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关注最新小说动态,分享最新小说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穿越> 正文

【完本.古言】凤倾天下古装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新书上线!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小说《凤倾天下》已上线,

在微信公众号ID:zqfxiaoshuo【醉清风小说】回复书名:凤倾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一章 穿越?

凰感觉自己在黑暗中煎熬了好久好久,双眼睁不开,却听见耳边有隐隐的祈求和抽泣的声音。

"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她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声音温柔的女声,却带着哭诉和绝望,还有恨意。

"放了她?那可不行,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斩草除根。"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求求你们,只要放了我的孩子,你们要我怎么样都可以。"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何况一个五岁的孩子什么也不知道。就算看在你们往日的情分上。"

"做什么都可以?"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我们?嘿嘿。"说着,目光在女人身上扫来扫去,不得不说,女人的身材和容貌都是上上等,很容易勾起男人的欲望。再加上刚刚的打斗,女子露出了雪白的皮肤。更能激起男人的欲望。

"什么 都可以。"女人说完这话感觉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空了,还带着些许的哭腔。

"对不起,相公,我需要保住你唯一的血脉,等下了黄泉路我找你赎罪,你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女人低声说完后默默的低头看自己,"孩子,你一定要平安活下去,记住,娘走了之后,你不再是你,你就是朱雀世家的嫡女——陵光。"说完,把凰放在了地上。

哎,可怜的女人,还不知道她的女儿早就死了,还在这委曲求全,打算保住这唯一的血脉。对于从小就没有父母关爱的凰来说,这突然触动了心里的某个点。凰暗暗发誓:我现在就是你们的女儿,我会为你们报仇。

"老四,寻思什么呢?我们背叛了大哥,现在还要杀死大嫂和她们唯一的血脉,已经够了,就让她们安静的离开吧。"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凰暗暗松了口气,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如果他们真要,自己也阻止不了,只是可怜了我的老娘,还没见过一面。

"反正都背叛了,也不差这一点。"说着,就向女人走去。

"够了!"温润男人的声音里有一丝怒气,眼看着老四的手伸向了女人那凌乱的衣裳,温润男子手一挥,那个叫老四的男人就陷入了墙里,和墙面一平,仿佛现代的海报。

接着,女人的身体也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可能就像温润男子说的,安静的离去了。温润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舍和心疼,还有一丝报复的感觉?

"我们走吧。"说完,温润男子也不理会墙里的人和地上的人,直接离开了。

凰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真的死了。过了一刻钟,果然有一个黑衣人回来查看,确认死亡。

等黑衣男子走了之后,凰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适应一下新的身体,新的记忆。

哎,一切靠自己吧。凰晃了晃脑袋,爬到了这具身体的娘亲面前,试了试,没气了。又是一个孤家寡人了。

朱雀世家?嫡女?先休息一晚上再说吧。

—————————————————————————————————————————————————————————————————————————————

第二天一大早,凰就从院子里出来了,根据原主的记忆,这片大陆叫风华大陆,灵师才是主宰,那天的四个黑衣人就是灵师,在这片大陆上的地位是很高的。灵师分为普通灵师和元素灵师,元素灵师可以调动五行灵气,比普通灵师强大数倍。还有其它的职业,也是很受欢迎的,比如:炼丹师。谁还能没有病?炼器师,谁还能不用武器?

至于这个大陆的势力分布,就只有四个帝国,青龙帝国,朱雀帝国,白虎帝国,玄武帝国,中央是神兽学院。看起来十分像是四象阵,据说每个国家都有守护神兽,每个守护神兽有一个主人,但已经近千年没有出现了。没有人知道神兽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有炼丹工会,雇佣兵工会,都是大陆势力比较强的。在普通人眼里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凰正在整理记忆,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飞来一箭,向着心脏。凰的第一反应是小意思,迎着箭,想把它打飞,但是小小的身体真的爆发不出多么强大的力量。所以,就出现了她向着箭冲。

凰的内心是崩溃的,她怎么就忘了自己现在还是个小孩子。泪崩。不会刚穿过来就又死了吧,我还没好好享受古代的生活呢?还没报仇呢?这也太悲催了啊

正当凰在感叹老天不公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衣的翩翩美少男一把抱起了凰,但是由于凰刚才傻傻的举动,还是出了血,在心脏的位置。好在无伤大雅。

