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穿越> 正文

捕快小蛮妃 捕快小蛮妃全文无广告阅读 捕快小蛮妃(梁一诺)

新书上线!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小说《捕快小蛮妃》已上线,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刺激文化 回复书号:10591 免费阅读全篇~~~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一章
 

 

安国嬴帝十五年 帝都

 

 

梁一诺坐在梳妆台前,任由丫环们给她梳妆打扮,看着镜中那张不属于自己的绝色面容,无力的叹了口气。也不管那一屋子进进出出的丫环婆子,思绪早就神游二十一世纪。

 

 

说起来真是狗血到不能再狗血,比那烂俗的电视剧还要让人无语,想自己一优秀的国际女刑警,好好的在浴缸泡澡,不就是起来时一个没扶稳,至于让她一跤摔到这个什么安国尚书府的小姐身上吗?

 

 

穿就穿吧!还穿到这个全安国最出名的花痴小姐身上,想想原主从小到大做的那些蠢事,她真的想拿块豆腐把自己撞死,也好过一天到晚被人指指点点的各种嘲笑。要不是原主有个强悍的母亲,估计原主早被她那个妻管严的父亲打死了吧!毕竟谁也接受不了这样一个从小到大追着美男调戏的花痴女儿吧!

 

 

在她穿过来的一个月前,这个花痴小姐又从后门溜出,外出寻找美男。阴差阳错下遇见那刚从边关回京的战神荣王,她早有耳闻这个安国第一美男,却无缘得见。现下听百姓在那称赞荣王,她又岂能错过。

 

 

这花痴也不是完全没脑子的,假装被人推了一把,直直的扑向荣王的马下,在被马一脚踩死之前,荣王出手救下了她。说她幸运也好,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说荣王倒霉也罢,被美色所迷看上了她,反正最后的最后荣王把那皇室的玉佩给了她,定了终身。

 

 

这尚书梁明奇正愁嫁不出去这臭名昭著的花痴女儿,突然有一天听说荣王与自己女儿定了终身,那能放过吗?当下便带着女儿拿着玉佩进宫去见了赢帝,赢帝自然是不同意自己最出色的儿子娶这样一个花痴,却又碍于太后和尚书夫人的姑侄关系,勉为其难答应了。

 

 

于是荣王成了安国的笑柄,百姓们自然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嘲笑,只能茶余饭后的偷偷议论,可那些皇子公主可是天天拿来取笑荣王。眼看这门亲事退也退不得,娶也不想娶,于是荣王贴身侍卫瞒着王爷亲自出手,于夜黑风高夜亲手结果了这个花痴小姐。可谁能想到她这个现代女警会穿到梁一诺身上。

 

 

于是杯具了,荣王那个不想娶的今天也得娶,她这个不想嫁的今天也得嫁,真是要多狗血有多狗血。不过她也明白荣王一定不会脑抽到,善待她这个让他成为安国笑柄的王妃!听说荣王今天一起娶的还有那号称帝都第一才女的太傅之女欧阳婧,还是以平妻身份。想来今天的婚礼一定会很精彩吧!

 

 

“小姐,小姐”红梅连连叫了几声,见梁一诺都没反应,她心中的疑问更深了几分,要不是和小姐朝夕相处,她都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那小姐,因为最近半个月来小姐就像脱胎换骨似的完全变了个样,不但见美男而不调戏,就连要嫁给荣王为妃也兴致缺缺,这可太不正常了呀!

 

 

“有事?”梁一诺回神,看了眼红梅,淡淡道。

 

 

“小姐,该换喜服了。”红梅看了眼这波澜不惊面无表情的主子,怎么也无法和月前那刚和荣王订婚高兴的三天不睡觉的小姐联系在一起。这样的反差也太大了吧,怪不得连老爷都说小姐这半个月变乖了,直呼祖宗显灵,高兴的在祠堂里连续拜了三天,连带着她也得了不少赏赐。

 

 

“嗯!”梁一诺轻轻的应了一声,任由喜婆帮她换上那华美精致的喜服。

 

 

