬷嬷去太师府想必不是办事,而是告罪吧?

站在一旁的眉月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她本以为小姐死了,罗嬷嬷会带她回太师府,甚至可以被提成一等丫鬟,以后不必在这別庄里洗衣做饭,累活从早做到晚,却没有料到小姐竟死而复生,身体一天一天变好,而且小姐从那天夜里醒过来之后,就好像换了个似的,说话还像以前那边温和,但是似笑非笑的眼神却让人觉得深不可测,让人暗暗心惊。

眉月不由自主的看了搁在桌上的药碗一眼。

苏映雪拿起药碗却不急着喝,她看了眉月一眼:"眉月,你跟我几年了。"

眉月怔了怔:"奴婢从十二岁就伺候小姐,现在已经十年了。"

"二十二了,也到许人的年纪了……"苏映雪像是自言自语道。

"奴婢不嫁人,奴婢要一辈子伺候小姐!"眉月一脸惶恐,跪在地上。

苏映雪闻言笑道:"放心,你素来对我忠心耿耿,我会求大夫人给你许个好人家,我想吃城南的富兰婆婆的烧饼,你替我去买几个吧。"

眉月应诺退出房间。

……

苏映雪起身,将药倒在了她让人新搬进来的盆栽里。

弦月惊呼:"小姐,为什么把药倒了。"

"这药里加了东西。"苏映雪淡淡道。

弦月先是一惊,继而一怒:"您是说眉月下毒害您!怎么会,她竟如此胆大妄为——"

苏映雪却没有说话,有些事情她现在也不甚清楚,弦月虽然一心为她,但是毕竟年纪小心思单纯藏不住事情。

"弦月,我有些事情想让你去办,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苏映雪想了想道,"从今日起我的饮食以及药都由你经手,不得任何人插手。"

弦月有些怔忡:"小姐让弦月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眉月……"

苏映雪摸了摸她的发髻:"你只要知道这个宅院里,我唯一相信的只有你一人。"

第3章 减肥

第3章

以往罗嬷嬷去太师府基本上两三天就回来,这次却是足足待了五天,回来之后苏映雪注意到她的脸颊有些红肿,看着自己的目光透着怨愤,不难猜测出那位大夫人对她做了什么。

看来这个大夫人林氏是真讨厌自己,恨不能自己早点死,苏映雪能活到这个年纪也不容易啊,苏映雪敛去眸中的嘲讽的神情,她从记忆中得知她能平平安安活到现在全靠她的祖母苏老夫人,林氏虽然极端讨厌自己这个嫡女,但是却不敢明着跟老夫人做对,以免落下口舌。

罗嬷嬷回来后,苏映雪特意跟她提了提眉月的事情,也没说自己的意思,只是说眉月觉得自己生病都是因为她照顾不周所以自己请命回来侍奉,罗嬷嬷冷冷一笑道:"眉月本是大小姐的丫头,大小姐做什么决定都可以。"

说罢连告退的话都没说,直接离开。

罗嬷嬷回到自己房间,气不打一处来,原本以为自己总算能不负大夫人所托,这药下了几年,因为每次剂量非常少,所以大夫都无法察觉,却能让中毒的人体质越来越弱,这次苏映雪重病,她早已觉得万无一失,所以提早几日把消息告知大夫人,却不料这贱种命这么硬。

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活多久,罗嬷嬷冷冷一笑,她招来眉月,仔细叮嘱了几句。

"小姐吃饭了,你很口渴吗,怎么喝这么多水?"弦月一脸惊奇地看着苏映雪把她烧的第四壶喝完。

"人体每天需要八杯水,你也要多喝水,有益身体健康。"苏映雪看了桌上的菜式皱眉,"我跟你说了,我晚上只要清粥鸡蛋和鸡胸肉就行了,鸡胸肉要清水煮,不要放油。"

"小姐,你这几天吃的太少了,你现在病大好了,大夫说你可以多吃点了,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香酥鸭子和酱猪蹄,奴婢花了两个时辰做的,你多吃点!"