"你,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凰仰头,男子长眉如柳,一双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嵌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眼角却微微的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一袭白衣下是所有人都比不了的细腻肌肤。

"太帅了。"凰不禁说到,"简直就是绝世小受啊。

"你说什么?"男人微微蹙了簇眉。像是没听到凰的话,又像是嫌弃凰太脏。可不是嘛,昨天经历一场大战,还能好到哪去

"啊,没事。"凰难得的红了脸。低头,发现自己的手腕上出现了奇怪的图案,好像是前世牺牲之前在抢夺的手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想到这,凰急忙跑回了那个小院子里,连帅哥都顾不上欣赏了,也不再纠结到底是谁射了那一箭。

这个手镯是上一世唯一能证明自己的东西,似乎很有价值,毕竟组织为了这个手镯都杀了自己。呵呵。手镯的秘密终于要解开了吗。

第二章 手镯的秘密

凰,不,陵光急匆匆的跑回了那个小院子,本来十分精致,可是现在却十分的,破败。昨天那伙人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陵光的目光紧紧的盯在手镯上,生怕错过什么。手镯十分的古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当陵光滴落在手镯上的血被完全吸收后,这个古朴的镯子发出了刺眼的金光,接着陵光就感觉自己进到了一个白茫茫的空间。

"这么弱。你是怎么打开的。"一个小奶娃的声音传来,可其中暗含的鄙视还是十分的明显的,配上声音,简直是十分搞笑。

"你是谁?在这装神弄鬼的,快出来。"陵光攥了攥她小小的拳头。同时,凌厉的目光在白茫茫的空间中四处寻找。

"我是这个空间的器灵。你怎么能被主人选上?简直不可思议。啧啧。"小奶娃倒不是故意的,只是真的觉得陵光太小,太弱,不配当自己的主人。

话音刚落,一个萌哒哒的小正太出现在了陵光面前,浓密的眉毛叛逆的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眉毛下面有着像朝露一般清澈透明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圆嘟嘟的小脸上印着玫瑰般粉嫩的小嘴唇。

看的陵光母爱泛滥,特别想在她圆嘟嘟的小脸上掐一把。可是,陵光不会忘了刚刚他是怎么鄙视她的。

"怎么?终于肯露面了。"陵光淡淡的语气。"觉得我弱,没问题,我现在确实又小又弱,不过早晚有一天,我会强大到你高攀不起。"淡淡的语气却有一种让人从心底里相信的感觉。

"罢了,老主人既然选择你肯定有他的道理,我只需要服从就行了。"小正太故作老成的摆了摆手。语气里充满了对老主人的敬佩。看到陵光这样,忽然间觉得老主人有他的道理。

陵光十分诧异,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这个心高气傲的器灵臣服。不过,他暂时接受了自己,就够了,早晚有一天,他也会心甘情愿的叫自己"主人。"

空气里充满了安静,小正太突然间开口:"很多年以前,有一块广袤的大陆,叫做兽之陆。兽之陆上有四大势力,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大势力的领头人就是四大神兽。他们本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四大势力也和平共处。"

"但是,直到有一天,四大势力突然敌对,整个大陆变成的血红色,血气遮天蔽日,尸体遍地,地狱也不过如此。最后一站更是惊天动地,但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除了四大神兽。"

‘够了,这就是你们想要看到的吗?’朱雀冷声说到,‘看看下面,你们的子民,种族。’

‘朱雀,不用你当老好人,你不是也不罢手吗?’白虎鄙视的声音传来。

‘你……’朱雀还想说什么,被玄武打断了。

‘青龙,你一像是最厉害的,你说说,我们这是为了什么?’玄武似乎很不想提起这件事。

‘罢了罢了,我们必须这么做啊,这片天地容不下我们啊。’青龙看着天,说了一段让人似懂非懂的话。

四个人像是雕像一般,原来,功高震主也存在于这个世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

朱雀,白虎也终于明白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下边人打的不可开交,而自己等人还能在这像老友般聊天的原因了吧。