“好了,王妃。”喜婆恭敬的说了一声,眼里却难掩那抹嘲笑与轻视。梁一诺知道全安国的人都会认为,只有欧阳婧那样的才女才能配的上那战神荣王,而她这样空有其表的花痴只会亵渎那荣王。

 

 

“红梅,赏!”梁一诺被全身的头饰衣服压的难受,也懒的去理那喜婆,让红梅给了点赏银打发了,眼不见为净。

 

 

“小姐真美!”王府花轿未到,房里只有梁一诺主仆二人,红梅看着那凤冠霞帔的小姐,不由的发出一声赞叹。心想自家小姐要不是个花痴,这般容貌全安国怕是寻不出第二人了吧!又何愁嫁人,只怕门槛都得让那提亲的人给踏破,现下虽说嫁给荣王为妃,可那荣王必不会真心对待小姐,还没过门就连那侧妃一起娶了,这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呀!

 

 

梁一诺闻言看了眼那铜镜中那明眸皓齿,面若桃花的娇容。再加上那满头太后亲赐的什么宝蓝点翠珠钗,红翡翠滴珠耳环,富贵双喜金步摇,云脚珍珠卷须簪以及赤金嵌翡翠滴珠护甲和碧玉藤花玉佩。这些首饰真是要多奢华有多奢华,也是要多累有多累,梁一诺觉得要天天让她这样打扮,她估计会直接脖子压断而死吧!

 

 

“王妃,花轿到了,请吧!”喜婆一声高喊打断了梁一诺的思绪。红梅赶紧给自家小姐盖上那大红喜帕,喜婆领着去前厅与尚书夫妇行了礼,又按例交代了几句,便被塞上了花轿,抬往荣王府而去。

 

 

“真是癞蛤蟆吃天鹅肉,我听说呀要不是太后的关系,这花痴别说是给荣王为妃,估计当通房丫环荣王都不要吧?”路人甲说的口沫横飞。

 

 

“可不是嘛!没看今天只来了个什么管家,荣王却亲自去接那太傅千金。”路人乙附和。

 

 

“明着是说这花痴是正妃,我看这欧阳小姐扶正那是早晚的事。”

 

 

“搞不好一过们就让荣王给休回来。”

 

 

“就是不休了,也是守活寡。”

 

 

“就是,就是!”

 

 

帝都大街上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纷纷加入八卦行列中,越说越起劲,越说越难听。

 

 

花轿中的梁一诺自动屏蔽这些闲言碎语,却把花轿外的包括红梅在内的四个陪嫁丫环气个半死,要不是老爷再三交代不能惹事给府上丢面,红梅估计早就冲上去撕烂那群吃瓜群众的嘴了,虽然他们说的大半是事实。

 

 

“王妃,请!”轿子落下,喜婆的声音毫无温度的传了过来。梁一诺连手伸出,红梅忙上前扶了,往王府门口而去。

 

 

“王爷有令,请王妃从侧门入府。”一管家模样的男子拦住了梁一诺一行人的去路,趾高气昂的说道,甚是嚣张。

 

 

“我家小姐是正妃,为何要从侧门入府”红梅刚刚看见王爷亲手牵着那欧阳婧从正门入了府,心里正为自家小姐不平,又见这狗仗人势的奴才,竟然让小姐从侧门进府,一个没忍住,张嘴便说了这番话。

 

 

“掌嘴!”荣王的冷冷的传了过来,明显含了怒意。

 

 

“堂堂战神竟跟个丫环一般见识!”梁一诺清冷的声音从红盖头下幽幽传来,惊了周围人一跳,大家都看好戏一般等着王爷出手教训这个花痴王妃。

 

 

“落铭,今日这女人若敢从正门入府,就给本王打断她的腿!”荣王看了一眼这个让他成为笑柄的王妃。玉容一沉,薄唇轻启冷冷的吐出这番毫无温度的话,扭头就往府里而去。虽说这是太后亲封的王妃,他安启荣休不得难道还打不得吗?