苏映雪扶额,她已经从记忆里知道苏映雪每日的菜单了,不得不说这个小姐的胃口不是一般的好,每顿能吃三碗饭,胃口好的时候能吃四碗饭,基本不吃素菜,又基本不运动,这么下去不横着长才是见鬼了呢!

苏映雪小时候体型是正常的,后来到了京城大夫人林氏亲自照料她的衣食住行,从那时候起苏映雪体型一年比一年丰腴,到后来苏太师和老夫人见到她第一反应都是皱眉,众小姐少爷甚至仆人都在背后嘲笑她。

原主虽然表明不说什么,但是背地里不知道掉了多少泪,她也曾悄悄节食,结果把自己饿晕过去,被太师一顿斥责告终。

"端走端走,以后每餐一荤三素,少油少盐。"苏映雪咽了咽口水,尼玛,她上辈子可是吃不胖的体质啊,酱猪蹄也是她的最爱啊!

但是她已经下定决心,不瘦身成功她就不吃这道菜!

弦月劝说无力之下只好把菜都撤了下去,

"小姐您又在做什么?"弦月吃完饭回来吓了一大跳,苏映雪换上了自己前几天买的男装一身轻便,正在房间内绕圈子,跟中了什么降头似的。

"没事,我吃太撑了出去消消食。"苏映雪这半个月都在园子里走动,每天走上半个时辰,说起来也是心酸,一开始这个身体走个十分钟都气喘吁吁,能走半个时辰都是苏映雪用自己的毅力坚持下来的。

至于穿上男装,完全是为了运动方便。

"出、出去?您要去哪?"弦月担忧地睁大眼睛,而且小姐你每天就吃这么点还吃撑,再想起小姐这段日子的反常,难道是之前的高烧烧坏了脑子?

"就在这附近后山啊,月色正好,我想去爬爬山看看风景。"苏映雪眨了眨眼睛,"弦月你先睡吧,待会要是有人过来就说我已经歇息了,不见任何人。"

"……"弦月整个人都震惊了,小姐果然被烧坏脑袋了,不然大家闺秀哪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连普通小户人家的闺女也不敢半夜一人外出啊!

还没等弦月反应过来,苏映雪就溜了出去,她这段时间早就探好了路,这个別庄地处偏僻,背靠青山,附近的村子离这里有将近五公里。

別庄上上下下包括她自己一共十个人,晚上没人守门,直接把大门和后门锁死,不过好在苏映雪手中有钥匙,不然之前弦月请大夫都出不了门。

苏映雪悄悄离开別庄,顺着小路往山上走,走到半山腰她气喘吁吁,便停在原地做做拉伸运动,在古代运动真是不容易啊,如果白天在园子跑步,估计一整个別庄的人都会围观自己,苏映雪不欲被罗嬷嬷等人发现,只好大半夜出来运动,好在古代人睡得着,她还是个上班族的时候,也是七八点的时候出去健身。

大雪早已消融,空气中还透着一股寒意,苏映雪爬了半个小时的山,早已经大汗淋漓,她正欲继续往上走的时候,突然不远处草丛中传来一阵窸窣的声音,苏映雪警觉,握紧手中的树枝。

苏映雪紧皱眉头,她之前打探过,这附近的村民都是种地为生,并无猎户,山中应该不会有狼和狗熊之类凶残的动物吧?

突然,一只野兔从草丛中窜了出来,灵动的眼珠子盯着苏映雪,然后嗖的一下逃远了。

苏映雪放下心,甩了甩隔壁继续往上走,越走越觉得心中有些悚然,苏映雪自诩是个胆大之人,上辈子还有个当大将军的爹,虽跟巾帼女豪杰差得远,但是对三五个壮士不在话下。

空谷寂静,隐约有夜鹭的叫声传来,突然苏映雪的眼前出现了一双脚,一双躺在地上的脚!

苏映雪绕过灌木丛,看到一个染血的黑衣人躺在地上。

苏映雪吓了一大跳,壮大胆子探了探气息,还好,是个活的。

苏映雪将那人身体拨过来,那人倏然睁开双眼,出手如电,一把不知从何出现的匕首朝苏映雪的喉咙刺来,苏映雪猝不及防,急忙用手中的木棍格住那人的匕首。

第4章 白裴

第4章

那黑衣人才看清苏映雪的打扮,收回手中的匕首,冷声道:"你是何人!"