‘我们四个,只能留一个,是吗?’朱雀哀伤的声音传来。

青龙无奈的摇了摇头,‘不,一个都不能留。’眼神里却充满了淡然。

‘他,真的,这么狠吗?’朱雀娇躯一震,控制不住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不是早就知道答案吗?还问什么?’玄武在一旁说道。

朱雀仿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如掉了线的珍珠,掉在地上。喃喃自语,道:‘是啊,我本来就知道啊……’说完,一掌拍像了自己的心口。

‘各位,哥哥,我,先走一步,千万年后,我们再聚。’说完,朱雀身体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消散了。

‘咱们也走吧,日后再聚。’

‘哈哈哈,千万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消散在天地间,青龙眼眶湿润了,止住战争后,‘兄弟们,我来找你们了,黄泉路不好走啊,一起吧。’

陵光听的动容,眼眶红红的,"这是?"

"这是我残存的记忆,只记得这么多了。"

"那给我看这个干什么?我也不能改变历史。"陵光一脸不解。

小正太白眼一翻,"谁让你去改变历史了,你以为你是谁?能不能对你自己有一个清晰的定位,就你这样的,给神兽洗脚都不用你。"

陵光简直都要被气死了,便说,"是啊,你最厉害,厉害死你。"但是陵光的白眼已经快翻上天了。

小正太听到这话突然间就变得沧桑了,明明是一个小小的背影,却让陵光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千年,那种已经看淡了世间一切的感觉。

自己是有那句话说错了吗?

"神兽出世,乱世纷争起。"

陵光听到这句无头无尾的话更加迷惑了,"什么?神兽出世?"

小正太一副老神棍的样子,"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切,不说拉倒,我还不想知道呢。"

"话说,小奶娃,你应该有功法吗,来来,给我找一本。"陵光语气十分欠扁的打断了器灵的话。陵光觉得什么神兽实在是太远了,还是先把自己强大了再说吧。

"小奶娃?你在叫我?"器灵手指着自己,十分惊讶得问。

"不然 ,这里还有别人?"

"你才是小奶娃,我都好几万岁了。"器灵就是没有胡子,不然恐怕胡子都得飞。

"我就是小奶娃啊。"陵光的话让器灵更是语塞。只能将陵光赶出去。可不是,五岁的小奶娃。

陵光只觉得一闪,就出现在了院子里,耳边传来器灵别扭的声音,"我不叫小奶娃,我叫瑾。"

陵光刚想说功法的事,就发现脑袋里多出了一本功法,叫:凤倾天下。

第三章 再次遇见

"凤倾天下。"陵光喃喃自语道,"真是个霸道的名字,不过,我喜欢。"

陵光迫不及待的想要修炼,但是,凤倾天下是一本十分霸道的功法,以陵光五岁的身子是承受不了的。

"小奶娃,你的身体里有封印。"一个奶声奶气却带有一丝丝别扭的声音在陵光的脑海中出现。

陵光自然不会不相信瑾的话,自动忽略的他的语气,"封印?什么封印?"

"可能是你父亲下的,在你八岁之前不会解封。"

陵光心里十分无奈,"你能解吗?"

脑海里失去了瑾的声音。

陵光只能把功法记下来,不过,也正好,自己可以趁这三年把自己的身体强度提升到前世的水平。

前世的自己可是杀手之王。

想到这儿,陵光眼里充满了希望,制定了训练计划。

直到天边泛红,日头倾斜,陵光摸了摸空空的肚子,"诶,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瑾,手镯空间里没有钱吗?"陵光眨着充满希冀的眼睛。

"没有。"瑾酷酷的说,"老主人也没想到新主人这么穷啊。"

这话听的陵光眼角一抽,还赖上我了,不过,也确实是,自己真是一穷二白。

要钱,没有。

要家,没有。

唉,人生啊,本就艰难,为何老天要如此为难我?

陵光朝老天竖中指,结果,一道雷劈下来。

"好在我跑得快,老天,你不公啊。"

看着那漆黑的地,陵光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要是劈在自己身上,那还得了。

"哼,老天,你不容我,我偏要与天斗。"陵光一时间豪情万丈,结果,当然是被雷劈的到处跑。

陵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出门打算去找朱雀世家。

没办法,谁让咱没钱啊。只能去找找靠山啊。

说来,也真是巧,陵光刚一出门,就遇见了那个绝世小受。

"帅哥,"陵光跑到那个绝世小受面前。

"你在叫我。"帅哥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有什么事吗?"