 

 

“属下遵命!”那唤做落铭的侍卫,瞬间就像个门神一样守在正门,大有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红梅,你喜欢吃狗肉吗?”梁一诺迈开步往侧门而去,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府门口的下人们一脸懵逼,都想不明白这个王妃为什么会说这么句话。

 

 

红梅见梁一诺走,急忙跟上,刚想跟自家小姐认错,不想梁一诺突然问了她一句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当下也想不明白,只得老实答道“小姐,奴婢不喜欢吃狗肉”

 

 

“那以后再叫狗咬了,就别咬回去。你是个人,不能跟狗一般见识,明白了吗?”梁一诺的话一字一字的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里,如平地惊雷般,炸开。

 

 

“啊!”红梅愣愣的,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欢快的答了句“奴婢明白了!”

 

 

管家反应过来,脸瞬间气成猪肝色,其他人则是憋笑憋到肌无力。

 

 

安启荣是个练武之人,加上梁一诺刻意提高音调,他不想听见都难。抽了抽唇角,看了眼那慢慢走来的梁一诺,心想他怎么没听说这个花痴是个如此牙尖嘴利的,看来接下来他在帝都的日子应该不会太无聊。

 

 

“吉时到,拜堂!”司仪的声音高高响起,满堂喝彩。

 

 

梁一诺早设想了很多婚礼现场的各种难堪,想到了和欧阳婧拜堂的定是那荣王。却没想到跟她拜堂的竟是只公鸡,公鸡也就算了,反正她也不想和这个陌生的男人结婚。可恨的是那只公鸡还是只没毛的,真是叔能忍而婶不能忍。

 

 

广袖下的粉拳握了又握,要不是这封建落后的破地方,动不动就要砍头抄家的。就凭这只没毛的公鸡,她梁一诺一定把那安启荣打成三级残废,再让他跟没毛的老母猪拜堂,以满足他这变态的嗜好。

 

 
第二章
 

 

“王爷……“

 

 

一声娇呼在喜堂上响起,不用看梁一诺都知道这是那欧阳婧的声音。掏了掏耳朵,红唇轻启对身畔的红梅说道“抱上那只鸡”

 

 

“我们婧王妃抱王爷,你们抱只鸡。”

 

 

“哈哈哈……”

 

 

欧阳婧贴身大丫环蜜儿,见王爷抱着自家小姐入洞房去了,又见那梁一诺让红梅抱着鸡,嘲笑道,顿时一屋子的客人哄堂大笑,各种嘲讽不绝于耳。

 

 

“把这鸡炖了,明天给王爷补身子,肾亏,多喝点鸡汤好!”梁一诺听着各种嘲讽,表情都未变,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淡定说道。

 

 

“是”红梅也豁出去了,大声应道。这些人太过分了,竟然这样欺负小姐,她家小姐就是再不济,那也是个正妃。

 

 

“还有,明天王爷要是听说,你们把他跟这只没毛的鸡相提并论,应该会很高心吧!”梁一诺葱葱玉指指了指那不停挣扎的鸡,又补了一句,她不用看都知道,这群人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静,落针可闻的静。众人面面相觑,再不敢说一个字,深怕再说下去,这王妃又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要是传到王爷耳朵里,人家王妃可是有太后撑腰,不会怎样!他们搞不好就会成为那荣王的出气桶,毕竟是他们明目张胆的嘲笑王妃在先。

 

 

于是梁一诺主仆五人连带那只无毛公鸡,十分淡定在一众人等面前走过,在那丫环的带领下往那后院而去。

 

 

“王妃,以后你便住这晚秋院。”在梁一诺主仆走晕前,前头带路的下人终于把她们领进了院里。

 

 

“这里不用伺候,你们都下去吧!”梁一诺进了房间,扯下红盖头,扫了眼这只点了两根红烛,有些昏暗的屋子,挥挥手打发了那两个领路的丫环。

 

 

梁一诺让红梅把她满头满身的累赘通通取下,一头青丝随意用带子扎了个马尾,又从箱里寻了身紫色月华锦衫,烟云蝴蝶裙换上,顿感轻松不少。这才细细打量起这屋子,越看越觉得安启荣可能不止是肾亏,智商估计都离家出走了。要不然能幼稚成这样,只给她留了两箱的衣服,其他值钱的嫁妆一件没看见,她怎么不知道原来荣王府这么缺钱,连她的嫁妆都扣了。