苏映雪站在原地没说话,借着月光她看清了这个黑衣人的脸,黑衣黑发,眉飞入鬓,五官俊美无俦,如同画里走出来一般,全身却散发着一股戾气,眸若寒潭。

那人见苏映雪没说话,拧了拧眉头,正待开口却突然脸色一白,整个人瘫倒在地。

 

一直在房间喘喘不安的弦月终于等到苏映雪回来,却被小姐肩膀上的男人吓了一大跳:"小姐,你这是……?"

那男人的目光闪了闪,脸上闪过一丝讶然,松开了搭在苏映雪的肩膀,苏映雪没有在意到他的情绪,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开口道:"弦月,去准备一盆热水。"

然后她转身对那个男人道:"你在这个房间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就走,如果有你说的那些人上门,我希望你别牵连到我们,你自己能上药吗?"

她虽然把人救回来了,但是却不太相信对方说的富商大户因为生意原因遭遇对家追杀,对方眉宇间透着久居上位的威压,这不是普通商户能有的气度,既然对方假造身份且说那些暗杀他的人已被自己的属下引开,不会牵连到別庄众人。

苏映雪不欲探究,只道他不要被人看见,如果被別庄的其他人知道又是一阵腥风血雨,毕竟古代女人名节大于命。

"多谢姑娘。"男人点头,看着苏映雪的目光却带着探究。

苏映雪翻出了金疮药给他,将他安置在隔壁的书房里,那个房间有一张她午睡小歇的榻子,想了想又给了他一套自己之前准备的男装,那人身健背阔,自己的男装穿在他身上有些松垮,却自有一股魏晋名士的风流,苏映雪不惊有些看呆了。

"在下白裴,敢问姑娘芳名,救命之恩来日必将好好报答。"

"我叫苏映雪,举手之劳无需挂齿,早些歇息吧,明早便走。"苏映雪回过神后却不欲多言,转身离开。

白裴目光幽深,看着手中的金疮药瓶若有所思。

两道黑影神不知鬼不觉从围墙外潜入,悄无声息进入书房。

"大人!"两个黑影跪倒在地,"属下保护不周以至让大人受伤,请大人恕罪!"

"人呢。"白裴道。

其中一个黑影头俯得更低,声音中带着一丝愧色:"本活捉其中一人,但是对方口中藏毒,属下不慎……"

"罢了。"白裴摆了摆手,"去查查岐江汪氏与泰国公有何渊源。"

"大人,您是说,这次暗杀是泰……"黑影甚是吃惊。

白裴却没回答,转口道:"顺便查查这个宅院里住得是谁。"

"……是!"

 

 

第二日苏映雪起了个大早,白裴早已离去,榻子上的被褥整整齐齐一丝不乱,没有丝毫人睡过的痕迹。

苏映雪不以为意,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罢了,不过经历此夜,她觉得山中不甚安全,便绞尽脑汁让弦月找附近镇子的铁匠做了几个简易的运动器材,虽然被罗嬷嬷和眉月察觉,但是二人却不知道这几个东西做什么,只当是苏映雪发热烧坏了脑子,而且苏映雪平日越发的深居简出,对待罗嬷嬷言听计从,又让眉月回去帮助罗嬷嬷作事,罗嬷嬷有些自得,对苏映雪做出与往日不同的动作也不以为意起来。

三个月后,正是草长莺飞,杨柳醉春时节。

別庄庭院虽简陋,附近山头草木葳蕤,层林尽染,溪水清澈,溪边种了几株桃树,此时桃瓣吐蕊开得正旺,清风过处,花瓣纷纷扬扬,落在树下那个眯着双眼的女子身上,那女子身着青衣素裙,不着任何发饰头面,头发高高挽起,乌黑的发尾左右轻晃,肌肤赛雪,手中举着一支桃花,面比花娇,勾勒出几分惊艳,但是眸光却似古井之水,平淡无波。

"小姐,我已经收集完桃花了。"一个双丫髻的丫头从树后绕了出来。

 