"相逢即是缘。对吧。"帅哥看着陵光那近乎谄媚的脸。眼角微微抽了抽。

"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那我拜托你帮个忙应该可以吧。"帅哥看着陵光那企求,渴望的眼神,加上陵光可爱的面容,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

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而陵光则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偶尔卖萌没关系的,尽管自己心理年龄已经二十多岁了,不过,自己现在还是个小娃娃,嗯。

陵光高兴的蹦起来,往帅哥身上扑。而帅哥也不负众望,接住了小小的身子。

陵光看着帅哥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帅哥的耳朵泛起了红意。

哈哈哈,古代的帅哥都这么纯情啊。

"咳咳,你要找我帮什么忙啊。"温润如玉的声音传来。

陵光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儿,真是美色误人啊。

"那个,这是哪儿?"陵光不好意思的问,这很容易被别人当成精神病啊。

果然,帅哥听完后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陵光,好像在看一个傻子。

陵光无奈,只能和他对视。

"这是帝都旁边的一个小镇。"帅哥觉得自己凌乱了,一个小娃娃,自己还能指望她知道什么呢?

"那,这是哪个帝国啊?"

"朱雀帝国。"

帅哥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能陪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娃聊这么久。

"那哥哥你知不知道朱雀世家在哪啊?"陵光眨着大大的眼睛,问道。

"你是朱雀世家的?你叫什么?"帅哥显然很惊讶。

"我叫陵光。应该是朱雀世家的吧。"陵光弱弱的说,也不知道老娘说的对不对。

"你就是那个朱雀世家失踪了好几天的废物大小姐,是吧。我正好要回帝都,和我一起吧。"

废物大小姐?什么鬼?本小姐怎么可能是废物?哼

"好啊,那就谢谢帅哥了。"

"话说,你是怎么失踪的啊?"

陵光正在想要怎样才能骗过去。

此时,陵光的肚子适时的叫了起来。陵光老脸一红,在帅哥面前丢人的感觉还真是不太好啊。

怪我。走,咱们去吃饭。"帅哥抱着陵光走在路上,一个大帅哥抱着一个萌萌的小奶娃,还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啊。

通过和帅哥的谈话,陵光得知:帅哥乃是朱雀帝国的七皇子慕容睿,今年也才十四,因为天赋异凛,两年前被高人收做徒弟,成为了灵师。是整个皇族的骄傲。

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抱了这么粗的一条大腿。陵光边吃边想。

旁的慕容睿满是探究的眼神,一个小奶娃怎么敢一个人出来。看着陵光毫无大家风范的吃相,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朱雀世家的嫡女。

但是……诶,算了,先把她带回去,正好有理由去朱雀世家看看那个传言生出来就带有异象的凤女。

慕容睿已经在心底里把陵光排除在外了。一个不是灵师的人怎么可能是凤女。他下意识的把陵光的年纪忘了,也可能是觉得凤女不该如此的,不按常理出牌。

"小睿睿,我吃饱了,我们走吧。"叫的慕容睿眼角一抽,但又无法对一个小奶娃出手,谁让自己要带着她呢?作孽啊!

"走吧。"慕容睿往前走了几步,回头一看,陵光坐在椅子上,大大的眼睛中含满泪水,嘴角一抽抽的,似乎在忍着,不让泪水留下来。

"怎么了?"慕容睿走回去,低声问道,没办法,他实在受不了一个小女娃的眼泪。

"要抱抱。"果然,自己就不该回来,再看一眼陵光,仿佛自己不答应,就要哭给自己看。

"你是一个小女孩,男女授受不亲。"慕容睿觉得自己十分耐心的在讲道理。 "我是女孩,不是女人。"陵光气鼓鼓的说,言外之意,你可以抱我。

慕容睿扶了扶额,"女孩和女人有什么区别吗?"