 

 

“太过分了,竟然让小姐住这种地方,这房间多久没人打扫了,看看!”红梅一摸一手灰,气的脸都红了。这么大的荣王府,竟然让堂堂正妃住这么个犄角旮旯的院落不说,还不给收拾。

 

 

“就是,今天好歹也是大喜之日,这整个院子竟连个喜字也没有,屋里除了这两根红烛就没别的,还有这破床破被的。”绿篱拎了拎床上的破被子,气的破口大骂。

 

 

“小姐从中午到现在都没用膳,这荣王府简直欺人太甚。”胆小的清荷看了连根毛也没有的桌子,小声嘀咕。

 

 

“你们喜欢吃狗肉啊!”梁一诺推开窗看了眼杂草丛生的院子,淡淡道。

 

 

“不喜欢,不喜欢!”四个丫环摆摆手,齐齐出声。

 

 

“那就稍微收拾一下,朝霞,你去看看这院里可有厨房。”梁一诺收回目光道。

 

 

“是,小姐。”此番情景,丫环们怕梁一诺心里难受也不敢再说什么,各自忙去。

 

 

“小姐,有个小厨房,可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锅,还有这一把刀。”朝霞举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不知该说什么,看来大家今天是要饿肚子了,这小姐从小锦衣玉食的,怎么受的了。

 

 

“把那没毛的鸡,炖了”梁一诺看了眼朝霞手里的刀,又看了眼那捆在角落的鸡,咬牙道。好你个安启荣,连个饭也没给留,这是要搞事情啊!

 

 

“杀,杀鸡……”四个人齐齐吸了口气。

 

 

“把鸡解开,抓去厨房,我来杀!”梁一诺看了眼四个表情丰富的丫环,无力道。这么大四个人,竟连只鸡也不敢杀吗,还怎么跟着她混这变态的荣王府?

 

 

“小姐,你不是开玩笑吧!”红梅边解开鸡,边看了眼自家小姐,看梁一诺表情认真,不似玩笑,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不是她小看小姐,而是小姐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会杀鸡,吃鸡还差不多。

 

 

“杀人都没问题,你要不要试试?”梁一诺拿过朝霞手里的刀,晃了晃,边说边往外走。

 

 

“啊!杀人……”红梅刚把鸡解开,就听梁一诺给她来了这么一句,吓的手一松,那鸡一下就往外扑飞而去。

 

 

“鸡,鸡跑了,快!”清荷最先反应过来,可她胆子小,就指着那夺路而逃的鸡跳脚,不敢去抓。

 

 

“快追,抓不到就没饭吃了。”绿篱早饿的前胸贴后背的,见鸡跑路,也顾不上杀鸡恐惧症了,抄过梁一诺手里的刀,就冲了出去。

 

 

于是这寂静的夜,这王府里最偏僻的角落,鸡叫声,女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的传出,那原本已休息的,还有那王府守夜的纷纷被这声音吸引了过来,一看究竟。

 

 

“清荷,快,堵住,堵住!”红梅急的大叫。

 

 

“我……啊!它过来了……”清荷见鸡狂奔而来,吓的往边上而去。于是那鸡便从她身边顺利溜走,竟出了晚秋院而去。

 

 

“跑了,清荷,你,气死人了!”绿篱抄刀追出院去,边追边骂那清荷。

 

 

“大半夜的,这是耍猴给人看呀!”梁一诺坐在门槛上,看着追了半个时辰还让鸡跑出院去的四人,无力的扶额。原本想起身去追,一想人家吃饱喝好的在那新婚快乐的,她却在这犄角旮旯里饿肚子。心里不平衡,由着四人闹去,最好能闹到整个王府都鸡犬不宁最好。

 

 