这名女子正是苏映雪,经过将近四个月的运动,成功将体型缩水,虽离芙蓉面杨柳腰还差一段距离,但是看起来常人并无多大区别。

"弦月,你想不想离开这里。"苏映雪突然开口道,这段时间她每天严格控制食量,以及运动两个时辰,除此之外她一直都在盘算着未来的打算。

"奴婢当然想离开这里啦,小姐现在这般美貌,老爷见了定会十分欣慰,说不定会让小姐留在太师府。"弦月仰着头笑道。

"我的意思是,也不回太师府。"

"啊,不回太师府那去哪里?小姐是想嫁人了吗?"弦月恍然大悟,"小姐早已到许人的年纪,等老夫人从千佛山回来,可以去老夫人那边……"

苏映雪无奈打断她的话:"嫁人还早呢,我是想说我以后可能会离开太师府自己谋生,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弦月瞪圆的眼睛,十分不解:"小姐你想去哪,太师府不好吗?"

苏映雪淡淡道:"把亲生女儿丢在偏僻的別庄不管不问七八年,甚至快病死都没有来看一眼,这样的父亲我又能指望什么。"

弦月垂下头沉默不语,苏映雪没有说话,弦月是个纯善之人,只是需要点时间思考,快到別庄的时候,弦月突然坚定道:"弦月的命是小姐救的,只要小姐不嫌弃弦月笨拙,以后小姐去哪弦月就去哪!"

"放心,你家小姐可厉害着呢,以后一定不会让你饿着的。"苏映雪摸了摸她的头,露出一抹笑意,这个丫头心思单纯对自己又忠心耿耿,既然她打算脱离这个太师府嫡女的身份,当然要把她也带走,不仅不会饿着你,还会把你当亲妹妹疼,不过这话苏映雪却咽在了喉咙底。

 

 

 

 

 

第5章 四百两

第5章

苏映雪和弦月走进宅院,罗嬷嬷站在院子里,看到苏映雪的身材先是一阵讶然,这段时间苏映雪都在房内不出门,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她了,没想到这个大小姐瘦身之后竟是这般明媚动人,这可不是大夫人愿意看到的。

但是她转念一想,漂亮有什么用,大夫人随便把她许个破落户,她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罗嬷嬷思及此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她走上前:"小姐,府里派人送例银和米粮布料过来了。"

"辛苦嬷嬷了,你让人把东西都抬到我院子里罢,我待会过去清点。"苏映雪自然看到罗嬷嬷眼中的轻蔑,她假作不知,朝自己院落走去。

罗嬷嬷却是慌了,以往太师府送银子和东西过来都是她清点入库,苏映雪从未过多干预,这次竟要自己清点,怎么不让她惊慌。

太师府每半年就会送四百两例银以及米粮布匹若干,每次罗嬷嬷都会暗中将其中一半囊收自己手中,再分一小部分给別庄对她言听计从的下人堵住他们的口,这一直都是除了苏映雪主仆外,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甚至连库房的假账都做的草草了事,有心人只要一看就能看出其中差漏!

"大小姐,东西直接放到库房就好了,老奴自会清点,不劳累小姐了。"罗嬷嬷说完这句又补充道,"大小姐要是不信老奴,可以让眉月和弦月一起清点。"

罗嬷嬷却知道最近眉月似乎不怎么得苏映雪的信任,每日都是让她做一些女红刺绣的手艺,而吃食都是由弦月做,对此苏映雪的解释是,眉月心灵手巧,女红技艺精湛,多做些香囊帕子,以往回府都是身无长物,以后可用眉月的香囊手帕赠与姐妹,而弦月笨拙无用,自己病后胃口不佳,只爱清粥素菜,笨丫头也只能做这个了。

罗嬷嬷垂着头,余光留意着这位大小姐的神情,有些担忧是不是苏映雪知晓自己让眉月在饭菜里加料的事情,但是苏映雪这些月来却又对她言听计从,让她捉不着头脑。

 

"嬷嬷多虑了,映雪见嬷嬷管理院中上下所有事宜甚是不安,嬷嬷年迈,映雪在別庄无事,可以为嬷嬷分担一些活计。"苏映雪却不待罗嬷嬷说话,直接让弦月把人带过去。

罗嬷嬷脸色一变,几步上前冷道:"大小姐,大夫人说这些东西需交老奴管理,库房的钥匙也是老奴掌管,大小姐只要安逸度日便是。"