"女孩是未婚的,女人是已婚的。"陵光一副你真笨的样子,一脸鄙视的说。

慕容睿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女孩和女人是这么区分的,不知道为什么,耳朵又有点红。

"罢了罢了,我抱你,走吧。"慕容睿觉得自己不能再和陵光说话了。

"嘿嘿"陵光咧嘴一笑,看的慕容睿一怔,有种想为了她放弃一切,只愿保住她如花笑容的想法。

第四章 朱雀世家

"家主,睿王求见"

"快请。"虽说睿王年纪小,但是前途不可限量啊。陵宏盛,朱雀世家家主,也很惊讶睿王为何突然到访。

"陵家主,请原谅本王不请自来。"慕容睿虽然年纪小,但是风度十分不凡,为人处世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哪里哪里。"陵宏盛并没有行大礼,只是微微躬了躬腰,身为朱雀世家的家主,只跪皇上就可以了。见到王爷是不用行大礼的。

"陵家主,本王听说您的嫡长女失踪了,这不,特意给您送回来了。"慕容睿淡淡的说道。

陵宏盛这才注意到慕容睿身旁站着的毫不掩饰的打量自己的小奶娃。

这一看,陵宏盛觉得自己凌乱了。没想到,这还真是陵光。

陵宏盛不知出于什么想法"亲切的"握住了陵光的手,暗中探查一番。废物?不对,那个女人的女儿怎么可能是废物?一定是隐藏起来了。

陵宏盛可不知道自己竟然误打误撞的接近了真相。

陵光更不能知道了,不过这也免去了朱雀世家的灭亡,当然,这是后话了。

陵宏盛双手握住陵光的肩膀,左看右看,心急的问:"没伤到吧?"真真是一个慈父哪。

陵光心里也很纳闷,这陵宏盛是真不知道自己不是他女儿,还是装的,那叫爹怎么叫的这么亲呢?

很快,陵光甩走脑海中的念头,"我没事儿,只是有点累了。"

"是爹的错。""来人,把小姐带到清轩阁休息。"

"多谢七王爷把小女送回来,如若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呢?"说着,抹了两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陵家主,既然您的女儿已经平安回家了,那本王就先回去了。也不在叨扰了。"慕容睿嘴角微微一抽:这老家伙。面上却依旧平淡。

"老臣恭送王爷。"

却说陵光走在去清轩阁的路上。

迎面走来一个女孩儿,大概七八岁的样子。

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年龄虽然小,但一看就是一个美人坯子。

"你是陵光?"一开口,便破坏了美感。一看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公主。

陵光又困又累,这几天经历的事儿让陵光感觉自己的智商已经不够用了,又怎么会愿意理她?

陵光斜看一眼,绕过她,接着走。

"站住。我问你话呢!"刁蛮小公主看见陵光忽视她,气的大喊。

"好狗不挡道。"陵光淡淡的语气更让刁蛮小公主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你竟然敢这么说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刁蛮小公主气的牙痒痒,一张美人脸上布满了狰狞的表情。

"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认识你啊,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陵光的脾气也上来了,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

刁蛮小公主似乎没想到有人会这么说她,一下子愣住了,一双丹凤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我,我是陵染儿。"陵染儿似乎对陵光不认识她的事儿感到怀疑。

"陵染儿是谁?"陵光一偏头,问给她带路的侍卫。

"回小小姐,陵染儿是张夫人所出,是二小姐。"

"那她的地位比我高,是吗?"陵光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

侍卫嘴角一抽,"不是,小小姐是嫡出。"

"哦。"陵光故意拖着长音。"那我不用给她请安,也不用听她的,对不对?"

侍卫似乎没想到陵光会问这么直白,但也只是一瞬,便回答道,"是。"

陵光丝毫没有理会陵染儿那越来越难堪的脸色。

没错,陵光不是好奇,就是单纯的想让陵染儿难堪,仅此而已。

陵染儿此时恨不得杀了陵光,自己不是灵师,不是嫡女,自己的母亲也就是一个妾室,在家里的地位不高,平时也就是以欺负这个废物为乐。

没想到,陵光失踪再回来之后变得机灵了,知道那身份压人了。庶不如嫡,这是定律。谁也改变不了,除非你可以强大到可以改变规则。即便你是灵师。

陵光可没想过那么多,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熟悉一下身体,熟悉一下世界。

可是,天不遂人愿啊。你不找事儿,事儿找你啊。

原本陵宏盛只是来看看陵光,可没想到陵光会和自己的女儿起冲突。

陵染儿立刻提裙子跑了过去,"爹,陵光欺负我。"