“何事如此喧哗?”安启荣披衣而起,开了房门问道。睡眠被打断,心情相当不好。他怎么不知道他的荣王府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没规矩了,还是他久不在京,这些下人都胆儿肥,看来得好好整治整治了。

 

 

“王爷,是,是晚秋院的四个丫环,在追那只鸡。”落铭快速的将探到的消息报了上去,没敢看那一脸冷色的安启荣。

 

 

“鸡,哪来的鸡?”安启荣一时没反应过来,心里只顾着腹诽梁一诺没家教连带着丫环也没规矩,竟然大半夜的追什么鸡。

 

 

“就是那只拜堂的鸡”喜堂上的那场闹剧和梁一诺说的那番话落铭是在的,说到这无毛鸡时,不知咋得总有种莫名的心慌。

 

 

“这女人的想法跟个正常人就是不一样!”安启荣边说边往外走去,他也不知道要去看什么,也许就是想去教训一下那个嚣张的女人吧!

 

 

“王爷……”屋里传来欧阳靖的柔柔轻唤。

 

 

“你先歇着,本王去看看就来。”安启荣头也不回,边走边说,其实他是极讨厌女人过问他的一切的,这会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大半夜的吵吵,成何体统,明天都去管事那领罚”安启荣已至晚霞院门口,看那抓着鸡,咋咋哄哄的几人,冷喝到。

 

 

梁一诺闻言从院里走出,打眼一瞧,但见那月光下,安启荣一身大红锦袍,腰束同色玉带,头发随意披在肩上,俊美无暇的脸上满是薄怒。自己那四个丫环则吓的眼看又抓不住那鸡,心里叹了一声,抬脚往那四人而去。

 

 

“是不是长得美的脾气都不好?”梁一诺小声嘀咕一句,从朝霞手里抓过鸡,又从绿篱手上拿过刀。

 

 

“王爷,你的下人你管教,我的丫环我做主,你要是来吃鸡的话,对不起,我们五人一只刚好,要是来看热闹的话,慢走不送,路在那边。”梁一诺用刀指了指那布满杂草的小路,一脸冷意,在安启荣未反应过来前又补了一句

 

 

“红梅,关门,放阿汪、小白!”梁一诺说完也不管那看热闹的侍卫奴婢,扭头进了院内,真是不要太拽太潇洒。

 

 

“是,奴婢遵命!”红梅闻言赶紧拉了清荷几人,急步进了晚霞院,砰的关上了院门,带起一阵灰尘。

 

 

安启荣离得较进,被灰尘扑了一脸,看了一眼那紧闭的院门,还想着梁一诺的那句放阿汪、小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忘了生气。胡乱的抹把脸,出了晚秋院。

 

 

落铭原本还在风中凌乱,一见安启荣已经走了,急忙跟上。心里原本还想着以主子的脾气,这梁一诺估计又要倒霉了。可今天的王爷却一反常态,两次都没说什么,连那丫环也没教训一下,太不对劲了,也许是主子懒的跟这种不正常的女人一般见识吧!

 

 

“小姐,阿汪,小白在咱们府里呢!”红梅一边看那手起刀落杀鸡的梁一诺,一边弱弱说道。今天被吓了两次,又追了那么久的鸡,早就没了力气了,现下连小姐杀鸡她都觉得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我知道”梁一诺掀了掀眼皮,懒懒答道,她都又累又饿的,这红梅还这么多的问题,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大赛。

 

 

梁一诺在院内寻了块还算平整的石头,连那刀在上磨了磨,接着给鸡清理内脏,淘洗干净,下锅。

 

 

“亏奴婢反应快,要不又给小姐丢面!”红梅一边点火一边叨叨。

 

 

“是,你是神队友,给你点个赞!”

 

 

“小姐最近说的话奴婢们都听不懂!”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怎么在这变态的王府里混好!”

 

 

“是呀!嫁妆都不知道在哪?又没人管饭。”

 

 

几人的交谈在这寂静的夜里回响着,飘出了很远很远……

 

 

后续精彩内容,请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刺激文化 回复书号:10591继续免费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后续高潮不断!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560 文章总数
  • 24136访问次数
  • 255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