"嬷嬷这话说得有趣,母亲这话是何时说的?"苏映雪站在台阶之上展颜一笑,俯身看着站在院子里的人。

"大小姐初来別庄之时。"罗嬷嬷见了那笑容却是心中一突,感觉自己落入了苏映雪的陷阱中。

"那便是了,当年我不过十岁,如何能掌管库房,只能劳烦嬷嬷,这些年辛苦嬷嬷了,如今我身子大好,以后库房钥匙交予我,嬷嬷也可松一口气。"

"……"罗嬷嬷眯起眼睛,没料到苏映雪竟能说出这番话,別庄上下都心知肚明大夫人让罗嬷嬷看着苏映雪,就是为了掌控住这个嫡女,库房钥匙也是大夫人亲自交到自己手中的,她敢私拿就不怕大夫人知道,这银子本就是太师的主意,大夫人怎么会每年浪费八百两银子在一个她讨厌的嫡女身上呢?

罗嬷嬷心中在想什么,苏映雪知道的一清二楚,一年八百两,原主在这个宅院八年,那就是六千四百两,这罗嬷嬷没有拿走一千五百两,也有一千两,她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必须要在离开之前替原主报仇雪恨。

还没等罗嬷嬷开口,苏映雪继续道:"映雪对这些烦事不善精通,待会嬷嬷把钥匙和账册送过来时,还希望嬷嬷能指点一二。"

"大小姐赎罪,几日前下人不甚将油灯倾倒,污了账册,老奴正欲重先抄录一份,到时再呈交给您。"罗嬷嬷敛去脸上的表情,心中已有打算,她算是看出来这大小姐想掌家呢,哼,小贱种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自己是嫡女大小姐吗。

"哦?"苏映雪声线微微惊讶,"不知何时能抄录完毕?"

"两日后。"罗嬷嬷咬了咬牙。

"那劳烦嬷嬷先把库房钥匙取来罢。"苏映雪道。

罗嬷嬷以为自己想掌家,却不知道自己只是想捞点本金罢了,这小小別庄她才没兴趣掌管。

弦月眉梢带着喜色,她早就看罗嬷嬷不顺眼了:"小姐,您早就应该这么干,您才是这个別庄的主人!"

一直在房间里做刺绣的眉月听闻院落里的动静,走出房门见苏映雪和弦月说说笑笑,她脸上闪过一丝怨愤,小姐从那次大病之后便疏远了自己,每日都打发自己做刺绣和洗衣服,她一开始有些惶恐,是不是自己做的事情被苏映雪察觉了,但是见苏映雪对罗嬷嬷却十分言听计从,并未表现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久而久之,眉月的惶恐也变成了怨怒,特别是每每看到苏映雪对弦月比对自己好的时候,她就更加的嫉恨。

弦月这小蹄子肯定是在背后说了她的坏话,导致小姐疏远了自己,不过是个乡野丫头,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发现她,小姐怎么会救她!

"小姐,这些桃花要怎么处理?"弦月没有察觉到眉月的目光,欢欢喜喜捧着桃花。

"花苞洗净晒干,可以泡茶,盛开的留花瓣,做红糖糯米桃花粥。"

苏映雪察觉了眉月盯着弦月不善的目光,心中起了一丝戒备,眉月这丫头心胸狭窄,她不得不防。

苏映雪跟弦月细说了红糖糯米桃花粥的做法,自己则转身清点送到院中的物件。

等清点完毕后,苏映雪不由的喟叹,这大夫人还真是送得出手,米粮是陈米,布料花色难看,还是分块细碎的边料,就连丫鬟都不爱穿这种料子,其他的东西就不必说了,基本上都是赏给下人的货色,也不知道她从哪个库房翻出来的,也真难为她。

 

 

 

 

后续精彩内容,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醉清风小说 ID:zqfxiaoshuo 回复书名《佞相之妻》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后续高潮不断!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560 文章总数
  • 24136访问次数
  • 255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