陵光眯了眯眼,正是自己的便宜老爹。

陵光并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全看陵家主的。

陵宏盛看着陵光探究的眼神,要是别人,自己肯定帮忙出头,可是对象是陵光啊,谁知道那对夫妻会不会回来,他们,自己惹不起啊。

"胡说,陵光也是你叫的吗?"陵宏盛严厉的语气吓得陵染儿后退了好几步。

陵染儿不敢相信平日里维护自己的父亲为何如此作法。

"呜呜呜"陵染儿捂着嘴,哭着跑了。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陵宏盛走到陵光面前,近乎谄媚的说:"你的父母既然把你托付给我,我就有理由好好照顾你。你刚出生时,你的父母就给你安排了陵家嫡长女的身份,所以,不会引起怀疑的。在外,我是你爹,在家里,就没有那么多规矩了。你以后就在清轩阁吧,没事儿,我不会去打扰你的。至于生活用品都准备好了都是你父母留在那的,你的屋子只有你能进去。"

陵光虽然一肚子疑问,但也不好问,就只能点了点头。

看来自己的父母还是很有实力的嘛,能把朱雀家主吓成这样也不容易啊。

再说,留给自己的东西,竟然是一个空间戒指,好像还是一个家族图腾。要不是有瑾,告诉自己要滴血,自己要打开还真是费劲啊。陵光此时不禁感慨道。

"真有钱啊!"打开戒指之后,陵光只想大喊一句,老娘终于成为白富美了。哈哈哈

第五章 三年后

陵光在陵府过得十分滋润啊,有着陵宏盛的"保护"。几乎没有人来打扰她。

三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陵光已经长大了不少,身体素质也提高了很多,在这个灵气充沛的大陆,她的身手已经丝毫不弱于前世杀手之王的她。

三年间,大陆上一个组织横空出世。叫幻灵。没有人知道它的总部在哪。人人都想歼灭它,却还得用它。

只要你有足够的钱,他可以帮你做任何事情。

影楼,暗杀。

风楼,情报。

星楼,商业。

据说,幻灵里的人都是灵师。

据说,幻灵里都是鬼。

据说,………………

身为灵主的陵光丝毫没有介意流言。说吧说吧,说的越神秘越好,这样我挣得钱才能越来越多。哈哈哈哈,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陵光的封印打开后,一跃成为灵师。

灵师的级别为灵者,灵将,灵王,灵宗,灵皇,灵神,灵主。每个级别又都分为四个小级别,初级,中级,高级,圆满。

而陵光封印一解开,就成了初级灵将,还是火元素和木元素的双系灵将。这战斗力,可不是比普通灵将强了一星半点。

——————————————————————————

"小姐,家主派人来请你去前厅。" 春竹笑嘻嘻的来报告。春竹就是星楼的楼主,现在就是陵光的奴婢。三个奴婢中只有她最活泼。

"他找我干什么?"陵光也很疑惑,只是自己名义上的爹把自己照顾的这么好,面子还是要给的。"走吧。"

"女儿见过爹爹。"陵光十分的给面子。

"好,好,起来吧,坐下吧。"陵宏盛也是十分的给面子。

当真是父慈女孝。

"你们,都退下吧。"陵宏盛手一挥。

"是"顷刻间,就只剩下了陵光和陵宏盛两个人。

"说吧,老头儿,找我干什么?"陵光语气十分欠扁的说。

陵宏盛气的胡子都要飞起来了,但是这么多年也习惯了。暗骂:"小兔崽子。"但也知道陵光就是这样的。

陵宏盛可一点都没把陵光当成八岁的孩子,这些年,陵光的随意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获益匪浅。果然,那个人的孩子不能用常理来看。

"皇上今天上完早朝,把我留下了,和我说,你和太子的婚事的问题。"陵宏盛淡淡的开口。

陵光本来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但是听到后面 ,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但也只是皱了一下,随即,便平淡的说,"您是怎么说的?"

这让本来准备看热闹的陵宏盛感到可惜。这孩子,一点都不像八岁的孩子,万事云淡风轻。想看她破功太难了。

"我能说什么。没有你点头,我敢答应吗?"看见陵宏盛这样,陵光忍不住乐了,但是怎么可能让陵宏盛看见呢?

"爹爹这么说,可就折煞小女了。"陵光故作低眉顺眼的样子让陵宏盛彻底傻眼了。

…………

"咳咳,闹够了就说正事吧。"陵宏盛掩饰自己的尴尬。陵光也不戳破。

陵光眨着大大的眼睛,"我这不是正在说正事吗?"

"那你到底打不打算嫁给太子啊。"

陵光珉了一口茶,"我不同意的话,朱雀世家还会有好日子吗?"

陵宏盛老脸一红,"你若不嫁就不嫁。"却无比坚定。其实陵宏盛的心里也在打鼓,但是那对夫妻不能得罪啊。尽管他还不知道他害怕的那对夫妻已经死了。

陵光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毕竟不是亲生,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陵宏盛做的都是仁至义尽。这也让陵光暗暗发誓,日后,如果自己有能力的话一定要护朱雀世家周全。

没等陵光说话,陵宏盛又说,"我以你年纪小推脱过去了,但是皇上说你及笄之后就要成亲。"

陵光摆摆手,说,"安啦,没事儿。"

看着陵光淡定的样子,陵宏盛虽然好奇,但还是选择相信陵光。

"对了,我最近打算出去一下,最短半年,最长我也无法预料。及笄之前我会回来的。"陵光突然说道。

陵宏盛本来想问陵光要干什么去。可最后,动了动嘴唇,只说了句,注意安全。

陵光重重地点了点头,为了自己的父母,也不能死。

自己迫切的需要实力,不管是为了谁。

"对了,三天后有一个赏花会,你去吧,好歹露个面。太子也会出席。"陵宏盛声音传来。

陵光知道这是陵宏盛想让自己去观察一下太子,浓浓的关心不言而喻。

"好,我会去的。那我就先走了。"

"去吧。"

陵宏盛知道自己留不住陵光,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不能交恶啊。不管是陵光本是,还是她身后的人。

——————————————————————————

雅轩阁中。

"大姐,清轩阁的那个陵光凭什么住那么好的地方啊。"一个刁蛮的声音响起。这不正是陵染儿嘛。

"不准乱说,那可是嫡长女。"话是这么说,可是语气里的鄙夷是隐藏不住的。

"大姐,赏花会上咱们一定要她好看,你可是第一才女,可不能让她比下去。"陵染儿半是撒娇,半是激将的说。

原来,这所谓的大姐就是第一才女陵柔儿。陵柔儿是最大的,已经十三了,马上就及笄了。

陵柔儿心中也是满满的怨恨。如果不是陵光突然回来,和太子订婚的一定是她陵柔儿,未来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她又怎么可能让陵光好过。

所以虽然陵柔儿知道陵染儿在激将,也必须这么做。

虽说陵宏盛警告过她们不要动陵光,但是女人的嫉妒之心又怎会罢休。

"春竹,咱们出去溜达溜达吧。"陵光突然兴起,打算出去好好地玩一玩。

"好啊。"春竹高兴的说,"我带小姐玩,我知道哪儿好玩。"

"小姐,我们也要去。"夏容和秋影也出来凑热闹。

陵光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走吧,一起去玩玩。"

三人走在大街上,春竹拉着陵光去买衣服,"怎么说过两天也要进宫了,要买几件的。"

陵光拗不过她们,走进了一个叫伊人坊的地方。

 
 
 
文章篇幅有限,就发到这里啦。
微信搜索公众号“ zqfxiaoshuo ”关注“醉清风小说”回复书名:凤倾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后续高潮不断!请您用【手机微信】关注公众号ID回复书名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人生文学关注分享最新小说动态信息
人生文学是一个分享最新小说的资讯网站,让您告别书荒,在这里提供众多的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灵异小说,武侠小说、仙侠小说、游戏竞技小说、军事历史小说分享,让您了解最新小说动态。人生文学--一个有态度的文学小说分享网站。
  • 560 文章总数
  • 24136访问次数
  • 255建站天数